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事实上何雪玲还啊冤了澹台明月,万月华一家子的死,她真的很愤怒的,虽然这事情和何雪玲也没关系,和甄一鸣也也没干系,她自然而然会说什么。至于董义衡被杀,她倒还啊有些出乎意料,毕竟,她先想起的是,那块翡翠太不值钱了,造成的结果是有人谋财害命。毕至于董义衡被杀,她倒还真是有些意外,当然,她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块翡翠太值钱了,导致的结果就是有人谋财害命。。...

    事实上何雪玲还真是冤枉了澹台明月,万月华一家子的死,她真的很愤怒,但是这事情和何雪玲没有关系,和甄一鸣也没有干系,她自然不会说什么。

    至于董义衡被杀,她倒还真是有些意外,当然,她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块翡翠太值钱了,导致的结果就是有人谋财害命。

    毕竟,董义衡既然是金陵珠宝公司的副总,证明也不是真正的老板,上面还有一层老板,面对这样的翡翠,难免有些动心,所以,她也私下猜测,会不会是董义衡做了手脚,假死一把,然后卷着翡翠走人。

    “你就不能够关心一下子,那位董义衡是怎么死的?”何雪玲强行压下心中的不满,说道。

    “呃……”澹台明月很明显的呆了几秒钟,这才问道,“警察阿姨啊,那不是你应该关心的问题嘛?我作为苦主,自然这关心我的翡翠……”看着何雪玲越发难看的脸色,她不仅苦笑道,“好吧好吧,你不用生这么大的气,我勉为其难的问一下,董义衡是怎么死的?”

    “被火烧死的!”何雪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满,说道,“在你心中,难道有四个人死了,你就一点也不关心?何况这四人,多少都和你有些关系。”

    “万月华一家死亡,我确实很愤怒,但伤心却是没有的。”澹台明月摇头道,“我对她没感情,自然也没有伤心的说法,我只是气愤,什么人这么缺德,挑在这个骨节眼上杀人,害的我弄得不明不白的。”

    对于她这个解释,何雪玲看了看甄一鸣,忍不住摇头,而麻星曜却忍不住想要笑,她确实很愤怒的,以为是他杀的人,所以狠狠的打了他一顿。

    他确实很想杀掉万月华一家,但他骨子里面真的不是喜欢血腥的人,所以,最后还是放弃了。

    至于董义衡,他也很是奇怪,什么人杀了他?也许,为了那块翡翠?想想那块翡翠的价值,确实值得很多人铤而走险。

    “董先生的死,我感觉很抱歉,也许真是我害死了他,想来——是有人谋财害命吧?”澹台明月说道,但话刚刚出口,她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被火烧死的?现在的建筑设施,除非是别有用心的人故意纵火,否则,闹出火灾的可能性不是很大,而一旦着火,想来也有报道,可她这几天,愣是没有看到金陵城中有大火灾的新闻。

    “你倒实际!”何雪玲冷笑道,“我们也是这么想,所以想要问问你,知道那块翡翠的,还有什么人?”

    “那块翡翠是在石头记赌石无意中赌出来的。”麻星曜皱眉,扶着沙发的扶手,他一直都没有坐下,站在澹台明月的身后,说道,“当时有很多人围观,我们也并不认识,如果两位想要知道,最好去石头记跑一趟。”

    话虽然如此说法,但想来石头记的石老板,对于那天在场的人,也未必都认识的全。

    “我是问,你们的委托加工协议,有多少人知道?”甄一鸣摸摸脑袋,看了看何雪玲,轻轻的叹气,这个警花除了绷着脸,走关系户进了警局,可正经事情,真不在行——让他很是恼火,偏偏她才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自己只是协助。

    如果何雪玲有些脑子,都应该知道,今天这样的局势,真不应该激怒澹台明月,他就弄不明白了,这女孩子也没有招惹她,她为什么就看人家不顺眼啊?

    “你刚才说,董先生是被火烧死的?”澹台明月想起那天石头里面的火焰味道,终于忍不住问道。

    “是的!”何雪玲点头道。

    “最近没听的说哪里有什么火灾啊?”澹台明月故意问道。

    “他的死有些特别。”何雪玲一边说着,一边比划了一下子,甄一鸣见状,忙着说道:“澹台小姐,对于董义衡的死因,对不起,在没有破案之前,我们警方有必要保密。”

    “嗯!”澹台明月点点头,说道,“我能够理解的,只是刚才这位警察阿姨让我问的,所以我就问了。”

    被甄一鸣一说,何雪玲才回过神来,今天事实上自己已经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题,问题就是,她实在看不下澹台明月那种淡然无辜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凭着女性的直觉,她总是感觉,这两期案子,绝对和这个女孩子有些关联,但是,她自己也很理智的判断出来,澹台明月不可能会杀人——一来她没有必要,不存在作案动机,二来她这么一个纤弱的女孩子,想要杀人也不可能。

    而且她看到澹台明月,就对澹台明月很是讨厌,这种厌恶,感觉是与生俱就,完全没有理由。

    “好吧,既然你们要保密,该问的也都问完了,两位可以离开了吧?”麻星曜说道。

    甄一鸣站了起来,看着何雪玲,虽然何雪玲还是有些不甘心,但还是站了起来,告辞离去,只是走的时候,居然告诫澹台明月不可以离开金陵,警方随时都要找她询问。

    这句话终于再次把麻星曜激怒,问道:“时间是多久?”

    “直到这个案子破案为止。”何雪玲抬高下巴,大声说道。

    “如果你们永远都破不了案子呢?”澹台明月皱眉,说道,“因为这个原因,我就要一直呆在金陵,警察阿姨,你不感觉很搞笑?”

    “我们会尽快破案!”甄一鸣也感觉很是头大,何雪玲这个脾气,这个说话方式,真不合适做个警察,她以为警察就可以随便乱来啊?“澹台小姐,麻先生,请相信我们警方,我们会尽快破案的。”

    “我也希望你们尽快破案,给我找回我的翡翠。”澹台明月讽刺的笑了一下子,这个案子,只怕是破不了了,“三天,我只会呆在金陵城三天,配合你们调查,如果三天过后,你们还没有破案,那么就别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何雪玲想要说话,甄一鸣忙着抢先说道:“好的,我们尽力。”说着,他也不敢何雪玲,抬脚就向着外面走去。

    等着离开明月阁,看着何雪玲还冷着一张脸,甄一鸣淡淡的说道:“何警官,你就算想要过一把当官的瘾,但也请适可而止,不是板着一张脸,问一些啰嗦问题,人家就会怕你的!”

    (新书上传,求收藏,打赏,票票支持,谢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