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麻正曜摇了摇头:“幸亏这个车椅够软的……否者,我真敢坐下去。”冰云明月而已笑着,麻正曜边缓缓地司机开车,边地说:“你下一次能不能够打轻抬?切记被打破?”冰云明月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但也不明白说什么才好,半晌才道:“以后我都不打你了。”“为什么?”麻澹台明月只是笑着,麻星曜一边缓缓开车,一边说道:“你下次能不能打轻点?不要打破?”。...

    麻星曜苦笑:“幸好这个车椅够软的……否则,我真不敢坐下来。”

    澹台明月只是笑着,麻星曜一边缓缓开车,一边说道:“你下次能不能打轻点?不要打破?”

    澹台明月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但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半晌才道:“以后我都不打你了。”

    “为什么?”麻星曜愣然,“你不喜欢我了?”

    “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澹台明月靠在椅子上,看着车窗外,低声说道,“我太武断了,你去过万月华那里,我就判定是你杀了人……但事实上可能想要杀她的人不止你吧?”

    “我一直都弄不明白,你怎么就知道我去过万月华哪里?”麻星曜不解的问道,“我以前为着某些事情,也会乔装改扮,但是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就算有人发现,也不会像你那样,直接指明我的身份,完全确认。”

    “你身上有一种很特殊的体味,很香。”澹台明月淡淡的说道,“和你平时使用的香水混合在一起,这种味道很好辨认,而我鼻子比普通人灵敏一点,你既然近距离的靠近过我,我自己已经闻到,当然很好辨认。”

    “你狗鼻子啊?”麻星曜愣了老半天,这个问题他琢磨了好几天也没有琢磨得透,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原来——自己什么破绽也没有落下,只是某人的鼻子比普通人灵敏,狗鼻子都赶不上她啊。

    “你怎么说话了。”澹台明月差点就一脚踹过去,骂道,“我是狗,你是什么?狗奴?”

    “不不不……我说错了!”麻星曜忙着摇头,连连道歉,他刚刚挨了一顿藤鞭,若是惹闹了她,说不准等下她再次把自己打上一顿。

    “我去万月华那里,只是想要了解你的过去。”麻星曜笑笑,“我不得不说,鬼婆是真的很聪明,用这么一个极品女人做遮掩,否则,你不可能藏这么久,你都不知道的有多少人在找你。”

    “找我做什么?”澹台明月问道。

    “当年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显赫多年的澹台家族就四分五裂,死的死,伤的伤,失踪的失踪……你是澹台家族的嫡系,你身上肯定关系着无数的秘密,不管是我这样注定为奴的奴仆,还是你的仇家,还有那些贪图你家庞大的生意的人,都在找鬼婆。”麻星曜说道。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澹台明月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比你大十岁,一个十岁的孩子,你指望我能够知道什么?”麻星曜轻轻的摇头,但他知道导致澹台家族变故的,一定有什么不可抗拒的因素,否则,不会弄成这等局势。

    “如此说来,杀万月华的人岂不是很是复杂?”澹台明月皱眉,虽然她不喜欢万月华,甚至很是厌恶,但是这一家子的死,她绝对有着不容推卸的责任。

    “是的!”麻星曜点点头,“想要查出来,并非什么难事,凡是做这等事情的人,不过就是为了招惹你罢了,你不去找他,他早晚也会找你。”

    “嗯……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希望我过去看了,但我还是想要过去看看。”澹台明月说道,

    麻星曜不再说话,车子径自开进小区,澹台明月下车,依然是走楼梯——站在万月华家的门口,伸手推了推,门锁着……

    “门锁着,进不去?”麻星曜站在她身边,问道,“要不要打开?”

    “我闻到了好重的铜锈味道。”澹台明月说道,“在我刚才离开之后,还有人来过……”

    “铜锈?”麻星曜皱眉,这能够说明什么?

    “这是青铜。”澹台明月心中已经勾勒出来人的模样,那个矮矮瘦瘦的老头,五十来岁……这味道她很熟悉,在夫子庙的时候,她蹲在地摊上和他讨价还价半天,不过几天时间而已。

    “你有法子打开吗?”澹台明月看着门锁,问道。

    “我试试!”麻星曜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摸出一把钥匙,捣鼓了一阵子,澹台明月就听得啪嗒一声响,门锁就这么打开了。

    麻星曜推开门,澹台明月跟在他后面走了进去,地上已经有了一层灰烬,但整个房间里面,却是桌翻椅倒,一片杂乱。

    “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打斗。”麻星曜只是看了一眼,就立刻判定出来,皱眉道,“那些警察都吃干饭了?万月华一家不可能和匪徒发生打斗的。”

    “为什么?”澹台明月皱眉,“谁拿着刀要杀你,你不反抗难道就让他杀?”

    “我比你先知道万月华一家的死!”麻星曜苦笑,不知道告诉她,她会不会再次想要揍他?“他们一家三口,全部被人一刀毙命,这人肯定是职业杀手,对于像万月华这样的普通人来说,不会让他们有反抗的余地。”

    澹台明月的目光落在一侧的墙壁上,老半天才低声说道:“这人是个变态啊!”

    “怎么了?”麻星曜不解的问道。

    “这不是刀——你看这个痕迹!”澹台明月一边说着,一边在墙壁上比划了一下子,原本装修过的壁纸上面,留下一道细长的痕迹,应该是刀斧划过的痕迹,“这是剑,不是刀。”

    “你不说我还真没有注意到,这确实是剑!”麻星曜也是愣然,这年头想要杀人,最好的莫过于带一支枪,好吧,简单点的凶器——刀,什么地方都能够买到,居然还有人弄把剑?他以为这是春秋战国还是什么年代,配把剑在身上,还可以冒充士大夫?

    “而且这还是一把青铜剑,所以,你说这人得有多变态啊?”澹台明月没好气的说道,“杀人带一把青铜剑,他是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是凶手?”

    “哈哈……”说到这个,麻星曜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就是这个味道。”澹台明月在房中转悠了一圈,在对面——原本属于她的房间里面,她也闻到了这种怪异的味道,只是气味很淡,而且她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所以,她不敢肯定到底是什么东西。

    “什么味道?”麻星曜问道,心中却是满腹狐疑,这个年代还喜欢用青铜剑的,只有一种人……

    (新书上传,求推荐票,打赏,收藏支持,谢谢,今晚还有一章,大概10点左右更新,敬请关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