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麻正曜笑道:“要啊胭脂枯涸了,你闻见的也也不是香味了,那老头古里古怪的,也不明白哪里弄来这些怪东西。”“胭脂干了是什么味道?”冰云明月很好奇的问着,“你闻过?”“也不是,的话胭脂枯涸了,势必会和铜臭厮混在一起,你现在的闻见的是一些腐坏的铜臭和一些“胭脂干了是什么味道?”澹台明月好奇的问道,“你闻过?”。...

    麻星曜笑道:“要真是胭脂干涸了,你闻到的也不是香味了,那老头古古怪怪的,也不知道哪里弄来这些怪东西。”

    “胭脂干了是什么味道?”澹台明月好奇的问道,“你闻过?”

    “不是,如果胭脂干涸了,势必和铜臭混迹在一起,你现在闻到的就是一些腐烂的铜臭和一些过期香料腐烂的味道,不是这等味道,这味道明显很好闻,倒像是什么木料的味道,我把它拆开看看吧!”麻星曜口中说着,手中的小刀略略用力,只听得啪嗒一声轻响,那个小青铜盒子就破开了。

    原本这青铜盒子已经腐朽不堪,在被澹台明月刚才折腾了一起,哪里还经得起这等大力?盒子打开,里面却是一块几乎和盒子差不多大小的黑色东西,香味就更加浓郁了,有些像是兰花的香味,但仔细的闻闻,又不太像,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的药味。

    “这是什么东西?”澹台明月便想要动手去摸。

    “别,小心有毒!”麻星曜忙着说道,“天知道这是什么,一些怪香怪味的东西,未必就的好东西。”

    澹台明月却是不以为然,如果这东西真有毒,也应该是散发出来的气味有毒,不会是东西的本身存在杀伤力。

    而她和麻星曜,这个时候都已经吸入了气味,并无什么不适的反应,想来是没什么大碍。

    “你别乱动,我找找!”麻星曜说着,就再次跑去厨房,很快就拿着一只玻璃的储物瓶子过来,把残碎的青铜碎片和那个黑漆漆的东西,全部放进瓶子里面,在把盖子盖上,这才送了一口气,说道,“那老头不是什么好人,天知道会不会是迷香之流的东西。”

    “我晕了!”澹台明月笑道,说着,她作势往沙发上倒去。

    “明月……”麻星曜见状,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小心无大错的。”

    澹台明月笑笑,爬起来又去看那佛像,叹道:“那老头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哭啊?”

    “得了,那老头也不是什么好人。”麻星曜说道,“天色不早,你还不睡觉,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后天就要考试了。”

    “呃……”澹台明月愣然抬头,看了麻星曜片刻,这家伙居然管她的私事?“麻叔,你是要做我奴仆,还是要做是干爹啊?”

    麻星曜呆了一下子,感觉大脑有些短路,傻傻的问道:“什么干爹?”

    “你赶得上我老爹了,虽然我不知道我老爹到底长什么样子。”澹台明月笑笑,不过感觉还真是不错,自从奶奶去世后,就从来没有人过问过她的私生活。

    “我不敢!”麻星曜老老实实的说道,虽然自己比她大一些,虽然澹台家已经没落,但是,尊卑有别,他只是她众多奴仆中的一个而已,尽管现在可能是独一无二的,但是将来呢?就算她父母祖辈没有给她在物色别的奴仆之流,但是,她将来自己也会收的。

    澹台明月看着他一脸委屈的模样,忍不住就笑了起来,伸手把他原本就够乱的头发,揉得更加凌乱,然后笑道:“你不说我还真没有注意,这都十一点多了啊?我要睡觉了,这里你收拾,你是奴仆嘛!”

    麻星曜用手整理了一下子被她揉乱的头发,温和的笑道:“你去睡吧,这里我收拾!”

    澹台明月闻言,抬脚就向楼上走去,刚刚走了几步,有站住道:“你真要住这里?”

    “嗯,要住几天的!”麻星曜从洗手间拿出笤帚和簸箕,将地上的青铜碎片扫掉,笑道,“等你考完试,去我那里住几天好不好?”

    “你哪里?”澹台明月看着他,差异的问道,“你住哪里?”

    “魔都!”麻星曜轻轻的说道。

    “哦,好的……”澹台明月也没有多问什么,上楼洗漱了,就直接睡觉了,至于明月阁多了一个人,她似乎也没有在意。

    倒是麻星曜,换了一个地方睡觉,整整一夜也没有睡好,第二天一早起床买了早饭回来,就看到澹台明月穿着一身洗的有些发白的校服,背着书包,准备出门。

    “吃早饭,我送你!”麻星曜忙着把手中刚买的豆浆油条递给她,说道。

    “来不及了,要迟到了!”澹台明月抓过豆浆,一口气就灌了下去,然后,一手抓着油条,撒腿就向外跑去。

    “我送你!”麻星曜忙着把东西全部放下,开了车直追澹台明月,“喂,你肯定跑不过我的车的,快上来!”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着急,他也开始有些着急了,不就是上个中学,她犯得着吗?

    澹台明月爬上车,又咬了一口油条,口齿不清的问道:“你认识路?”

    “认识!”麻星曜口中说着,脚下一踩油门,奔驰车电射而去。

    “喂,那是红灯!”澹台明月在看到麻星曜闯了第一个红灯后,叫道,“你色盲啊?”

    “你不是着急吗?”麻星曜摸摸头上的汗水,说道,“不就是闯个红灯嘛?”

    澹台明月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她是不想迟到,章老师是个好老师,她想最后几天,给她留个好印象。

    “不就是一个中学吗?你用得着这么紧张?”麻星曜一边开车,一边说道,“诺,这个给你,考个好成绩哦。”

    “章老师是真正的老师。”澹台明月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红木小首饰盒,打开,里面那颗血钻的手链映入眼帘,“很漂亮,属于我的,就更加漂亮了。”说着,她也不侨情,直接带在手上,对麻星曜倒了一声谢。

    “不用谢,我宁愿把万贯家私在你身上花光,也不愿意便宜别人。”麻星曜笑笑,在知道有澹台明月这个人存在的时候,他就感觉,他解脱了,从此以后,海阔任鱼跃,天高凭鸟飞,他终于不用承担某些无所谓的责任了。

    “停车!”澹台明月看着校园在望,忙着叫道,“快停车。”

    “还没有到学校门口!”麻星曜不解的说道。

    “你傻啊?”澹台明月低声说道,“你开这么拉风的车,送我去上学,你想要让我被人围观啊?”

    (新书上传,求推荐票,收藏,点击包养,谢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