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九章 奇怪的家产

    季嫣然急着听下文,容妈妈明明以及控制忍不住情绪,哭的十分难过。容妈妈道:“婢子还我以为等将近这晚上了,老爷倘若获知,定是会欣喜。”20-300季嫣然说话的,容妈妈拉着季嫣然的手:“他们都说大小姐……三奶奶没了,婢子是不我相信,三奶奶那样子明明就是在睡着,死了容妈妈道:“奴婢还以为等不到这一天了,老爷若是知晓,定然会欣慰。”。...

    季嫣然急着听下文,容妈妈偏偏控制不住情绪,哭的十分伤心。

    容妈妈道:“奴婢还以为等不到这一天了,老爷若是知晓,定然会欣慰。”

    不等季嫣然说话,容妈妈拉起季嫣然的手:“他们都说大小姐……三奶奶没了,奴婢就是不相信,三奶奶那样子分明就是在睡觉,死了的人怎么会这般模样,有一天晚上,奴婢还看到三奶奶的手动了动,他们都说奴婢是眼花了。”

    季嫣然不禁为容妈妈的忠心叹息,那时候她这身体的正主是真的已经死了。

    “从今往后,奴婢会更加尽心保护三奶奶,老天有这样的恩赐,奴婢可要惜福。”

    季嫣然轻声劝慰容妈妈:“放心吧,那些事都过去了,以后我们都会好好的。”容妈妈都这样珍惜她的这次“死而复生”,她当然更不能辜负上天给她的这次机会。

    为了避免容妈妈再继续这样说下去,季嫣然道:“妈妈方才跟我说,我想起什么来了?”

    容妈妈的眼睛中一闪激动:“您说,老爷将季家交到您的手中,从今往后您在哪里,季家就在哪里。”

    季嫣然一愣,原来是她想多了,季嫣然没有失忆只是忘记了父亲这句嘱托,容妈妈却一直都记得,希望有一天季嫣然能够撑起季家。

    她这算是误打误撞……

    容妈妈道:“老爷嘱咐过三奶奶,要好好经营季家的铺子,可是三奶奶却……没有这样做,反而与江家一起经营间米铺。”

    季嫣然在脑海里搜罗了一下相关信息,季嫣然只是拿了一点点的本钱,从来不管铺子上有多少盈亏,就月月按时从掌柜那里支五十两银子。

    季家倒了,李雍不认她这个媳妇,李家公中也不给月银,季嫣然傍了江瑾瑜这个金主才能有今日。

    江瑾瑜不是个善心的人,这样做当然是因为她还有利用的价值。

    难道江瑾瑜就是拿她来对付李雍?

    不管怎么样,以后她都不能再要江家的银子。

    季嫣然看向容妈妈:“那我父亲留给我的铺子在哪里?”

    容妈妈立即来了精神,转身在内室的箱子里找出一张地契来:“就在西城。”

    季家祖上世代经商,到了父亲手上,曾一度做到了鼎盛,就算父亲获罪流放,家产多被罚没,也应该留了些家资。

    季嫣然道:“这是个什么铺子?”

    容妈妈抿了抿嘴唇:“老爷告诉过大小姐,是间……棺材铺……”

    季嫣然愣在那里,心中刚刚燃起的一丝火苗一下子被浇灭了。

    棺材铺,她能拿来做什么?

    谁会留间棺材铺给女儿。

    怪不得她没有找到有关这间铺子的记忆,想必是这身体的正主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怎么想,都像是在跟她开玩笑。

    季家为什么会做这样晦气的生意,她总不能真的去卖寿材,她真的想不出怎么才能用一个棺材铺子重振季家。

    容妈妈低声道:“奴婢也知道卖寿材的铺子晦气,可这是老爷留下来的……也许,也许……”说到这里她也没有了底气,而是一脸期盼地看着季嫣然。

    季嫣然点点头:“我知道,得了功夫我会去看一看。”

    容妈妈脸上浮起了笑容。

    “三奶奶,”容妈妈看向外面,“您是不是该去看看三爷了,您和三爷的关系刚刚有了起色,老话说的好,总要趁热打铁。”

    现在她还不准备告诉容妈妈,她和李雍是合作关系,日后准备和离,这些事对于容妈妈来说是不小的冲击。

    季嫣然道:“我和三爷……别人问起你便说我们早有情意,至于其他的一概不知。”

    容妈妈颔首:“奴婢明白,绝不会出去乱说,”说着目光向窗外扫去,“这个家里还有许多双眼睛盯着呢。”

    今天对于李家来说,是不太平的一天,院子里看起来平静,其实她和李雍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开李文庆的眼睛。

    李雍吃了药,身上的伤口也都经过了医治,应该没有大碍。

    “三爷睡下了。”

    李雍身边的随从低头禀告:“三爷说,三奶奶也抱恙在身,就早些休息,这里有我们侍奉。”

    既然如此,她何乐而不为。

    季嫣然回到内室里,大红的幔帐,旁边是绣着百子嬉春图的屏风,好像这个新房是今天才布置好的。

    躺在床上,她慢慢闭上眼睛,可不知怎么回事就是睡不着。来到古代之后,大量的信息一股脑塞给了她,她还需要时间慢慢消化,不知怎么的,她心中总是有种莫名其妙的兴奋和欢喜,好像她本就该回到这里。

    她想要抓住其中一些讯息,它们却又像雾一般飘散了。

    季嫣然睁开眼睛,原来方才她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侧室外面传来零碎的脚步声,现在是下人在侍奉李雍,李雍还没有睡下。

    在大牢里,李雍就已经是强弩之末,回到李家更是耗尽了最后的精神,现在却还没有睡下,只能证明一点,他伤的太重,已经到了无法入眠的程度。

    季嫣然干脆起身穿上氅衣,走了出去。

    端着茶碗的小丫鬟见到季嫣然立即行礼:“三奶奶,奴婢……侍奉三爷喝水,您这是要……”

    小丫鬟的话还没说完,季嫣然的人已经在侧室中。

    不远处的床上,李雍趴伏在那里,听到声音他睁开了那双漆黑的眼睛。

    季氏换了一身藕色的褙子,长发散了下来,显然已经梳洗过了。

    “外面有人守着,你到外间去睡。”

    季嫣然抬起头来,她不过才跨进屋一步,他就开始发号施令。

    浑浑噩噩中,李雍感觉到季氏仍旧向这边走来,然后耀眼的灯光就落在他的脸上。

    “我这里没事。”

    那双手却掀开了他的被子,他忍不住一颤。

    季嫣然弯下腰看着李雍,脸红红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抖动,果然是发烧了。

    “发热了,这样捂着会更糟。”

    李雍皱起眉头:“但凡受了伤,势必都会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过两日就好了。”

    “准备一盆温热的水,还要一块巾子。”

    季嫣然说完这些接着道:“去城东将胡僧请来,若是二老爷阻拦,就说我做了个梦,梦见老太爷说,胡僧才能治他嫡孙的伤。”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