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凰盟

作者:谁与为偶 | 竞技游戏

收藏

  做为楚国长公主,芈凰只想活着,但是前生却被人生生喂蛇生吞而死……当有人刺破九幽地狱的大门,魂兮归来时,自此所有人的命运,天翻地覆!命运起落,无人会两世不甘心永远是次席人下!而立高处,便注定一生会有人想将你踩在脚下!二十年忍辱负重,只等一夕,再次回归帝凰,马踏山河,尊九州。《Ps:这是一篇春秋汉库克强势崛起文!!》传说中的巫蛇之山(神龙架周边),有着幽森的远古森林,鸟儿在密林中飞过,野兽在山中匿行,沿途回荡着庸人战俘悲哀的歌声《六月》,曾经为周王朝之屏的上古庸国就在这歌声中渐渐亡逝。。

    迷雾重重的假山中,王诗语始终跟随前面的身影东追西跑,不时还得躲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一队公子小姐,小兜转一转追了足足半个时辰但是也没捉到人,不由得又是懊悔又是气喘地跺着脚跟,骂着道,“气疯我了,那个什么‘美人怨’也不是早该发作时了么?!我跑不动了司剑按照芈凰事先布置的计划,穿着她平日里穿的公主常裙在假山中东躲西藏,吸引后面的追兵,就在她准备翻过白龙池的铁栅栏时,突然脚步一顿,眉头深拧,猛地回头看向空空如也的身后,这迷雾重重的藏(春)阁中,若不是早两日与公主一起探过地形,早就做好了标记,不然哪里看起来都一个模样,就连脚下的绿苔地都光滑无痕,走到哪里,都留不下一点痕迹。。...

    迷雾重重的假山中,王诗语一直跟着前面的身影东追西跑,时不时还要躲避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队公子小姐,兜兜转转追了将近半个时辰还是没有捉到人,不禁又是懊恼又是气喘地跺着脚跟,咒骂道,“气死我了,那个什么‘美人怨’不是早该发作了么?!我跑不动了,你们几个快追上,给我把她拿下!”

    身后紧跟着的十条黑影不由分说,快速越过她向着前面之人追去。

    司剑按照芈凰事先布置的计划,穿着她平日里穿的公主常裙在假山中东躲西藏,吸引后面的追兵,就在她准备翻过白龙池的铁栅栏时,突然脚步一顿,眉头深拧,猛地回头看向空空如也的身后,这迷雾重重的藏(春)阁中,若不是早两日与公主一起探过地形,早就做好了标记,不然哪里看起来都一个模样,就连脚下的绿苔地都光滑无痕,走到哪里,都留不下一点痕迹。

    这地方真是奇怪的紧。

    司剑暗道,真不知出自何人之手?

    转身,继续往前走,就在她刚刚越过白龙池时,破空之声陡然传来,司剑重重顿住脚步,大喊一声,“滚出来吧!姐姐我陪你们玩够了。”她自恃神力无穷,可是却因公主的叮嘱一直不敢显露,这一路束手束脚,总觉不够痛快。

    眼见时辰差不多,追兵又至。

    解决了他们再说。

    “杀!”

    十名武功一流的刺客追捕一个本应中毒之人,理应轻轻松松,奈何他们的对手另有其人。

    黑衣暗卫中有人见过长公主的模样大叫着,“不好,我们中计了,此女不是,快走。”

    “哈哈,想逃,晚了!”

    司剑大笑着举起大剑,手起剑落,砍人如砍柴,一番打斗下来,他们每中一剑就有一人倒下,且一剑力道无匹,带着巨大的力道将他们生生撕裂。

    不到片刻,尽数毙命倒地。

    眼见四下无人,司剑将十人份的肉骨头通通扔进白龙池,低头看着黑如墨法的湖面啧啧说道,“可真是个毁尸灭迹的好地方!”

    “卟通”落水之声连连作响,在湖面上溅起大片大片红色的血花。

    平静的湖面上突然不断冒出气泡,就像烧开了的热水一般,发出“鼓鼓”之声,浓烈的血腥气随之浮出水面,飘散在本就腥臭难闻的空气之中,令人闻之欲吐。

    “糟了!看来是公主这几日下的毒起作用了。”

    “我得快跑!”

