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冰云明月想了想,这才地说:“我是昨天才想出来的,喂,你不搭理我做什么?”麻正曜心里痒痒的的,立即试探性性的问着:“小华月,么你想要和我讨论一下子房中术?”“你……”冰云明月闻言,张口结舌,瞪大眼睛,鼓着腮帮子,老半天才地说,“你想哪里去了?”“我这不是在说?”澹台明月很恼火,低声咒骂了一句,“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考虑的动物——你可知道,最早的记载中,西王母是什么模样?”。...

    澹台明月想了想,这才说道:“我也是今天才想起来的,喂,你不理我做什么?”

    麻星曜心里痒痒的,当即试探性的问道:“小明月,难道你想要和我探讨一下子房中术?”

    “你……”澹台明月闻言,张口结舌,瞪大眼睛,鼓着腮帮子,老半天才说道,“你想哪里去了?”

    “你这么问,我能够不想歪?”麻星曜认真的开车,说道,“不要再谈论这个问题,还是说中西方文化交流。”

    “我这不是在说?”澹台明月很恼火,低声咒骂了一句,“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考虑的动物——你可知道,最早的记载中,西王母是什么模样?”

    麻星曜还是弄不明白,西王母和黄帝的房中术,和中西方文化交流有什么关系?但是他认真的想了想小时候看过的神话书,终于说道:“听的说是人面鸟身?”

    “在西方,人面鸟身是什么?”澹台明月问道。

    “天使……”麻星曜几乎是硬着头皮来回答这个问题的,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被澹台明月一提醒,顿时就呆住了,老半天才说道,“小明月,你不会是想要说,那个时候西方就有天使跑来华夏国的地盘上捣乱?”

    “她被尊为西王母,应该本身就来自西方。”澹台明月说道,“而几乎是在同一时期,华夏也有使者去了西方,所以,最早的中西方文化交流,应该是神话时期。”

    “不可能的!”麻星曜摇头道,“绝对不可能,神话史上没有华夏神跑去西方的记载。”

    “有的,不要看东方的神话,要看西方的。”澹台明月说道,“你想想,伊甸园是怎么毁灭的?”

    “上帝摧毁了伊甸园。”麻星曜几乎想也没想,就直接回答道。

    “圣经有记载的,上帝摧毁了伊甸园,那么,上帝为什么摧毁伊甸园?”澹台明月问道,说着,她没有等麻星曜回答,又说道,“那是因为亚当夏娃偷吃了智慧果,起因却是因为来自蛇的诱惑,对吧?”

    “没错的!”麻星曜答道,他有些不明白,澹台明月到底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概念?

    “愤怒的上帝砍断了蛇的四肢,让他只能够在泥土里面匍匐爬行——在华夏神话中,蛇如果长了腿,那是什么?”澹台明月问道。

    “龙?”麻星曜目瞪口呆,可以这么理解吗?神话要是让她这么一解释,那么,这神话就是真实存在的?

    “对,那就是华夏的龙!”澹台明月点点头,“所以说,最早的时候中西方文化交流,应该可以逆推到神话史——华夏国的山海经和西方的圣经,重合度太大了。”

    “明月,你到底要说什么?”麻星曜皱眉问道。

    “既然上古禁术存在,既然阴阳咒存在,玄门道术存在,那么,这些神话——也是存在的。”澹台明月认真的说道,“可是,那些神现今何在?”

    麻星曜沉默不语,她这个说法太过荒唐了,如果她要正式什么,首先“进化论”就站不住脚。

    “为什么我们可以修炼上古禁术,而大部分的人,却绝对不可以修炼上古禁术?”澹台明月再次问道。

    “你天赋异禀!”麻星曜忙着安慰道,“毕竟,这不同于别的东西,每一个人都有些与生俱就的本能的。”

    澹台明月轻轻的摇头,她能够修炼上古禁术,不是她修炼了,而是她本身的基因遗传中就已经存在了,她只是练习如何使用罢了,就如同是人,凡是人,都会走路,这是每一个人都存在的基因。

    为什么她会具有这样的基因遗传,而别的家族却是没有?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那些上古的神是存在的……”澹台明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但是,现在他们消失了。”

    “生命总会有尽头的。”麻星曜忙着说道,“就算有神,也会死亡的。”

    “不是这样,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澹台明月摇头道。

    “你这是自取烦恼。”麻星曜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把车放慢速度,说道,“别想了,梦缘咖啡馆到了,现在才八点一刻,我们进去先吃点东西,等那个老头,他要是超过八点四十不来,我们就走。”

    “回去我们好好翻翻资料。”澹台明月说道,“我突然对神话史有兴趣了。”

    “没事,回去我一起帮你查资料。”麻星曜笑笑,别说她想要查个资料,她想要什么,他都会尽可能的满足她,还是一个幻想神话的孩子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也对神话史有了极大的兴趣,如果神话史只是存在人类的幻想中,在那么遥远的年代,到底谁又这么丰富的想象力,谱写了如此瑰丽浩瀚的神话史,为什么在相隔万里之遥的中西方神话史中,重合度居然这么高?

    华夏发源史说,女娲娘娘根据自己的模样,捏土造人。

    西方文化中,也有上帝捏土造人的说法,也是参照了自己的模样?

    难道神都是长一个德行了,难道神都喜欢和小孩子一样,捏泥土玩儿?

    大概是太过走神了,连着门童打来门良久,叫了他两声,麻星曜都没有回过神来,还是澹台明月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子,他才恍然。

    “你想什么想这么入神?”澹台明月说道。

    “想你刚才说的,似乎很有道理。”麻星曜说道,“今晚回去,我们就好好的研究研究?”

    “好啊!”澹台明月忙着说道,“我也正有这个意思。”

    “两位,我们家的会员制度!”侍者迎了上来,恭敬的说道,但眼神却是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

    “哦!”麻星曜取出会员卡,递了过去,一般情况下,他并不怎么来这种咖啡馆,虽然他有会员卡。

    “原来是麻先生!”侍者脸上的笑容更加恭敬了,和刚才的神态截然不同,“已经有一位先生定了包厢,请跟我来。”

    “有人订了包厢?”澹台明月不解的看着麻星曜。

    “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麻星曜笑笑,那老头该不会比他们还先来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