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等着离开了夫子庙附近,上了车,冰云明月才问着:“你也不是说,你不不懂得翡翠赌石?”“是不懂啊!”麻正曜老老实实的地说,“你看我这样子,像的不懂得翡翠赌石的?”“你要怎样的人,才算不懂得?”冰云明月很是很好奇。“例如说——你!”麻正曜笑了笑,“随随便便乱石堆里面挑两块“比如说——你!”麻星曜笑笑,“随便乱石堆里面挑一块,都能够挑出极品翡翠来,这在赌石界,绝对是传奇神话,我不成,我当时是请了人一起过去的,我当年没有赌夸,反而因此赚了不少,只是真没有找到我想要的石头。”。...

    等着离开夫子庙附近,上了车,澹台明月才问道:“你不是说,你不懂得赌石?”

    “是不懂啊!”麻星曜老老实实的说道,“你看我这样子,像的懂得赌石的?”

    “你要怎样的人,才算懂得?”澹台明月很是好奇。

    “比如说——你!”麻星曜笑笑,“随便乱石堆里面挑一块,都能够挑出极品翡翠来,这在赌石界,绝对是传奇神话,我不成,我当时是请了人一起过去的,我当年没有赌夸,反而因此赚了不少,只是真没有找到我想要的石头。”

    “你所说的那些,终究是无稽之谈。”澹台明月摇头道,“年代太过久远了,大荒的真实性,谁知道?”

    “你说的也对,也许翡翠就是翡翠!”麻星曜笑笑,不在纠结这个问题,开车直接送她回明月阁。

    回到明月阁,澹台明月把那块翡翠搬出来,放在桌子上,盯着看了半晌,越看,她越发感觉,那块翡翠里面的颜色,似乎是一只燃烧的火鸟,难道说,当初自己闻到的味道,竟然是因为这个图案?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想到这里,她不仅皱起眉头,虽然翡翠没什么特别的味道,那火焰的气息也消失了,但她心中总是感觉奇怪,难道说——这石头就是麻星曜说的葬石?

    用手轻轻的抚摸翡翠原石,翡翠特有的质感和细腻润泽,从手心间传了过来,她心中终究还是有些喜欢,难怪这些年,翡翠一再被人追捧,这玩意果然美丽的让人没法子抗拒。

    “见光死……”澹台明月低声念道了一句。

    “你又在叨咕什么?”麻星曜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怎么还在?”澹台明月好奇的问道,“你没走?”

    “小主人,你在这里,我能够去哪里?”麻星曜故意问道。

    “你……”澹台明月皱眉,终于问道,“你要住这里?”

    “嗯!”麻星曜点点头,笑道,“我是你最忠诚的仆人,主人在哪里,我自然就在那里。”

    “你这简直就是耍无赖。”澹台明月还真是拿他没法子,麻星曜既然找上门来,想来是自己父母早些年给她迷得的奴仆之流,或者是奶奶的安排,毕竟从麻星曜口中,她知道奶奶是知道的,只是从来没有提及过。

    “尊敬的明月主人,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最最忠诚的仆人?”麻星曜学着欧洲贵族说话的口吻,逗的她不由自主的笑起来。

    “这房子是风羽夕的,你要是不膈应难过,你就住吧!”澹台明月笑笑,从麻星曜在聚德轩一掷千金的出手来看,这厮非常有钱,她就不信,他咽得下这么一口窝囊气?

    “我明天会找他结算清楚。”麻星曜说道,“也是我大意了,我本来是准备把你接去金谷园的。”

    “不用了!”澹台明月指着桌子上的翡翠道,“把这个卖掉,我会找他结算的。”

    麻星曜只是笑笑,也不说什么,当即从黑色编制袋子里面,把那件青铜佛像取了出来,还有澹台明月想要购买的青铜残片,一个锈迹斑斑的青铜盒子。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麻星曜把青铜残片反复看了几次,也看不出个名堂来,唯一能够看出来的,就片青铜似乎带着一点弧度,应该是从一件圆形的器皿上面敲下来的。

    “难道也是鼎?”麻星曜皱眉问道。

    “鼎?”澹台明月不在研究那块翡翠,问道,“什么意思?”

    “你看这个弧度,虽然不明显,但可以证明,这东西是从圆形器皿上面剥落下来的——圆形的青铜器皿,估计是以鼎为多。”麻星曜解释道。

    澹台明月从他手中接过那片青铜残片,看了看后说道:“未必是鼎——从这个弧度,你可以推测出,原本的器皿有多大吗?”

    “不能!”麻星曜摇头道,“因为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属于那一面的,不——就算知道是属于那一面,也难以推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东西不会太小,所以,我猜测是鼎的可能性比较大。”

    “为什么不是钟?”澹台明月突然反问道。

    麻星曜愣然,古时候钟是礼乐之器,不管是祭祀,还是迎宾,庆典之时,都是免不了要用到的,这个可能性和鼎占了五五之数。

    澹台明月看着那青铜残片好久,这才问道:“古时候人为什么要铸造青铜鼎?老大老重,还浪费……”

    “古时重祭祀,不像现在这样的,鼎是祭祀礼器,象征社稷繁荣。”麻星曜沉吟了片刻,对于现在人来说,崇尚无神论居多,心中已经没有敬畏之心,也没有祭祀之礼,甚是已经废除,开始向澹台明月解释鼎的种种。

    许镇在《说文解字》里面提到:“鼎,三足两耳,和五味之宝器也。”传说,最早的鼎是用黏土烧制的陶鼎,而最初的鼎也不是国之重器,也不是祭祀用的,而是用来做饭的,相当于现代的锅子。

    澹台明月听到这里,不仅笑了一下子。

    麻星曜笑道:“你可别笑,古时候能够吃饱就是首要任务,可没有现代人这么多花花玩意儿,思想也要单纯的多。”

    “那后来鼎怎么就成了祭祀礼器,象征国家,权势的尊贵只物?”澹台明月问道。

    “夏禹你知道不?”麻星曜问道。

    “我又不是白痴!”澹台明月白了他一眼,说道,“这么有名的人物,我都不知道?”

    “传说,他收九州之金,铸鼎于荆山,上面刻着魑魅魍魉,象征天下九州。”麻星曜说道,“应该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鼎就成了祭祀礼器,成了国家的象征。”

    “不对!”澹台明月陡然反驳道,“传说不是夏禹,而是轩辕黄帝铸造九鼎,九州之金,也不是青铜这么简单。”

    麻星曜点点头,更多的传说都是轩辕黄帝大败魔王蚩尤后,一统中原,然后铸造了九鼎。

    “我一直都不想不明白啊,你说那个黄帝这脑袋似乎不怎么好使啊!”澹台明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他要是收九州之金,铸造神像啊,战车啊,哪怕是铸造他自己,都没什么不可以理解的,为什么铸造九个大锅子,难道他这么一个英明神武的人物,居然想要烹杀蚩尤不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