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仙缘归

作者:亥叶 | 耽美同人

收藏

  苍生有灵,天地不朽。刀,为凶器,勇;剑,为礼器,仁。君茶执刀,是为勇者。勇者,易危而伤己。心剑刀胆,勇者无所惧。无CP女主升级后流修仙重重青山,蒙蒙雾气。飞鹤盘旋于带点青绿的山尖,扶风带来凉爽轻灵之感。。

    十几道龙卷互相配合好,围成一个牢笼,死死地的困住里面的修士。修士这一方但是有三位元婴道君坐阵,但两个人的精力不可能会统统照料到所有的修士。没办法把离身边较近的给一些护着。花龙卷似是脱缰的野马的野马,带着热气被袭击着修士群,一下一下击在元婴道君凝结出的保护修士这一方虽然有两位元婴道君坐阵,但两个人的精力不可能全都照顾到所有的修士。。...

    十几道龙卷相互配合,围成一个牢笼,死死的困住里面的修士。

    修士这一方虽然有两位元婴道君坐阵,但两个人的精力不可能全都照顾到所有的修士。

    只能把离身边较近的给一些护着。

    花龙卷似是脱缰的野马,带着热气袭击着修士群,一下一下击在元婴道君凝聚出来的保护罩上,花瓣刷刷的不断落下。

    而底下的焱焰兽大嘴张开,吐出岩浆柱,袭击着半空中的修士。

    炎海似乎真的铁了心要把所有人留在了这里。

    翻滚的热浪,入目花海中依稀可见的焦炭尸体,整个炎海山崩地裂,岩浆柱喷发。

    而一双巨大的眼睛悄然出现在缓慢流动的岩浆中。

    那是一双赤红的双眸带着点恶意。

    从那双眼里,君茶看出了对生命的无视,戏谑。

    “魔族!”

    两位元婴道君惊讶道。

    原来是魔族搞得鬼。

    而君茶在见到岩浆中赤红的眼眸时,顿时感觉不好。

    因为在原著中,苏末砚金丹期来炎海历练时,就曾在炎海的岩浆中遇见了这只魔族。

    怎么剧情提前了这么多!

    只不过现实不容君茶有过多的思考,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突出重围。

    “师尊,不要看那只魔族的眼睛!那是惑魔!”

    君茶大喊道,虽然岩浆中的那只魔族身形不显,不能判断出是哪一种族。

    但看过原著,君茶多少对岩浆中的那只魔族有点了解。

    魔界中极为稀少的惑魔,天生就拥有迷惑修士的能力,血脉纯正的惑魔甚至出生时,就拥有迷惑金丹期修士的能力。

    只不过惑魔要从幼年期过渡到成年期,极为困难。

    因为每一只惑魔在生长过程中必须不断吞噬其他魔族,为自己的成长提供能量,这能量是巨大的。

    所以在魔界中,惑魔也是魔族人人喊打的一种魔。

    中古时期,有些人为了得到惑魔迷惑心智的能力,还专门前去魔界扑捉惑魔,只为惑魔那双具有迷人心智的眼眸。

    当然迷惑心智只是惑魔的其中一种能力,最令人心惊胆怕的是惑魔吞噬的能力。

    因为惑魔幼年时期唯一的本能就是吃,用吃来为自己提供能量过渡到成年,用吃来满足自己的心理需求。

    关键是一旦幼年惑魔喂不饱自己,就会见什么吃什么,入眼之物,全会被惑魔啃完。

    就算是同为惑魔,只要能量不够,伸手就抓来吃,管你是不是同族,在饿了的幼年惑魔眼中,就是食物。

    所以早在万年前,惑魔的身影就在魔界消失,毕竟加上全魔界的魔也不够养活几只幼年惑魔。

    只不过一旦幼年惑魔过渡到了成年,就开始懂得控制食欲,至少不会像幼年惑魔那样毫无理性,是个没有感情的吃货。

    古离道君听见君茶的大喊,立马把眼睛别过去,“不要盯着那只魔族!”

    古离道君边向身后的弟子喊话,边挥出几道剑气击向岩浆中的惑魔。

    惑魔那双巨眸在岩浆中眨眨,突然笑的月弯弯。

    瞬间君茶感觉寒毛立了起来,那是一种对极度危险的感知。

    不会,不会岩浆里的惑魔是一只幼年的惑魔吧?!