    司剑快速地翻过高高的铁栅栏时,就见一道银白色的水柱冲出湖面,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接一口吞掉丢入池中的死尸,整个整个的人被锋利的牙齿,当作肉块大片大片的撕裂,大口大口吞吃入腹,而这些吃完了还不够,庞大的蛇躯居然冲上白龙岸向着司剑追来,在雕刻了潜龙在渊图腾的玉石砖身上蜿蜒扭动着向着铁栅栏这边急速滑行而来。

    “嘭-”的一声轰然巨响在背后传来,白蛇狠狠地撞上一丈高成人手臂那么粗的铁栅栏。

    “嘶嘶—”发出疯狂嗜血的嘶鸣声。

    一双绿色的眸子倒竖着,像是两柄毒剑紧锁着司剑的身影,一下接一接撞在铁栅栏上,不断发出野兽般的历吼声。

    就连胆大如司剑,亲眼见到这一幕也吓的脸色微微泛白,直到白蛇被栅栏拦住方才停下脚步,抹了一头冷汗道,“他奶奶的这种吃人的蛇精居然也能被当作神灵供着,我楚人真是有病!”话毕,再也不回头向藏(春)阁方向往回快跑,声怕它真的冲了过来。

    身后的“嘶嘶”大叫不停,已经把巡逻的禁军和看护的刘嬷嬷往这边吸引过来,急乱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

    跑了一大段,终于到达约定的位置,扒开溪涧的兰尾丛就看到一个用匕首刻划的圆圈标记,司剑一把将身上的公主常裙脱下,换上事先藏在岩石下面的衣裳,然后取了火折子找了个无人处把换下的衣裳一把火给烧了。

    “公主应该快到了吧?”

    司剑蹲在约定地四处张望,远远地见到公主将若敖公子按在一个假山上的凉亭中坐着,曼眸微沉地训道,“你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无所不能的若敖子琰吗?走两步路就累的气喘,走三步路就要停一下。”

    “一定是雾中的花香催发了那银筷上的‘美人怨’,清浦,这里处于高处,假山下面的气味不容易飘散过来,你陪着你家公子,等郑院首配的解药送到。”芈凰命令道。

    “是,公主。”毕竟公子再关心公主,在他眼里,公子永远都是第一位。

    “安静的在这里等我回来,剩下的,我来!”不算绝美的一张丽颜,峨眉英目,一脸肃然,不容反对。

    乌黑如瀑的长发挽了一个最简单的公主发髻,芈凰低头深深看着已经越来越虚弱的若敖子琰肃声说道,语气中少有的凛然果决,“这次,我一定会赢给你看!”

    “司剑,我们走!”玉手一招,司剑就明白什么意思,背上她的大剑,大笑着起身跟上,“好嘞,终于可以大干一场了!”

    若敖子琰满头都是大汗,浑身已经湿透,胸膛起伏地靠在木靠之上。

    在这假山迷雾中待的越久,这毒在他体内流转的越快,雾里有一种奇异的味道不断刺激着他体内的“美人怨”。

    强忍着身体里的那股热流,羽睫微掀,一双幽深的眸子里含着一丝虚弱的雍容笑意,望着离去的女子,黑色的长发随风吹起,仿佛是一面黑色的楚凤旗迎风张扬,挺拔的背影,随着夕阳西下拉出一道细长笔直的黑影,如一柄要直插黑夜里的雪亮锋芒,誓要撕开无尽的黑暗,还大地以一线光明。

    并不倾国倾城的女子,此时嘴角挂着此生最快意的笑,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属于男子的果敢和英武之气,却足以令任何男子为之侧目。

    丰润而深情的唇瓣勾起一抹笑意,若敖子琰抚着起伏的胸膛缓缓沉声说道,“好,这次我等你回来!”

    “若是不过了两个时辰,不能完好无损地给我回来,我定会给她们准备一份更大的礼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