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凰盟

作者:谁与为偶 | 竞技游戏

收藏

  做为楚国长公主,芈凰只想活着,但是前生却被人生生喂蛇生吞而死……当有人刺破九幽地狱的大门,魂兮归来时,自此所有人的命运,天翻地覆!命运起落,无人会两世不甘心永远是次席人下!而立高处,便注定一生会有人想将你踩在脚下!二十年忍辱负重,只等一夕,再次回归帝凰,马踏山河,尊九州。《Ps:这是一篇春秋汉库克强势崛起文!!》传说中的巫蛇之山(神龙架周边),有着幽森的远古森林,鸟儿在密林中飞过,野兽在山中匿行,沿途回荡着庸人战俘悲哀的歌声《六月》,曾经为周王朝之屏的上古庸国就在这歌声中渐渐亡逝。。

    芈凰和叶相如此外驭马站在旗杆之下,标的红线后。叶相如指指前方十道高低宽窄相同的马杆地说,“谁先迈过前面的障碍算谁赢,成嘉你来发封。”“好!”成嘉点点头应下。若敖子琰载着芈玄驭马驻立在赛道旁,目光微沉地望着那十道高低相同的马杆,最低的一根马杆叶相如指着前方十道高低宽窄不同的马杆说道,“谁先跨过前面的障碍算谁赢,成嘉你来发信。”。...

    芈凰和叶相如同时驭马站在旗杆之下,标的红线之后。

    叶相如指着前方十道高低宽窄不同的马杆说道,“谁先跨过前面的障碍算谁赢,成嘉你来发信。”

    “好!”成嘉点头应下。

    若敖子琰载着芈玄驭马驻立在赛道旁,目光微沉地看着那十道高低不同的马杆,最高的一根马杆有一成人高,而最宽的马杆有一马车宽,即使平日里仅一人一马也并非易事,更何况二人一马。

    坐在身后的芈玄担忧地道,“姐夫,这个比赛对王姐太不公平了,公输公子那么胖,想必即使是野马王驼着他们二人,也无法跨越这么高这么宽的马杆。”

    若敖子琰双目微沉,垂首斜视着身后焦急的芈玄,清声道,“难道玄儿不相信你王姐的能力?而且只是区区高度何足惧也!”

    就连赵明也戏虐地道,“呵呵,长公主是何许人?那可是打败了西土庸国的战神公主。”

    “不过几道马杆障碍,二公主有何担忧?”

    芈玄闻言垂首低声道谦,“是,芈玄知错了,只是为王姐有几分担忧罢了。”

    “玄表妹不必太多担忧!野马王绝非寻常宝马。”

    孙叔敖也点头说道,若是刚才没有好马,他到是有几分担心,此时到是觉得无碍,只是不知表妹马术如何,不过公输年的重量摆在那儿,就连他都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很好地驾驭野马王把握好这个重量和身体平衡。

    成嘉坐在马上高举着一条天蚕丝制的红色丝巾,宣布道,“以红绸为信,现在开始!”说完,两指捏着的红绸轻轻放开。

    随着一阵吹来的秋风打着旋地飞了出去,越飞越高,然后目光看向那骑着骏马上的女子,只见芈凰从中间左右各分了一段缰绳给公输年捏着,而只留出刚刚超过马鬃的缰绳两端自己控着,从而避免双方尴尬,同时以更好地控马。

    虽然起步慢了一步,可是凰雪十分给力。

    四蹄奔开,速度鲜有匹敌。

    此时,叶相如仗着身轻马疾,早就抢先一步时机起步奔出,甚至嚣张地道,“公主,我们先走了,终点等你!哈哈!”

    障碍赛不同于速度赛,不仅考验主人和身下马匹的配合,更看重的是对速度和时机二者的同时把握。

    晚一瞬早一瞬起跳都不行。

    眼见第一道马杆还有十步远,芈凰喝道,“公输年,什么都不要想,把身体重心跟着我一起准备向前倾,照做就可以。”

    坐在身后的公输年,用力点头,同时抓紧马缰,“好!”

    挥动马鞭打在马脖之上,二人身体同时前倾,前后保持重心一致。

    身下的凰雪知疼加速地向前奔跑,而芈凰则见机地有节奏地不断轻喝,“驾!”

    凰雪随着芈凰的节奏命令同时起跳落地,十步,九步,八步……三步,二步,最后一步准确地踩在了起跳地踏板上的最高处,然后随着踏板的反作用力,二人一马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起跳,跳过第一道仅半人高的马杆,可是由于二人一马重量过大而公输年又有些紧张,落地冲力过大,凰雪落地时有些迟缓不稳。

    同一时间,另一条赛道上,叶相如早已踩上踏板起跳,二人一马轻松地就落了地。

    叶相如和王诗语回头看了一下落地时重的几乎无法起跳的芈凰公输年二人,笑着挥挥手,“我们又要先走一步了,驾。”

    “下个马杆再见,年哥哥,还有公主!”

    王诗语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嘲笑芈凰的机会地说道。

    胜利对于他们而言,根本就是信手拈来。

    “别急,我们先一杆一杆地熟悉这种节奏,一人一马还好,可是二人一马讲究的这种重心配合会要求更高。”她可以掌控起跳的时机,但是做不到两人形同一人。

    芈凰不急不躁地再度拉紧缰绳,同时安抚有些情绪失落的公输年。

    公输年闻言目光紧紧地盯着身前坚定的背影。

    “好,公主,你说我做!”

    “嗯!”