    君茶的身体有点僵硬。

    呸呸呸!

    在原著中,苏末砚来炎海时,那只惑魔早已成年。

    自己这群人绝对不会那么倒霉,正好碰见那只惑魔的幼年时期。

    然而现实打破了君茶最后的一丝希望。

    缓慢流动的岩浆突然出现巨大的漩涡,强大的引力把在空中的一行人生生的往下拽。

    靠!

    君茶蛙泳式手舞足蹈的挣扎,力求不让自己被吸下去。

    在炎海的上空,出现了这么搞笑的一幕,所有的人用着千奇百怪的姿势拼命的往上飞,往上挣扎。

    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惑魔咀嚼咬碎人骨的声音,咬碎肉肉的声音,响彻整个炎海。

    就在君茶扛不住巨大的吸力,以为自己下一秒就要葬身魔嘴时,古离道君一把手抓住君茶的胳膊。

    咔嚓一声沉闷微弱的声响响了一下,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会有人注意。

    但君茶会注意,因为脱臼的是自己的手臂。∏_∏

    古离道君还在使劲的把君茶往上拉,君茶忍着痛,闷不吭声,忍忍就好,这种情况下,命比较重要。

    然而下一秒,一团东西就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朝君茶的连砸来。

    噗!

    君茶被砸的七荤八素,古离道君一下子没抓牢君茶的手。

    君茶就感觉背后有一只手把自己往下拉。

    古离道君立马把手中的长剑一拍,朝着君茶而来,君茶立马幻化出藤蔓牢牢的捆住长剑。

    “回!”

    古离道君控制着长剑与炎海的漩涡做着拉锯战。

    岩浆中游动的惑魔形影鬼魅,忽然从岩浆中跳了出来,一条湿滑的长舌就卷上了君茶的腰身。

    惑魔跳出炎海的瞬间,一只巨手随在惑魔身后,毫不留情的一把把惑魔的尾巴抓住,使劲的往下拉。

    做为中间媒介的君茶感觉身体都快要被扯烂。

    捆住自己的惑魔虽然呜呜的叫着,脸上痛苦,但一种喜悦狂热的表情在惑魔脸上更为明显。

    对于即将到手的食物,惑魔明显快乐并痛苦着。

    啪,一道断裂声,缠住古离道君长剑的藤蔓受不住压力,断开来了,君茶一下子就被巨手连同惑魔一起掉入炎海。

    一入炎海,岩浆立马裹挟上来,一些岩浆顺着君茶的口鼻涌进身体。

    君茶顾不得糊在自己脸上的不明物体,赶忙升起保护罩。

    但还是晚了,一些岩浆早已顺着口鼻进入身体,炽热的岩浆在体内肆意破坏,五脏六腑火辣辣的,外加外界高温,以及灵力的消耗。

    君茶有点撑不住,迷迷糊糊之间,君茶感觉脚踝处有一种说不出的凉爽。

    一道金色的保护罩替代了君茶的灵气保护罩,君茶就这么在炎海中随着炽热的岩浆缓慢流动。

    和她一起流动的还有一些没被惑魔吞食的修士,只不过他们早已失去了声息。

    炎海的漩涡还在慢慢的扩大。

    火煌花花瓣形成的龙卷依然在肆虐,并不打算放剩下的人出去。

    而在炎海上空的古离道君见君茶被卷了进去,就打算闪身进入岩浆中把君茶捞出来。

    但一旁焱天道君急忙阻住,高安君急急略到古离道君身前。

    “古离,以大局为重。”

    焱天道君制住古离道君,一旁的高安君抵着龙卷攻击,“师叔,我能感应到解梦还活着,君师妹应该没事。”

    古离道君复杂的看了底下的炎海,把储物戒指中君茶的三色魂灯拿了出来。

    三色火焰依然熠熠生辉,没有丝毫要暗淡下来的趋势。

    古离道君舒了口气,看了看剩下的一些弟子。

    立于身旁的剑咻的一下,就向花龙卷而去。

    一道花龙卷就从中间裂开,散成的团团花瓣,再无攻击力。

    古离道君把所有的气都发在了火煌花上,招招狠厉,一下子剑修的锋芒全露。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