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麻正曜抓了抓头发,把本来了很乱的头发竟然抓顺了一点儿,这才很无可奈何的地说:“真让你失落,确实也没哦!”“你啊一个无趣的家伙!”冰云明月叹口气道。“要不然,我配合好你一下子,去偷你的车?”麻正曜很配合好的地说。“我没车!”冰云明月摇摇头道,“我是穷光蛋“要不,我配合你一下子,去偷你的车?”麻星曜很配合的说道。。...

    麻星曜抓了抓头发,把原本已经很乱的头发居然抓顺了一点,这才很无奈的说道:“真让你失望,确实没有哦!”

    “你真是一个无趣的家伙!”澹台明月叹气道。

    “要不,我配合你一下子,去偷你的车?”麻星曜很配合的说道。

    “我没车!”澹台明月摇头道,“我是穷光蛋。”

    “很快就有了!”麻星曜道,“我有钱,从现在开始,你就不是穷光蛋了?”

    “呃……”澹台明月有些听不懂,问道,“你什么意思?我不要你的东西。”

    “我的东西你可以不要,我的人,你却不能够不要。”麻星曜乐呵呵的笑道。

    “我要你的人做什么?”澹台明月好奇的问道,“虽然你是花样美少年,可惜,你看起来老了一点了,你多大了?”

    “十八岁!”麻星曜用力的拍着方向盘,没好气的说道。

    “就你?”澹台明月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就笑了出来,在聚德轩的时候,感觉这人一本正经,优雅而贵气,而这个时候,她感觉他有些像孩子,带着一点孩子气,不过,却是比原本更加可爱了一点。

    “我说真的,你不能够不要我的!”麻星曜叹气道。

    “为什么?”澹台明月问道,“你是你,我是我,我要你做什么?”

    麻星曜叹气,这话他如何解释?或者说,怎么才算解释得清楚?

    “明月,你不是说,你没有钱吗?”麻星曜想了想,转变话题道。

    “对啊!”澹台明月点点头,叹气道,“我正在考虑,从什么地方弄点钱来花花,哎……”

    “这世上要挣钱有两个方法。”麻星曜一边开车,一边竖起两根手指头,“你想不想听?”

    “你愿意说,我就听!”澹台明月说道。

    “好吧,那种天生出身富贵人家的孩子,那是投胎投的好,这个不算在两种以内。”麻星曜说道。

    “这个自然!”澹台明月说道,“如果这算在内,就没什么好说了。”

    “嗯!”麻星曜笑道,“第一种,自然是努力拼搏,绞尽脑汁抓住商机,然后不管用什么手段发展壮大,自然是钱财滚滚而来。”

    “听起来很容易,但要做起来,却是很难!”澹台明月叹气道,“什么生意都要成本,我连着明天的早饭都没有着落呢!”

    “所以,你只适合第二种。”麻星曜忍着笑,说道。

    “哦?”澹台明月好奇的问道,“还有什么生意,是不需要成本也不需要努力拼搏的?”

    “当然!”麻星曜认真的说道,肚子里面却是已经笑得快要抽蓄了。

    “你可千万别说,让我找个人把自己嫁了,找个长期饭票。”澹台明月说道,“就我这么一张脸,除了审美观扭曲的某些人,没人要我的。”

    “怎么可能?”麻星曜笑道,“我要出了这么逊的注意,你还不一剪刀干掉我。”说着,他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看样子你跟踪我很久了。”澹台明月皱眉道,“我真的不喜欢被人跟踪。”

    “你难道还真用剪刀抹过谁的脖子?”麻星曜好奇的问道,“风羽夕脖子上的伤,是你用剪刀划的?那个我真不知道的,我只知道你把朱立捅了几剪刀。”

    “别提那人。”澹台明月有些厌恶的皱眉道。

    “好,不说那人!”麻星曜笑笑,“第二个生财有道的法子,你到底要不要听?”

    “嗯,你说呗!”澹台明月笑道,“我要不听,你岂不是白唠叨了这么多?”

    “事实上第二个法子很简单的。”麻星曜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笑。

    “笑吧笑吧,都成大嘴巴狼了。”澹台明月没好气的说道。

    “嗯,不笑了!”麻星曜收敛笑容,正经说道,“很简单的,找一个有钱人,把他培养成你的努力,比如说——我!”

    澹台明月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扭过头去,不理会他。

    “我说正经的!”麻星曜笑道,“你想想啊,你弄一个有钱人为奴,岂不是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你想要做奴才想疯了?”澹台明月没好气的说道,“你倒是对我们家的传统很熟悉?”

    “我本来就是你的人。”麻星曜苦笑道,“你既然知道你家的传统,你还说什么?我这样的人,等于从出生开始,就被烙上了专属于你的烙印,你若是不要,我会死的很惨。”

    “这么不人道的规矩,也不知道是谁定下的。”澹台明月叹气,轻轻的摇头,她虽然知道一些,但终究由于不是家族中养大的,奶奶似乎很是不愿意提及这些事情,每每说起,也是一带而过。

    但在内心深处,她比较反感这样的安排,名义上她的主人,但实际上她也需要给这些“奴”负责,所以,对于麻星曜这个找上门的奴隶,她并不喜欢。

    “除了你,还有别人嘛?”澹台明月问道。

    “我希望没有了!”麻星曜老老实实的说道,“但是,根据我对你们家族的了解,应该不会只有我一个吧?”

    “简直见鬼了!”澹台明月低声咒骂了一句。

    “生这么大的气?”麻星曜有些不明白,他知道澹台明月是不了解的,但是,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不正是充满各种幻想的年代,山不是山,水不是水,朦朦胧胧总是诗意,有年轻俊美且多金的男子找上门来,她不是应该开心?

    “我平白无故的,却需要和你绑定在一起。”澹台明月说道,“那种关系是双方面的好不好?你这个还好,至少是花样美少年,如果哪天一些歪瓜裂枣的找上门来,我不得吐血啊?”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麻星曜乐呵呵的笑道,“那些歪瓜裂枣的,不是还没有来吗?来了我帮你全部解决掉?你不方便动手的,我可以来啊?”

    澹台明月扭过头去,看着窗外,半晌才低声说道:“生命是公平的,我不喜欢这种手段,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吧!”

    麻星曜也不再说话,在夫子庙的附近,找了一个地方停车,然后他先下了车,给澹台明也开了车门,伸手扶她。

    (新书上传,求打赏,点击,推荐票,收藏支持,谢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