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凰盟

作者:谁与为偶 | 竞技游戏

收藏

  做为楚国长公主,芈凰只想活着,但是前生却被人生生喂蛇生吞而死……当有人刺破九幽地狱的大门,魂兮归来时,自此所有人的命运,天翻地覆!命运起落,无人会两世不甘心永远是次席人下!而立高处,便注定一生会有人想将你踩在脚下!二十年忍辱负重,只等一夕,再次回归帝凰,马踏山河,尊九州。《Ps:这是一篇春秋汉库克强势崛起文!!》传说中的巫蛇之山(神龙架周边),有着幽森的远古森林,鸟儿在密林中飞过,野兽在山中匿行,沿途回荡着庸人战俘悲哀的歌声《六月》,曾经为周王朝之屏的上古庸国就在这歌声中渐渐亡逝。。

    “凰儿。”在落了帷幕的换衣室外,寒冰玉砌的男声又再次响了,“你换好了吗?”女子抱着身上才解了一半的亵衣,很紧张地回道,“再等一会,还也没,你切记进来!”“那你快进来!”“是,公子。”换衣室外响了一阵窸窣的声音。随着就看见了司琴用一个红木托盘端着在落了帷幕的更衣室外,寒冰玉砌的男声又再度响起,“你换好了吗?”。...

    “凰儿。”

    在落了帷幕的更衣室外,寒冰玉砌的男声又再度响起,“你换好了吗?”

    女子抱着身上才解了一半的亵衣,紧张地回道,“再等一会,还没有,你不要进来!”

    “那你快进去!”

    “是,公子。”更衣室外响起一阵窸窣的声音。

    随之就看见司琴用一个红木托盘端着一叠新衣走了进来,眉眼带笑地说道,“公主,这是公子务必叫您赶紧换上。”

    说完就将最上面的一件玉色交领长裙缓缓展开,上面硕大的牡丹花枝正如三生亭那日被她掐在手中的那枝一模一样,千重花瓣竟向绽放,华美异常。

    是个女子见了,都无法抗拒的华美。

    只见衣裳边还放着一张字条,拿起来,清雅俊逸的字迹。

    正如过去三年每一封飞鸽传书,一模一样。

    “知道你柜子里的都是那些公主制式的长裙,这是云师傅新制的华裳,穿上。”可惜内容却一如既往的霸道。

    反复地抚摸着司琴手中精湛的绣花,芈凰最后摇了摇头。

    松开手道,“将这件收起来吧。”

    “公主,反正今日我们要闭门养病,就穿这件吧。”身负重任的司琴努力劝道。

    “难道你忘了,今日父王还要复诊,就算被人抬着,我又岂能不去。吴王妃可在那边等着呢。”芈凰拿起自己的衣服换上。

    “好吧,公主我先收起来。”司琴点点头。

    在这后宫之中,谁的风头若是盖过了那两位,无异于找罪受。

    穿着一身公主佩绶常裙的芈凰,走进小花园,不由一呆!

    这还是她的破晓殿?

    今日阳光极好,洒在园子里仿佛镀了一层鎏金。

    往日一成不变的景色,仿佛也因为某人的入住,有了巨大的不同。

    四处不仅多了许多应景的花骨朵,亭外无名的小湖里还多了许多名贵的锦鲤游来游去,时不时地从水底冒出头来,三生亭中的四角更是摆上一盆盆名贵的幽兰,独自临风静静绽放,散发着独特的淡淡幽香,而石桌上铺了一大块锦缎,上面摆了十二道精致的小菜,一份香甜诱人的红枣炖汤,两碗正温热着的五谷粥,和一壶君山银针,两个空着的玉杯。

    真是景美,人美,食美。

    这沉寂了十一年的破晓殿,难得有了一番全新的样貌。

    走进三生亭中时,只见穿了一身同款玉色银线千重花瓣牡丹暗纹锦袍的若敖子琰正端坐在亭中,优雅地喝着君山银针,此时剑眉微簇,煞风景地看着一身破旧公主长裙的芈凰。

    对司琴扬声问道,“为何没有穿我送进去的那套牡丹玉色华裳?”

    “公主说那件太华丽了……要留到大婚以后再穿。”司琴呐呐地回道,然后看了一眼自家主子。

    “你那套裙裳穿了,只怕今日我连寝室都不敢出了,真的只能躺在床上了。”芈凰低头看了看身上这身公主长裙。

    除了旧点,没有任何不妥。

    若敖子琰闻言仍然眉头紧簇,沉声道,“不过一件衣裳罢了,有我在,她们还能奈你何?”

