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麻正曜感觉全身都是热烘烘的,鼻子里面闻着冰云明月身上的香气,心中不喜欢的不得了,世界都变的这么美好的了……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混蛋的门冷再度响了出来,冰云明月僵了僵,很好看的新月眉轻轻皱了一下子。“别理睬他,的吧是人家摁错了!”麻正曜地说,“我们“别理会他,想来是人家摁错了!”麻星曜说道,“我们继续。”。...

    麻星曜感觉全身都是热烘烘的,鼻子里面闻着澹台明月身上的香气,心中喜欢的不得了,世界都变得这么美好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该死的门冷再次响了起来,澹台明月僵了僵,好看的新月眉微微皱了一下子。

    “别理会他,想来是人家摁错了!”麻星曜说道,“我们继续。”

    “继续做什么,打你?”澹台明月松开他,起身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子衣服,摸摸脸,滚烫的一片,想来是通红的。

    “嗯……”麻星曜的脸也是红的,但还是笑道,“明月,我好喜欢!”

    “嘿……”澹台明月笑笑,想着他粉嫩的肌肤上一道道的红紫伤痕,突然也有些渴望再把他打上一顿了,但是,外面的门铃被人摁的一直响——这人实在不知趣的很。

    “该死的风羽夕。”麻星曜在心中暗骂不已,不开门就是意味着,人不在家,难道就不会改日再来?

    这地方是风羽夕给澹台明月准备的房子,前天麻星曜已经利用强势的手段,把这地方从风羽夕手中买了下来,但是,他就知道风羽夕一定还会缠着他的小明月的,那人就不是一个好人。

    “我再次慎重问你一边,人真不是你杀的?”澹台明月整理了一下子衣服和长发,问道。

    “小明月,我保证——人不是我杀的。”麻星曜说道。

    “你去过万月华家。”澹台明月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整理了衣服,向楼下走去,下楼之后,她还是先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看着红扑扑的脸因为冷水的缘故,略显正常,这才走去开门,这个地方是属于高档小区,如果门口小区保安没有打电话进来,就意味着——摁门铃的应该是熟人。

    所以,她和麻星曜心中的想法一样,这人就是风羽夕。

    门铃依然在响,持之以恒,似乎完全可以确定澹台明月在家一样。

    “很会吵的,你不是有钥匙?”澹台明月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门。

    但是门开处,她却是愣了一下子,门口站着两个完全陌生的男女,并不是风羽夕——

    “两位是不是摁错门铃了?”澹台明月看着站在门口的一对男女,皱眉问道,这两人年龄都不大,女的二十五六,冷着一张脸,似乎谁欠着她几百万不还的样子,男子相貌普通,年龄和女子相仿,穿着也都很是普通。

    “没有!”女的冷冷的开口道,“我们是警察!”

    “原来是警察阿姨啊!贵姓?”澹台明月没有让开路,请他们进来的打算,就这么挡在门口问道,心中却是明白他们的来意。

    万月华一家子就这么被人杀了,他们要是不找她,才叫是奇怪呢。

    女的摸出一个证件,在她面前晃了一下子,澹台明月皱眉道:“阿姨让我看看清楚,这年头坏人多,我要看清楚。”

    那女的似乎各种不耐烦,当即又把证件掏出来,打开,递到她面前说道:“看清楚了!”口中说着,心中却是对她极端的鄙视,原本听的说她一个中学生,近期被人包养了,她还真有些不相信,一个脸上长了一块胎记的女孩子,怎么就会被人看上了?除非这人太过重口味了。

    但是,就在澹台明月刚才开门的瞬间,何雪玲是有些失神的,这女孩子真漂亮……那白嫩的肌肤,似乎是蒙着一层淡淡的光泽,她脸上的那块胎记,不但没有破坏她的美感,反而让她更多了几分妩媚的风情。

    还有那袅娜的身材,完美的比例,精致无暇的线条……

    澹台明月认真的看了看她的证件,然后不说话,只是看着那个男的。

    “我叫甄一鸣。”那个警察笑笑,不想何雪玲那么冷漠,摸出证件来,直接递到她手中。

    “两位警察,进来吧!”澹台明月直到这个时候,才退后了一步,让两人进来。

    “有个案子,需要澹台小姐协助调查。”何雪玲走了进去,也不客气,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说道。

    “哦……协助警察办案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澹台明月认真的说道,这是政治课上的内容,她老感觉这么一句话比较搞笑,所以,这个时候她说出来的时候,虽然语气一本正经,但连着她自己都感觉,似乎有那么一点调侃的味道在内。

    而这个时候,麻星曜也整理好衣服,从楼上下来,闻言也不禁笑了一下子。

    何雪玲的目光落在麻星曜身上,顿时,目光就有些不一样了,澹台明月偏了一下子脑袋,看了看麻星曜,这人真是祸害,连着冰山般的警察都对他有兴趣。

    “这位就是风羽夕先生?”何雪玲问道。

    “不是!”麻星曜摇头道,“如果你要找风羽夕,可真是走错地方了。”他这么一句话,说的非常不客气,自己的好事就让这两个不知趣的警察给破坏掉了,这时候他心中正憋着一股怒火。

    何雪玲收回目光,问道:“澹台明月?”

    “你有什么话赶紧说!”澹台明月也有些不耐烦,这个女警看向麻星曜的目光,让她很是不舒服。

    “万月华一家三口都死了,你知道吗?”何雪玲问道。

    “今天刚刚听的人说起过。”澹台明月说道,说话的同时,她也忍不住抬头看了看麻星曜,而麻星曜冲着她笑笑,原来她生气的缘故,是因为那一家子脑残死掉了?事实上也就是三个无关紧要的人,谁这么无聊啊?

    “澹台明月,请你端正态度!”何雪玲怒道,“你这是什么说法?”

    “我今天去老家拿东西,听得隔壁王大妈说起过,我这个说法难道错了?”澹台明月脸色很不好看,问道,“倒是请你告诉我,什么样才算端正态度?”

    “她是你姑妈,她一家子死了,你居然不伤心?”一直没有说话的男警察甄一鸣皱眉说道。

    “难道你要我假装一下子伤心给你看?”澹台明月说道,“既然你们已经调查过,那么想来也知道这些年她是如何对待我和奶奶的,这尚且不论,前几天她纵容儿子朱立意图非礼我,这样的人,我还需要伤心?”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