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凰盟

作者:谁与为偶 | 竞技游戏

收藏

  做为楚国长公主,芈凰只想活着,但是前生却被人生生喂蛇生吞而死……当有人刺破九幽地狱的大门,魂兮归来时,自此所有人的命运,天翻地覆!命运起落,无人会两世不甘心永远是次席人下!而立高处,便注定一生会有人想将你踩在脚下!二十年忍辱负重,只等一夕,再次回归帝凰,马踏山河,尊九州。《Ps:这是一篇春秋汉库克强势崛起文!!》传说中的巫蛇之山(神龙架周边),有着幽森的远古森林,鸟儿在密林中飞过,野兽在山中匿行,沿途回荡着庸人战俘悲哀的歌声《六月》,曾经为周王朝之屏的上古庸国就在这歌声中渐渐亡逝。。

    叶相如数了数人数,再加还在观马台上和美人一起的赵明,人数刚好,“那就我带王诗语,叔敖你带成晴晴,成嘉你带赵明那厮,子琰和芈凰,最后,公输般年,你和二公主一对,她最体态轻灵飘逸了。”孙叔敖摇摇头,“好,他们两个也没一个会驭马,怎么比?”成嘉的微簇孙叔敖摇头,“不好,他们两个没有一个会驭马,怎么比?”。...

    叶相如数了数人数,加上还在观马台上和美人一起的赵明,人数刚刚好,“那就我带王诗语,叔敖你带成晴晴,成嘉你带赵明那厮,子琰和芈凰,最后,公输年,你和二公主一对,她最体态轻妙了。”

    孙叔敖摇头,“不好,他们两个没有一个会驭马,怎么比?”

    成嘉的微簇眉头,看了看站在一旁高挑的芈凰,又看了看她身后娇小的芈玄,缓缓说道,“况且长公主上过战场,马上实战想必不一般,你把她和子琰放在一起,这两人岂不是赢定了?相如,你确定要把他们分到一起?”

    “我怎么没想到!……”

    叶相如一拍大头,“成嘉,要不平日你主意多,你重新说一个分配方法。”

    成嘉的目光在芈凰,子琰,芈玄,公输年四人身上来回,轻声道,“依嘉看,就由长公主带着公输年,子琰带着二公主,这样想必就公平了。”

    若敖子琰刚想反对,就被芈凰的话优先截住,“此种分法甚好,本宫和公输年一组,玄儿就拜托驸马照应了。”

    芈玄也想反对,因为她根本拿不出五千币,可是这种事从来都没有她置嘴的于地。

    不过幸好是和子琰一组。

    想来也不会输。

    王语诗瞧着一直喜欢的子琰如此看重芈凰,心里很不是滋味,唇角轻撇,“子琰哥哥,你也太小气了吧!就把长公主借给年哥哥一会,他又不能吃了长公主!”

    公输年闻言苦笑。

    真是城门失火,泱及池鱼。

    “哈哈,就是。大王的赐婚诏书都已下,难道还能反悔?且长公主都称你一声驸马,难道还有作假?”

    “如此爱吃醋,这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冰锷含彩,雕琰若雪的若敖子琰?”众人难得有机会取笑到子琰,纷纷不遗余力,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知道再无转圜余地。

    若敖子琰只能脸色微沉地接受芈凰的这一决定。

    初秋郊外,一群锦衣华袍的王孙公子小姐,放浪形骸,仆从如云,不识农夫辛苦,骄骢踏烂青青草,浩浩荡荡,迤逦而行。

    芈凰和若敖子琰走在最前面,在身旁男人的冷气压下,缩了缩脖子,最后实在忍不住,主动试探地勾了勾他紧握的拳头,“难道驸马不信本公主有这个实力赢?”

    闻言忍不住轻笑出声,若敖子琰一手轻捏芈凰的脸蛋,轻撇嘴角,不屑说道,“本驸马教的徒儿难道还能赢过师傅?”

    芈凰这三年军旅生涯所培养的傲气也上来了,挑着一双峨眉斜视道,“驸马,不服来战!”

    “焉有害怕之理!”

    若敖子琰潇洒一笑。

    俯下的嘴唇低低地咬字出声,“不过,凰儿,赢了有何奖励?”

    那雅致清韵的咬字音,仿佛有股磁力,以极缓的速度滑过芈凰的耳旁,一身傲气不禁泄了一半:“你……”这个表里不一的男人。

    “呵呵,就这么说定了。等本驸马赢后来取奖励,凰儿到时可不要反悔。”

    芈凰丽颜微红,恨恨不成语。

    若敖子琰大笑着领着芈凰她们进了养马场。

    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成嘉,一双云淡风轻的眸子,笑看着低头耳语姿态亲密的二人,轻松说道,“子琰与公主到真是一对佳偶。”

    “哈哈,羡慕嫉妒恨吧!”

    叶相如闻言又把成嘉的糗事当笑话说了一边,“谁叫你娶个媳妇连面都不见!”

    虽然还没有正式定亲,可是周菁华还是急得跺脚,“相哥哥,哪有你这样埋汰人的,万一对方长的很好看呢!”

    “我说的又不是你,你急什么?”

    “我……只是替成嘉哥哥不值。”

    “哈哈……他心思若狐,何需你来担忧?”若敖子琰闻言也别有深意的回看一眼正羞的扭身逃跑的女子。

    几个男子豁然大笑,孙叔敖却一捶一他的肩膀,说道,“你以后要是敢欺负我妹妹,小心我的拳头伺候!”

    “有大舅子在,子琰自然不敢。”若敖子琰对芈凰低头一笑说道,却被微恼了的芈凰狠狠瞪了一眼。

    哈哈……

    一时间,若敖子琰笑地更加雍容无度,恣意无边。

    这一眼看去,芈凰曼眸中既是恼怒,又是艳羡,正是大好光阴,和风丽景,青春年少,白马华衫,当如此放声畅笑,方才不须此生。

    而她何时才能如眼前的男子这般无所拘束,仿佛天地都任我遨游……

    艳羡过后,是一抹更坚定的光芒自那双明亮的曼眸中缓缓升起。

    总有一天,我定当如你今日一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