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澹台明月了很高兴的笑了,她自小就不喜欢这些金光闪闪的东西,小时候奶奶在万月华的贪婪的欲望骄奢的索求下,把一件件的金饰和一些珠宝,全部给了她,她还因而孩子哭闹过,奶奶对此很是生气,狠狠地的打了她一顿。再后来,奶奶就抱着她哭,说她,今后等着她慢慢长大了,这些东后来,奶奶就抱着她哭,告诉她,将来等着她长大了,这些东西都可以挣回来,但现在她们必须要仗着别人的掩护。。...

    澹台明月已经很开心的笑了,她从小就喜欢这些金光闪闪的东西,小时候奶奶在万月华的贪婪无度的索取下,把一件件的金饰和一些珠宝,全部给了她,她还因此哭闹过,奶奶为此很是生气,狠狠的打了她一顿。

    后来,奶奶就抱着她哭,告诉她,将来等着她长大了,这些东西都可以挣回来,但现在她们必须要仗着别人的掩护。

    小时候她不懂,为什么他们有能力,还有钱,还要迁就万月华这个女人,长大后她渐渐的明白,奶奶似乎是在躲避什么厉害仇家,所以,她也必须要表现的平淡,平庸,不能够因此有一点点的出众的地方,招惹人注意。

    她穿最最普通的衣服,去学校就穿校服,用最最普通的东西,和任何同学都保持良好的关系,却又平淡如此,在老师眼中,她也是一个乖巧听话,沉默好学的孩子。

    奶奶过世了,告诫她必须等到十八岁后,才可以使用禁术。

    如果没有那个叫华青岚的种种逼迫,她不会这么快的转变,真的,她甚至已经习惯了那种平淡的日子,也不想去追究某些事情。

    奶奶虽然没有说,但她还是猜测到——奶奶是不愿意她搀和到一些事情中的。

    直到她手中的那把旧剪刀尝到了鲜血的味道,澹台明月瞬间感觉,原本压抑在心中的一块石头,顿时消失了,眼前的一切阴翳都飘散了,这个天——似乎都变得清爽起来。原本不羁的,跳脱的个性,也在短短数日内,开始表露出来。

    从风羽夕的出现,知道原来奶奶早有安排,一切都躲不掉,那么自然只能够勇敢的面对。

    “我喜欢黄金!”澹台明月看着那尊放在桌子上的黄金佛像,长期被封在青铜里面,哪怕是黄金也变得暗淡不光,上面还沾染着青铜的锈迹,但是,黄金就是黄金,正如麻星曜所说,那份特有的质感,贵气,不是普通的金属所能够比拟的。

    “明天给我找个工匠,好好的修整一下子,我要放在卧房里面,天天看着……嗯,还是放在书房吧,放在卧房里面,我感觉他也看着我,实在是罪过。”澹台明月说道。

    “哈哈……”麻星曜爽朗的笑着,“好的,我一定找一个好的工匠,给你弄得漂漂亮亮的,说实话,这个佛像真心好看,工艺很是精湛的,像是盛唐时候的产物。”

    “何以见得?”澹台明月问道。

    “你看这个佛像的脸,端庄凝重,却和现代人的审美观不同……”麻星曜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

    “佛不都长这样?”澹台明月嘟嘟嘴,不满的说道,“一看就是好吃懒做还不知道减肥的货色。”

    麻星曜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说辞,这个时候,愣是被她这么一句话,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吧,佛家弟子在上,他真的不是有意冒犯的,谁让他们家的佛祖爷爷长了一个大肚子啊?

    “反正,明天给我弄好看就好。”澹台明月可不管什么工艺,直接了当的说道。

    “嗯,明白了!”麻星曜老老实实的答应着,只要弄好看,那实在好办,如果想要复原,那才叫问题大。

    以黄金的可溶性和可铸造性,哪怕她要从新来过,都没什么大问题。

    “你为什么对佛门这么不满?”麻星曜皱眉说道。

    “刚才说要砸掉他的,明明是你好不好?”澹台明月说道,“我没有不满,但也没什么好感。”

    “为什么?”麻星曜问道。

    “佛家的教义,除了教人积德行善外,很多比较消极。”澹台明月说道,“什么今生受苦,那是消前世孽障,或者说,今生受苦,那是为着来生种种——地狱是什么样子,我从来没有见过,但假如真有六道轮回,也是掌握在权贵手中,哪里轮到那些草民?”

    麻星曜没有说话,虽然他也不相信,但早就漠视这种说法了。

    “如果今生受的苦,都是为着前生或者来生,那么,我们还积极努力做什么?”澹台明月说道,“我们就这么堕落下去好了,而且按照佛家的宗旨,禁止婚嫁,人类如果都信任佛教,这不得断子绝孙?人类还如何繁衍兴旺?”

    “没你这么偏激吧?”麻星曜苦笑道,“佛家也有一些积极向上的宗义的。”

    “佛教确实有积极的一面,但整体来说,比较颓废。”澹台明月靠在沙发上,笑了笑,又说道,“那个唐僧取经,事实上,是犯了执念的。”

    “呃……”麻星曜终于明白,她估计还真对这方便做过研究,否则,不会连唐僧犯了执念这么偏激的理论都弄出来。

    “这玩意你还没有打开?”麻星曜决定,不在和她讨论这个问题,他发现,澹台明月这个表面上看起来,比较平静的女孩子,骨子里面实在太叛逆了,有些离经背道。

    “里面似乎有些东西,我怕打开不太合适,要不,你来?”澹台明月说道。

    “有东西?”麻星曜不解的问道,“这玩意这么小,里面有东西也不会大啊!”

    “我也弄不清楚,你打开看看吧!”澹台明月说道。

    “那你怎么知道里面有东西的?”麻星曜问道。

    “你放在鼻子边闻闻,有些怪异的味道。”澹台明月说道,刚才她用小刀撬开了一点,就发现这个盒子的密封程度,比她想象中还要好,然后她就闻到一股如兰似麝的香味,所以,她怀疑这玩意是不是谁用来装香料的?

    “这玩意看着像是古物。”麻星曜拿在手中,仔细的看了看,盒子上面有些花纹,工艺精湛,不像是现代仿品,但具体出自什么年代,由于是在太过模糊了,他也看不出来。

    听得澹台明月说,当即拿起来,放在鼻子边闻了闻,皱眉道:“似乎是香料?”

    “嗯!”澹台明月点头道,“不会是古代女孩子的胭脂吧?”

    “要是胭脂香料之流,这么多年过去,早就干涸了,哪里还有什么?”麻星曜说道。

    “胭脂干了,还有一些香味留下的。”澹台明月说道,“只是希望不是人家的殉葬品。”那个卖青铜的老头,青铜器的来路绝对不是什么正经途径,所以,她有些担忧。

    ————————————

    强烈推荐予方佳作《阿莞》,简介:重活一世,我只愿携子之手,幸福终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