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麻正曜速度减慢车速,轻声念叨道:“你那个手链,比这车还不值钱!”“没人会当是真的!”冰云明月笑了笑,冲着他挥挥,他车子还也没停最稳妥,她了跳下车后,笑道,“麻叔,谢谢您你送我礼物啊!”麻正曜望着冰云明月就这么提着书包,穿着那身洗的发白的校服,向着学校“若是在大荒期间,你可是天潢贵胄……”麻星曜轻轻的低语,说着,他突然想起澹台明月下车时候的称呼,不仅皱眉,这个“叔”字,开始的时候,到底是谁第一个称呼他?他什么时候就这么变成了大叔?。...

    麻星曜减慢车速,低声叨咕道:“你那个手链,比这车还值钱!”

    “没人会当是真的!”澹台明月笑笑,冲着他挥挥手,他车子还没有停稳妥,她已经跳下车,笑道,“麻叔,谢谢你送我礼物啊!”

    麻星曜看着澹台明月就这么背着书包,穿着那身洗的发白的校服,向着学校跑去,初夏早晨的太阳,金光闪烁,看着她身上似乎都涂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华。

    “若是在大荒期间,你可是天潢贵胄……”麻星曜轻轻的低语,说着,他突然想起澹台明月下车时候的称呼,不仅皱眉,这个“叔”字,开始的时候,到底是谁第一个称呼他?他什么时候就这么变成了大叔?

    都是该死的风羽夕!

    澹台明月跑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沙佳慧,忍不住笑了笑,这个好学生,难道今天也差点迟到了?

    “明月!”沙佳慧也看到了澹台明月,忙着招呼道,“你没有住学校?”

    “嗯!”澹台明月点点头,笑道,“你今天怎么也这么迟?”

    “家里有些事情,我就迟到了!”沙佳慧用力的踢了一脚地上的小石子,低声说道。

    “怎么了?”澹台明月眼见今天沙佳慧似乎也平时有些不一样,不禁诧异的问道。

    “我父母要离婚。”沙佳慧低声叹气道,“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只是瞒着我——说是等我高考过后,就正式办理手续。”

    “为什么啊?”澹台明月愣然,她和沙佳慧同桌,一直感觉,她有一个普通而幸福的家庭,家境殷实,父母关系很好,就这么一个孩子,父母对她很是宠爱,她也是好孩子,自己本身聪慧,加上努力。

    “我也不知道,反正,吵的挺凶的!”沙佳慧苦涩的笑笑,原来父慈母爱,一切都是假象,而容忍多日,就是希望不要影响她考试,却偏生,就在她考试的前一天,她知道了……

    “先考试吧!”澹台明月叹气道,“如果当真挽不回,就让他们离吧!”

    “嗯!”沙佳慧点点头,两人一起走进学校。

    最后一天的复习,大家也有些心不在焉,再接着,就是紧张的三天考试——这三天期间,似乎一切都为学生让道,每一天学校门口都是人山人海,家长把学校围得水泄不通的。很多家长甚至请假在家,陪孩子度过最后的高考。

    澹台明月每次离开学校的时候,都有些感慨,有父母就是好。

    如果奶奶活着……如果奶奶活着,她也绝对不会前来学校陪她考试的,她很小的时候奶奶就说过,学习学习,而是学知识,不是为了考试。

    在奶奶的心中,也许,一切的考试都是浮云,甚至,很小的时候,她就从来不问自己的考分?

    最后一场考试,终于在炙热的下午敲响了下课铃,所有的学生纷纷交了考卷,然后就是开始激烈的讨论考题,再然后,终于有人开始欢呼,拥抱,教室里面乱成一团。澹台明月默默的收拾书包,准备离开。

    今天,她想要去万月华哪里看看,上次有些烦恼事情,导致她把奶奶的一个旧箱子往在了家里。

    虽然不是什么值钱之物,也不算不上重要的东西,但是,她还是想要去拿回来。

    出了学校门,穿过那些拥挤的家长的包围,依然是那条脏兮兮的胡同,过去,就是她原本居住的小区,当年奶奶在这里买房子的时候,这个小区刚刚建成不久,如今,十七年过去,无是非人,原本崭新的小区,也变得开始陈旧起来了……

    走到原本属于自己的单元楼,澹台明月顺着楼梯走了上去,这房子刚修建的时候,是没有电梯的,后来安装了电梯,但是,她还是习惯性的爬楼梯。

    把钥匙插进锁孔的时候,她心中有些奇怪,以万月华的性子,这房子既然已经属于她所有,为什么她竟然没有换掉门锁?还任由她可以进出?

    果然,门锁发出啪嗒一声轻响,她轻轻一推,门已经打开了。

    走进门的瞬间,她愣了一下子,一股熟悉的香味,在空气中淡淡的弥散着,虽然已经很淡很淡,但却可以证明,那个人来过……

    不对,这房间里面还有一种味道?澹台明月微微皱眉,这味道——为什么她感觉这般熟悉?

    “他一直跟踪我,来就来呗!”澹台明月在心中念叨了一句,从床底下摸出那只旧箱子,抹去上面的灰尘,打开,里面是一件旧衣服,一把小小的旧匕首。

    “还好,还在,我真是太糊涂了!”澹台明月轻声自语,把东西放在书包里面,拉好拉链,依然背在身上,转身出门,却发现地板上几滴暗红色的血液。

    澹台明月微微皱眉,这血液是哪天她用剪刀扎了朱立几刀留下来的,这几天过去了,万月华居然都没有收拾?

    关了门出来,对面万月华的门死死的关着,她自然不会自讨没趣的去敲门,当即转身下楼,刚刚走到楼下,就看到原本住在她家楼下的王大妈,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见到她,就一个把她拉扯住,问道:“明月,你怎么来了?我听的说你搬走了?”

    “还有一些奶奶的遗物留在这里,我回来取一下子。”澹台明月说道,上次她是让万月华气糊涂了,把这个小箱子给忘掉了,因为不是什么重要东西,所以,她也没在意,等着今天考完试,才回来取。

    “你拿了赶紧走,这地方不吉利得很。”王大妈忙着说道。

    “怎么了?”澹台明月好奇的问道,“我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有什么不吉利了?”

    “哎……”王大妈把她拉到一边的角落里面,低声说道,“不要提了,那朱家也不知道造的什么孽,大概是那个女人太过贪婪了,老天爷都不愿意放过她,你说这好好的一家子,都死了。”

    “你说什么?”澹台明月大惊,万月华一家子都死了?这怎么可能?

    万月华这女人确实不怎么样,尤其是最后收了华青岚的钱,想要让朱立亵渎她,导致澹台明月对她厌恶得很,但怎么就说死就死了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