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冰云明月摸着自己的脸,接着一脸美好憧憬的问着:“真的吗?”“毕竟是真的,仅有承继远古血统的冰云家族嫡系,才能有这么两块玫瑰印记。”麻星曜轻轻地的笑着,“即使模样不完全相同,这玫瑰印记总是会像的。”“我始终我以为这是胎记……”冰云明月哭笑不得,原来是这玫瑰“我一直以为这是胎记……”澹台明月哭笑不得,原来这玫瑰印记竟然是家族嫡系特征,也难怪麻星曜一点也不担心认错了人。。...

    澹台明月摸摸自己的脸,然后一脸憧憬的问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只有继承上古血统的澹台家族嫡系,才会有这么一块玫瑰印记。”麻星曜轻轻的笑着,“就算模样不相同,这玫瑰印记总是一样的。”

    “我一直以为这是胎记……”澹台明月哭笑不得,原来这玫瑰印记竟然是家族嫡系特征,也难怪麻星曜一点也不担心认错了人。

    “小糊涂!”麻星曜笑了笑,伸手摸摸她的脑袋。

    “麻先生,请恕老头子问一句无理的话,你应该是她的妖宠?”卓老三也见他们之间关系亲密,皱眉问道。

    “是的!”麻星曜也不隐瞒,笑道,“自小命定,倒也认了。”

    “你倒爽快,以现代人的心性,想要接受还真不容易。”卓老三说道。

    “你错了,我很愿意接受这个身份。”麻星曜笑笑,对于他来说,接受这样的身份才是解脱,否则,家中的那些破事,早晚折腾的连着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明月很可爱!”麻星曜笑了起来,“我记得她还很小的时候,我抱过她,软软的……小小的……”

    “你还抱过我?”澹台明月大感意外,问道,“你什么时候抱过我?”

    “你小时啊?大概只有三四个月大,这么小——”麻星曜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太可爱了。”

    “为什么我不知道呢?”澹台明月表示不理解。

    “你那么小,哪里会知道?”麻星曜摇头道。

    “哦,也对的!”澹台明月点点头,看着卓老三问道,“我父母是怎样的人?”

    “令堂和你一样,天真烂漫,什么都好奇。”卓老三笑笑,笑容中带着几分无奈,一扫平日的猥琐,弯腰从地上的布包里面翻了翻,翻出来一张旧照片,递给她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所以我特意把这张旧照片翻了出来,你看——这是你妈妈,这个就是你爸爸!”

    “啊?”澹台明月忙着一把接过照片,那是一张老旧的彩色照片,上面的色彩都已经褪去,显得暗淡不光,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年轻女子,站在一个俊逸的男子身边,笑的一脸的灿烂,旁边还有卓老三,和几个不认识的人。

    澹台明月一眼就认出来,那个白衣女子应该就是她的母亲,因为她脸上有着一块和她一模一样的玫瑰印记。

    “这是我们当年一起拍的照片。”卓老三说道。

    “这是什么地方,看着好像是花园子?”澹台明月看着照片上的背景,问道。

    “这是你家!”卓老三说道,“我们卓家也是大户人家,当年和你们家有生意上的来往,我当年还年轻,去你家参加一个宴会,认识了你父母,你看——这是我。”

    “你那个猥琐模样,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澹台明月笑道。

    “我年轻的时候可不猥琐,年轻潇洒着呢。”卓老三嘿嘿怪笑了一下子。

    澹台明月数了数,照片上加上她的父母,共计七个人,除了卓老三外,另外四个人她都不认识,当即问道:“这四个人都是什么人?”

    “这两个人,我不认识!”卓老三指着其中两个男子说道,“这两个,这个小姑娘是你姨妈,是你妈妈的妹妹,叫什么来着?澹台绿萼?对,是这个名字没错的,这男人似乎当年是追澹台绿萼的,好像是姓姬?”

    澹台明月笑了笑,问道:“这是我父亲?”

    “应该是的!”卓老三若有所思的说道。

    “应该是的?”澹台明月不解的抬头,问道,“老头,你什么意思?”

    “你别这样看着我。”卓老三说道,“这小子是你的妖宠,对吧?”他指着麻星曜说道。

    “没错的,你都问第二遍了。”澹台明月很鄙视的说道,“老头,你健忘了!”

    “我健忘个屁啊!”卓老三对于澹台明月的鄙视,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大声喝道,“他是你父母给你选择的妖宠吧?这要是将来你在看到好看的男人,想要据为己有,收做妖宠,他就不是独一无二的,对吧?”

    “老头,我没有得罪你!”麻星曜怒道,“你为什么处处和我过不去?”

    “我就是说一个事实。”卓老三冷笑道,“你知道什么?”

    “我对妖宠没有太大兴趣的。”澹台明月脸上微微绯红,摇头说道,“现在是说我父亲的事情,你怎么就扯上我了?”

    “我对于你们家虽然不算太了解,但也知道,你们家族从来都是女子为尊,男子纵然表现优秀,也就是出来打点外面的生意,家族制传承中,从来都是女子为上。”卓老三说道。

    “不会吧?”麻星曜愣然,问道,“现在还有这样的家族?”

    “有!”卓老三说道,“澹台家就是,而重点就是,澹台家的嫡系,似乎生育上面存在很大的问题,所以,她们都会养几个妖宠,所谓妖宠——自然就得陪主人上床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澹台明月先是一愣,随即一张脸涨的通红,怒道,“老头,你再胡说,小心我揍你。”

    “我没有胡说!’卓老三正颜厉色的说道,“这是事实,而且就算如此,你们家的嫡系也越来越少了——没有这个玫瑰印记的女子,也就和普通人一样,再也没法子修习上古禁术,也感悟不到天地灵气,已经不具备妖族传承。”

    澹台明月看了看麻星曜,一张白嫩的俏脸更加红了,而麻星曜也一脸的尴尬,低头不语。

    卓老三再次说道:“那天我看到你带着这个俊小子压马路,我就知道,这小子是你是妖宠,嘿嘿……”

    刚才那么正经,这最后一句话,立刻原形毕露,猥琐至极。

    “所以啊,小明月,我不知道这照片上的男子是不是你父亲,天知道你妈妈养了几个妖宠?”卓老三说道,“这是你妈妈的私事,我要是不知趣的去问,刚才你都说了,要揍我——何况你妈妈?”

    “反正,我妈妈绝对不会看上你!”澹台明月呆了老半天,这才说道,“你又残又丑……哼。”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