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王大妈叹了口气,轻声地说:“听的说是被人杀掉的,前段时间那些便衣警察,都在小区里面徘回呢,前天除了一个女人,长得很很好看,跑来找我问你,一次出手很又大方,直接给了我二张红票子。”“打探我做什么?”冰云明月本能的就想起华青岚,立即问着。“我也不明白,我看“打听我做什么?”澹台明月本能的就想到华青岚,当即问道。。...

    王大妈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听的说是被人杀死的,最近那些便衣警察,都在小区里面徘回呢,昨天还有一个女人,长得很好看,跑来找我问你,出手很大方,直接给了我二张红票子。”

    “打听我做什么?”澹台明月本能的就想到华青岚,当即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看那女人也不像是坏人,不过我也没说你什么,只说你搬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王大妈有些憨厚的笑着。

    “没事的,大妈!”澹台明月笑笑,说道,“既然这样,我走了。”

    “好的!”王大妈说道,“这两天你小心点,别到外面闲逛,天知道那天杀的杀人犯会不会再次出现。”

    “嗯,大妈,知道了!”澹台明月答应着,当即背着书包,向回走去,这个小区和金陵中学也没多少路,所以,她每次都是步行,但是,这个小区的方向和明月阁,却是正好相反,要走回去,却是有些路。

    刚刚没走多久,澹台明月就发现,一辆看着很不起眼的桑塔纳跟了上来,速度不快,就这么跟在她后面。

    “明月——明月——”正在澹台明月思量着要不要甩掉那车,或者把那车带去一个偏僻角落,解决掉麻烦的时候,一辆拉风至极的跑车,在她身边放慢了速度。

    “这车好漂亮!”澹台明月只看了一眼,顿时就被那辆车迷住了,银蓝色的颜色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泽,等等,这是什么车?这个车标,她以前从来没见过。

    金陵是相当发达的城市了,平时宝马,奔驰,保时捷,法拉利都看得多了,但这种车,她还真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上车上车,这地方不能够停车!”麻星曜笑道,“上车再说话。”

    “好耶!”澹台明月麻利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柔软的真皮车椅,那种象牙白色,让她几乎都有些不忍心坐。

    “先把后面的尾巴甩掉,然后我们去吃冰激凌,再然后回家!”澹台明月从倒车镜里面,看到那辆车也一样放慢速度,麻星曜发动车子,他们再次跟了上来。

    “那是什么人?”麻星曜有些担忧的问道。

    “回去再说!”提到这个,澹台明月皱了一下子眉头,这辆车,应该就是王大妈说的那两个便衣?万月华家出了人命案子,她自然就被盯上了,想到这里,她心中就憋着一肚子的气,侧首看了看麻星曜。

    今天麻星曜不是那种流浪汉的打扮,一身得体的浅绿色真丝衬衣,映衬着他宛如是象牙一般白皙柔嫩的肌肤,骨骼均称,鼻梁高挺,一张脸的轮廓,好看的不像话。

    就连着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指,也是根根白皙修长,晶莹剔透,精致的腕骨让衬衣上面玉质黯然失色。

    “你看我做什么?”麻星曜微微转过头来,趁着红灯的时候问道。

    “你很好看!”澹台明月老老实实的说道。

    麻星曜笑了一下子,露出两排整齐白皙的牙齿,他知道自己长得很好看,这是一个以貌取人的社会,这副好看的臭皮囊还给他招惹了不少的麻烦,但是,这个时候他却有些开心了。

    “好看的让我有些舍得不惩罚你!”澹台明月别过头去,淡淡的说道。

    “惩罚?”麻星曜愣然,他做错什么了?“为什么?”

    “哼!”澹台明月哼了一声,说道,“你和风羽夕,都不是好人。”

    这次,麻星曜沉默不语,自己确实不算是好人吧?狡辩不得,但想来,今天他好像真的没有做过什么招惹她生气的事情啊?

    “明月,你看这车如何?”麻星曜忙着转变话题,赔笑说道。

    “不错,很漂亮,和你很配。”澹台明月说道。

    “明月,这车是给你买的!”麻星曜说道,“你趁着暑假,去学一个驾照,真好。”

    “不用!我学驾照做什么,我不是有你这个御用吗?”澹台明月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倒车镜,后面的那辆车,果然已经不见了,麻星曜的车技很好,加上那辆破桑塔纳也跑不过这辆崭新的跑车。

    “这车是什么牌子?”澹台明月问道,“我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个标识!”

    “玛莎拉蒂!”麻星曜忙着说道,“车标是不是很好看,像皇冠哦,比较适合你!”

    “我看着像个粪叉子!”澹台明月笑道。

    麻星曜都要哭了,有她这么打击人的嘛?找来一家哈根达斯店,冰激凌买了很多,搬上车,然后带着澹台明月一起回去。

    等着他把冰激凌放进冰箱里面收好,澹台明月示意他跟着她上楼,一直走上三楼,然后说道:“把衣服脱掉!”

    麻星曜呆呆的看着她,就没有能够回过神来,而澹台明月已经推开门,走了进去。

    虽然满腹狐疑,但想来,三楼应该是私人健身房,难道她想要健身,可她身材比例均匀,骨骼匀净,皮肤白皙柔嫩,实在没有必要健身运动了,练出一身肌肉来,反而不好看。

    但不管如何,麻星曜还是跟着她走了进去,一看之下,他顿时就傻眼了,这哪里是什么健身房,这就是审讯室……还是那种变态的审讯室。

    澹台明月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就这么看着他,再次说道:“把衣服脱掉!”

    “明月,你真要打我?”麻星曜有些结结巴巴的问道。

    “哦……”澹台明月靠在椅子上,慢慢的说道,“在打你之前,我还要先验证一个别的事情,你过来!”

    “什么?”麻星曜几乎是本能的问道,口中问着,他还是走了过去。

    “跪下!”澹台明月似乎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

    麻星曜终于确认,她不是是开玩笑,她是认真的,今天的澹台明月,和平时有些不一样,平时的澹台明月,除了长得实在太过好看,性子却是和普通少女一样,天真烂漫,甚至可以说,有些傻乎乎的,但今天,她和平时完全不同,他知道她是认真的。

    跪下?虽然明白自己只是她的奴仆,生来就是注定的,但是,长这么大,他还真的从来没有向谁下过跪,他心底的那份骄傲,让他实在有些做不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