    随着公输年注意力的加强,二人的配合果然越来越好,两个马杆,三个马杆,四个马杆……

    直到第七个马杆过后两个人的配合已经越来越好。

    而相对的,叶相如和王诗语的配合并不好,每跨一个马杆,他们的配合就越来越差,或因为冲力太快,或因为前后重心不稳,总是左出右支,过了第八个马最宽的杆后甚至险些翻马,幸好叶相如见机的快。

    叶相如回头骂道,“诗语,告诉过你要小心刚才那个马杆了,你还是这么不小心!”

    王诗语不甘心地辩解,“叶哥哥,我早就说过,这个马杆太高了,你要当心马的后蹄,可是你不听我的!”

    “少说废话,看前方!”

    “是,相哥哥!”

    王诗语刚想看向前方,可是突来的马杆正是那个最高的马杆,一紧张,身子就随着惯性向右偏斜了出去,“啊,救我!——”

    眼见着就要身子倒地,叶相如只能伸出一臂回身抢救。

    口中还大骂道,“你个蠢材,不晓得跟着我的起伏一起!”

    而旁边的赛道,因为重量俨然落后一个马杆的芈凰则轻喝道,“公输年夹紧马肚,前倾,我们要起跳个宽的了!”

    不再废话,公输年已经夹紧马肚,跟随芈凰一同拉紧马缰,而芈凰则挥动着马鞭不停地打在马股之上,凰雪吃疼地发足狂奔,速度越来越快,而随着凰雪最后重重一步踏上踏板,借着超强的反作用力和速度,凰雪放开四蹄,跨越过那个最宽的马杆,然后成功平安落地。

    但是旁边叶相如的境况就堪忧了。

    因为回身抢救王诗语,再度回的叶相如懊悔地错过了跳上踏板的最佳时机,身下的土佐宝马也因此一步踏空在了踏板旁边的草地上,然后连马带人一起撞在了横挡在身前的马杆。

    “啊!——”

    眼见着马杆就在眼前,王诗语吓的双眼紧闭,抱头抵挡。

    叶相如无法,王诗语好歹是一个女子,如果因此受伤破相,根本无法向礼尹大人交待,于是回身抱起她,一脚蹬上马蹬用力向上一踩,二人借力飞起,再一个云梯纵平安落地。

    但是他的王佐宝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他这一踢,冲力更大。

    马脖子狠狠撞在马杆之上,而四蹄也摔的翻个顶朝天,片刻就倒地不起。

    不远处的看台上随之响起一片惊呼。

    “惊险!”

    “叶公子太可惜了,差一点就可以越过去了!”

    “唉,这比赛太难,换了我们肯定也不行!”

    ……

    有不喜王诗语的小姐道,“还不是那个王诗语总是碍事,一个大家闺秀学什么男子骑马也不会害叶公子输了。”

    “要我说是她挑衅在先,却又没有实力才对。”

    就连公输年事后侧目看向旁边赛道发生的惊险撞马事故,“好险!”

    “不要多看,抓紧马缰还有我!”

    芈凰却根本一个眼光都没有移动过,仍然紧紧目视前方,下一个马杆就是最高的那个了,他们二人的重量真的堪忧,刚才最宽的马杆不高,这个却几乎要人立才能跨过了,以公输年的体重可是最容易翻马的障碍。

    公输年闻声有一丝犹豫,可是芈凰的命令从一开始就从来没有错过,两只粗壮的手臂横过她的腰间在她前身相扣。

    再度加紧挥动马鞭,凰雪没有放松一点速度,继续不停向前加速。

    “紧紧夹紧马肚,我们要人立跨过了!”

    在凰雪踏上踏板的同时,芈凰暗运内力,提气收紧马缰以减轻重量,直接凭借一人之力拉起半个马身,因为夹紧马肚又彼此抱紧,二人几乎横坐于马上,高扬的双蹄借着反弹直接跨过最高的马杆。

    “身体向前压!”

    芈凰说完就立即几乎趴在马脖上,公输年也毫无不犹豫地随之向前压下。

    不顾男女之别压在了芈凰身上。

    远远见到这一幕的若敖子琰握着马鞭同时狠狠一抽,打在琰冰的马股上,二人一马飞快地沿着赛道边缘向前奔去。

    “啊!”

    炎冰促然地发力,吓的芈玄差点跌落马匹。

    这一惊人的二人一马跨杆,难度之高,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可是也不用做到这种程度吧!

    观马台上所有的公子小姐都快惊掉了下巴。

    那可是长公主啊!

    公输年这样的死胖子怎么能用他肥胖的身躯压在长公主身上啊!

    而且还是当着长公主的未婚夫若敖子琰的面!

    这不是找死吗!

    所有人已经不敢想象他的下场了!

    “真是不敢看了!看来公输年这死胖子今天一过肯定要死定了!”

    赵明蒙着眼睛,从五指缝里偷偷看着压在芈凰身上的公输年,为他的未来表示默哀,“兄弟,明哥救不了你了!”

    自求多福吧!

    就连一直自诩为谦谦君子的成嘉也不忍直视。

    孙叔敖见此恼怒地骂道,“这公输年怎么能为了一场比赛如此不顾男女大防,好歹表妹都订亲了!”

    成晴晴不以为然地道,“就是场比赛吗!叔敖哥哥就不要生气了,没看到就连长公主都没有介意!”说完,目光瞟了一眼脸色已然不好的若敖子琰,嘴角轻轻微勾。

    赛场上此起彼伏的惊呼声,芈凰不是没有听见,可是比赛就是要专心致志。

    屏蔽了所有的声音。

    耳边只剩下风声,凰雪的马蹄声。

    双眼只有最后一根马杆。

    不到达终点,永远不能算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