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何雪玲冷冷的看了她几眼,这才地说:“你也不是也用剪刀戳伤了他?”“警察阿姨,的话有人想非礼你,么你不愿意脱光衣服了让他非礼?”澹台明月怒道,这真是是一句废话,她感觉,这个何雪玲肯定是实习警察,基本上的常识性问题都不懂。“你……你怎么说话的呢?”何“你……你怎么说话呢?”何雪玲气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谁干这么对她说话过。。...

    何雪玲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这才说道:“你不是也用剪刀戳伤了他?”

    “警察阿姨,如果有人想要非礼你,难道你愿意脱光了让他非礼?”澹台明月怒道,这简直就是一句废话,她感觉,这个何雪玲一定是实习警察,基本的常识性问题都不懂。

    “你……你怎么说话呢?”何雪玲气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谁干这么对她说话过。

    “我说的是华夏语,难道你听不懂?”澹台明月很是恼火,这个警察到底是来查案子的,还是来找茬的?

    “好好好!”何雪玲气的指着澹台明月说道,“我需要你跟我去局里,配合调查。”

    言下之意,自然是准备先拘留澹台明月了,澹台明月的手指动了动,麻星曜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忙着走下楼梯,摁住她的手,然后转身对何雪玲道:“警察阿姨,没有确切证据,你凭什么带走明月?配合调查,也要看我高兴与否,你真以为这明月阁,是谁想来就来的地方?”

    “你是谁?”甄一鸣皱眉问道,虽然他也知道风羽夕的背景不简单,因此不敢冒然行事,只是过来询问一下子,这个案子,想要查清楚并非易事,但既然出了人命案子,总是要查的。

    “我姓麻,麻烦的麻!”麻星曜淡淡的说道,“另外,明月不会在这里呆多久,过几天我要带她去魔都玩,有可能还会去夏威夷度个假,所以,你今天有什么话,最好赶紧问,下次——我会让律师和你说。”

    何雪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些有钱人那是真的很麻烦——虽然她目前还不知道这个姓麻的人,到底是谁。

    “前天晚上,你在那里?”何雪玲问道。

    “这里!”澹台明月说道,“明月阁,他作证!”说着她指了一下子麻星曜,想来,这个警察阿姨是不会相信的。

    果然,何雪玲很是狐疑,但是想要问,却不知道这话从何说起,人家有不在场的证据啊,再说了,她私下里也不相信,澹台明月这么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会是杀人凶手,只是希望能够从她这里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从那天离开后,直到今天,我才去过一次,事实上,小区应该是有监控录像的,可以作证。”澹台明月再次说道。

    甄一鸣皱眉:“我们看过监控录像,澹台明月小姐,我们也不是怀疑你,只是职责所在,还请你谅解——我们只是想要问问你,万月华一家可有仇人?”

    对于这个问题,澹台明月还真是认真的想了想,毕竟,如果杀死万月华一家的,不是麻星曜,那么这个里面就有很大的问题了,她也很想知道凶手是谁。

    “她那个性子,最多就是惹人讨厌,要说杀人……还真够不上……”澹台明月说道,有几次她想要说华青岚的事情,但终于还是忍住了,这个女人她想要自己对付,而不想假手别人。

    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个女人的目标也是她,想来也不至于无聊的买凶杀人,去杀几个无关紧要的人,招惹一堆的麻烦。

    “那你再想想,他们家最近可有什么特殊人来往过?”甄一鸣再次问道。

    “我奶奶过世后,我在学校住过一段日子。”澹台明月想了想,这才说道,“然后我十八岁生日那天,由于奶奶遗言,让我把房子过户给万月华,所以我回去了!这事情有律师等人可以作证的,然后她儿子想要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我用剪刀捅了他,就这样……当时我也很害怕,真的!”

    在澹台明月说害怕的时候,甄一鸣和何雪玲虽然没有从她脸上看出来一丝一毫的害怕,但是,两人对视了一眼,还是说道:“对于澹台小姐的遭遇,我们表示同情。所以,我们也不是来问你伤了朱立的事情,而是询问一下子,后来怎么了?”

    “后来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离开后,表哥就找到了我。”澹台明月说道,“我表哥是风羽夕,这个你们可以打电话询问一下子,就可以证明我说的是否是真话。”

    “风先生是你表哥?”何雪玲皱眉,她这边的资料却是显示,风羽夕想要尝尝清纯美味的中学生,所以,包养了无父无母的澹台明月。

    “是的,明月是澹台家的大小姐,当年由于叔父母车祸亡故,家族中的一些叔伯侄子对她都是不满,所以,她祖母才带着她离开的。”麻星曜说道,“我和明月家也有些瓜葛,所以过来照顾一下子明月!”

    麻星曜笑的时候,真的很俊美,很是温雅,带着一种那种大家族出身特有的高高在上的矜持和贵气。

    所以,何雪玲和甄一鸣都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就相互的看着,用眼神交换一些信息。

    过了大约三十秒,何雪玲才开口道:“澹台明月小姐,你看看,这份委托加工协议,是你委托董义衡加工的?”

    澹台明月从她手中接过那几张复印件,看了一眼就确定,这确实是麻星曜拟写的委托加工协议,当时还通过聚德轩珠宝鉴定师鉴定过那块翡翠的价值,聚德轩的珠宝鉴定师说,翡翠原石价值一亿欧元,加工雕刻出来,将是无价之宝,价值没法估计。

    “这东西你怎么会有?”澹台明月问道。

    “我调出来的复印件!”何雪玲依然冷着一张脸,说道,“这块翡翠失窃了!”

    “你说什么?”麻星曜顿时就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块翡翠失窃了?

    “是的,董义衡被杀,这块翡翠不见了。”何雪玲冷冷的说道,“我们很不想怀疑澹台明月小姐,但是,这两起凶杀案,本来是风马牛各不相关,偏偏中间有一个关键点,就是都和你有些关联。”

    “哦……”澹台明月不置可否的答应了一声,然后似乎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看起来还真是的,我的翡翠就这么失窃了?警察阿姨,能够找回来嘛?”

    何雪玲对她的态度,真的很恼火——哪怕她就是假装一下子惊讶恐惧,也让她心里好过点。

    ————————————

    晚上10点左右还有一章,求票,求赏,求收藏支持,谢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