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麻正曜恶作剧的笑了一下子,冲着卓老三比了一个手势:“今天晚上八点半,雨桐咖啡馆见,你要不然不来即使了。”说着他后转身优雅高贵的扶着冰云明月离开了,等着坐在车上,冰云明月就就笑。“小华月,你笑什么啊?”麻正曜诧异的问着。“卓老三那副模样,人家咖啡馆让他进说着他转身优雅的扶着澹台明月离开,等着坐在车上,澹台明月就开始笑。。...

    麻星曜恶作剧的笑了一下子,冲着卓老三比了一个手势:“今晚八点半,梦缘咖啡馆见,你要是不来就算了。”

    说着他转身优雅的扶着澹台明月离开,等着坐在车上,澹台明月就开始笑。

    “小明月,你笑什么啊?”麻星曜不解的问道。

    “卓老三那副模样,人家咖啡馆让他进去?”澹台明月含笑问道。

    “估计不会的!”麻星曜笑笑,“我很讨厌那个老头,动不动就砸菜刀,哼。”

    “你刚才为什么挡着我?”澹台明月想到卓老三那把菜刀砸过来的时候,麻星曜用身子护着她,顿时有些感动。

    “我也不知道,本能的反应吧。”麻星曜笑笑,“我不能够失去你。”

    “我要是死了,你就自由了!”澹台明月故意说道,“我脾气又不好,还会胡乱打你……”

    麻星曜听得她提到这个,想想她手指摸过自己,不仅脸都有些发烫,但心中却有非常喜欢,半晌,才低声说道:“明月,我喜欢你打我的样子……”

    “你这个爱好可真是有些不正常。”澹台明月摇头道。

    “我知道,但我喜欢的,真的——小明月,我不能够失去你了,我都没法子想,如果失去我,我该怎么办?”麻星曜低声叹息,“我家里乱成一团糟,现在有了你,我算是跳脱出来了。”

    “嗯!”澹台明月不置可否的答应了一声,满腹疑问,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够岔开话题,问道,“你说那个老头找我,什么事情?不会是发现那个青铜佛像事实上就是幌子,里面是黄金?”

    “他就算发现也是没用的。”麻星曜笑道,“古玩行的交易从来就是银货两讫,概不负责。”

    “哦?”澹台明月不禁笑了一下,说道,“也就是说,就算他知道里面是黄金,找工商管理局也没用?”

    “找谁都没用。”麻星曜说道,“再说,那老头懂得玄门道术,肯定也非普通人,岂会看重金银之物?”

    “你这就不懂了!”澹台明月摇头道,“我就喜欢黄金翡翠宝石之类漂亮的东西,玄门道术?我还懂得上古禁术呢,可是,这片天地已经不再合适修炼,就算是我们这些人,也一样受到束缚,难道我们不需要吃饭穿衣?不要房子车子?道术?画符的黄纸和朱砂,可都不便宜啊!那符纸是特质的吧?没钱的话,连着一张符都画不了,还谈什么道术?”

    “你说的有道理。”麻星曜认真的想了想,自己是出身大家族,自然不会考虑金钱等事,而且自己善于经营,这些年名下的那些产业,算得上的日进斗金了,可是不是所有人都是有钱的,现在这个世道想要修炼玄门道术,确实都是用钱堆出来的。

    “我奶奶让我练习上古禁术,可没有少花钱。”澹台明月说道。

    “看得出来!”麻星曜看了她一眼,从他见她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她绝对不是没见过钱的人——真没过钱的人,上千万的镯子,她敢随便戴在手上就跑?

    “停停停,停车!”澹台明月突然叫道。

    “啊?怎么了?”麻星曜踩住刹车,说道,“这个地方不能够停车的。”

    “你开慢点,我跳下去。”澹台明月说道,“然后你从前面绕个弯过来,我在爬上来。”

    说话之间,麻星曜已经踩住刹车,澹台明月跳下车,冲着他吐吐舌头,扮了一个鬼脸,然后轻快的向着旁边的药店跑去。

    “这丫头……”麻星曜笑着摇摇头,突然感觉蛮温馨的,澹台明月还是很关心他的——照着她说的,他开车从前面绕过一个弯,然后开过来放慢速度,等她。

    不过片刻,澹台明月已经从药店跑了出来,爬上车,把一堆乱七八糟的药递给他道:“吃的,抹的,敷的——都在这里了。”

    “事实上不是很痛的,根本不用敷药的。”麻星曜想想就尴尬,脸一下子又红了,“你怎么跟人家说的?”

    “麻叔,你这么一把年纪了,居然还害羞?”澹台明月感觉好笑,伸手就忍不住捏他的脸,笑道,“你白活了二十八岁啊!”

    “有些人就算活到八十二岁,也未必就被漂亮的女孩子脱了裤子打过屁股,我……你到底怎么和人家说的?”麻星曜轻轻的拍开她的手,说道,“我开车,你别闹!”

    “我和人家药店卖药的小姑娘说,我把我男朋友脱了裤子打了一顿,我下手重了一点,把我男朋友打伤了。”澹台明月乐呵呵的笑着,果然,麻星曜的脸又红了一点——也不知道是他皮肤白皙的缘故,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澹台明月发现,他这么一个大男人,事实上很容易害羞。

    她却忽视了,自己说这么一句话的时候,脸上也是火辣辣的,如果对着镜子照照,势必也是红通通的一片,和猴子屁股没什么差别了。

    “人家小姑娘羡慕的不得了,准备今晚也找她男朋友试试。”澹台明月继续说道。

    “你就胡扯吧!”麻星曜表示很无奈。

    “真的,我还告诉他,先把伤药准备好。”澹台明月笑道。

    麻星曜愣了愣,看着澹台明月的模样不像是撒谎,试探性的问道:“你不会真的说吧?”

    “你说呢……”澹台明月故意把尾音拖得老长老长的。

    “砰”的一声响,麻星曜紧急刹车,但是,还是来不及,车子瞬间就和前面的车子亲密的接触了一下子,澹台明月愣然的看着他。

    “美色误我!”麻星曜咬牙,低声说道,“明月,你坐我身边,早晚要出事。”

    “这已经出事了,你就准备赔偿吧。”澹台明月没好气的说道,麻星曜一边和她闲聊,一边开车,速度也不快,跟在前面的车子后面,但不知道刚才为什么,前面的车子突然就踩下了刹车,再然后,麻星曜就这么砰的一声,撞了上去。

    “喂……大美人啊!”澹台明月突然推了麻星曜一眼,说道,“快看,真巧,还是我们的熟人……”

    “海棠?”

    这个时候,前面那辆车的车主已经下车,只一看之下,麻星曜也愣住了,这人居然是聚德轩的海棠——每次聚德轩的拍卖会,都是海棠主持,麻星曜自然也是认的她的。

    ————————————

    昨晚原本要2更,结果晚上8点多钟,晚晴站在阳台上和朋友打电话,就感觉房子一阵子摇晃,那时候晚晴还没有意识到是地震,挂了朋友的电话,准备问问是怎么回事,然后听说是地震了。

    不过那个时候,依然没感觉害怕,我们这地方似乎还没有地震过,想要给朋友打个电话过去说一声,却悲剧的发现,手机打不出电话了,以为手机没钱了,拿座机打,依然打不出去,接着发现,不光晚晴一个人,是附近所有人都没法子打电话了,但手机显示偏偏又有信号。

    于是,惶恐了……

    虽然十几分钟后,就一切恢复正常了,但晚晴也没心情写了,大哭!

    所以,今天2更补上,求推荐票,收藏,打赏安慰一下子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