    这个她们。

    自然指的是吴王妃母女。

    “我倒不是怕了她们,只是形势比人弱,明哲保身罢了。”

    芈凰峨眉微挑,掩在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坚定地说道,“有一天,我自然会叫她们双倍奉还。”

    前世今生,加倍的还来。

    一双修长的曼眸中闪过一道锐利的锋芒,她的凰羽卫如今和禁军只融合了不到十分之一,这诺大的后宫到处都是吴王妃的爪牙和眼线。

    在实力不够前,她还需小心行事。

    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误了她的大事。

    尤其过了昨日,有人应该更加迫不急待地想要她和她那好父王的性命。

    “马上就要大婚,最后半个多月,有些人能不见就不见,有些事也莫强出头。”

    “我可不想大婚的那天,看到的是一个残缺不全的新娘。”若敖子琰眉眼微沉地说道,他实在无法忘记昨日拜吴王妃所赐,芈凰本来包扎好了的伤势又加重了三分。

    “知道!”芈凰轻撇嘴角,嘴上领了若敖子琰的好意,可是心底却不以为然。

    “好饿!我们还是快用膳吧。”

    摸了摸饿扁了的肚子,芈凰试图以此转移“成婚”这个话题。

    “这段时间好好待在破晓殿,把身上的伤养好了,婚礼的事我自会操办。”若敖子琰亲手执着玉勺舀了一碗甜汤,放到芈凰面前,不厌其烦地再三叮嘱。

    一而再地听到他提起二人的婚事,芈凰一张丽颜难免涌上一层羞色。

    看着他盛好的一碗红枣饨汤,放在她的面前,垂着的头轻轻一点,“好,到大婚前,我也正打算避开她们几日。”

    舀着面前的甜汤,嘴角不自觉染上一股甜蜜的滋味。

    见她娇羞的模样,若敖子琰含着一丝促狭笑道,“这样一笑,倒还有几分美人之姿。平日就应该多笑笑,凰儿那正经的模样实在拒人千里。”

    这倒底是夸她还是损她?

    芈凰不满地低声道,“若敖公子,食不言,寝不语!”

    “公主,不好了,听凰羽卫的兄弟说三公主突然往我们这边来了。”来不及听到芈凰的回答,小花园外就远远响起了司剑的大嗓门。

    所有缠绵的情绪顿时烟诮云散,芈凰闻言猛地站起身来,手中的玉勺“啪搭”的一声落在桌上,刚才嘴角的甜密,顿时划为轻拧的峨眉。

    不解地道,“从不登门的芈昭,怎么登门了?有事,大可着人通传一声就行。”

    无事不登三宝殿。

    何况她的破晓殿,破落的如冷宫一般无人问津。

    一直默不出声的江流突然站出来说道,“公子,要不我派人前去拦截一下。”

    “去吧。”若敖子琰点了点头。

    “我们走!”江流大手一招。

    芈凰眼见七八个隐在花园视线死角里的暗卫,突然显出高大的身形来,与他一同默默地从小花园的后门退了出去离开。

    有人藏身在她的破晓殿中,而她居然什么都不知道,芈凰暗道自己太大意了。

    这要是真的刺客,她岂不是只能束手待毙。

    “你什么时候在我殿里安排了这些人?”换上一脸戒备之色,芈凰蛾眉微簇地问道,微沉的曼目四处打量着亭院中可以藏人的角落。

    “要是没有这么些人守着,你以为你能安心睡上一整日?”若敖子琰同样剑眉微挑,冷然回道,为这女人居然多疑到了他的身上而心有不悦。

    二人之间,顿时没有了刚才的温情脉脉,而是剑拔弩张。

    芈凰微微颔首,要是没有他们,她与若敖子琰独处一室的事情恐怕早就传进吴王妃的耳朵里,也捅到楚王那里去了。

    半晌开口说道,“那你看着安排吧,不要让消息出了我的朝夕宫。”

    反正她和司剑她们也才五个人,即使轮流守夜不睡,也阻断不了吴王妃的日夜监视。

    既然有人代劳,她们何苦费神费力。

    “还用你来吩咐,清浦他们早就布置的滴水不漏了,该清理的人也都清理了。”心思敏睿的若敖子琰轻哼一声。

    “好。”

    小花园中一时间,气氛凝滞。

    司琴目光低垂,不敢出声,芈凰也没有再动筷子,神色变幻中等候芈昭的到来,如临大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