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澹台明月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中的一轮明月,笑道:“看风景,昨天晚上的月色很好。”“确实很不错!”麻叔顺着她的目光,抬起头向着天空看了过去的,碧空如洗,深蓝色的天幕中,装饰点缀着几颗很明亮的星星,哪里有什么月亮了,月底,昨天有些晚了,月亮了西斜,她暗着是瞎扯。“确实不错!”麻叔顺着她的目光,抬头向着天空看了过去,碧空如洗,深蓝色的天幕中,点缀着几颗明亮的星星,哪里有什么月亮了,月初,今天有些晚了,月亮已经西沉,她明着就是胡扯。。...

    澹台明月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一轮明月,笑道:“看风景,今晚的月色很好。”

    “确实不错!”麻叔顺着她的目光,抬头向着天空看了过去,碧空如洗,深蓝色的天幕中,点缀着几颗明亮的星星,哪里有什么月亮了,月初,今天有些晚了,月亮已经西沉,她明着就是胡扯。

    澹台明月再也忍不住,被他逗的笑了出来:“你可真够有趣的。”

    “除了你,从来没有人说过我有趣!”麻叔也笑了,“很多人都说,我事实上就是一个麻烦,我是取错名字了,我应该叫麻烦。”

    “扑哧——”一声,澹台明月再次笑了出来,问道,“你该不会还不姓麻吧?”

    “我倒是确实姓麻,投胎的时候没有选错人家。”麻叔温和的笑着。

    “喂,那么麻烦叔叔,你叫什么名字?”澹台明月偏着脑袋,好奇的问道。

    “星曜!”麻星曜笑道,“星曜的星,星曜的曜。”

    “就你一个颗小星星,还想要和明月争辉?”澹台明月故意说道,这名字……她还真有些纠结了,“你该不会跟风我的吧?故意的?”

    “当然不是!”麻星曜感觉有些冤枉了,虽然早知道自己的宿命,但是,当年澹台家出了一些问题,导致他直到最近,才知道她的名字,跟风的说法,倒是从何而来?“我比你要大得多,自然取名也在你前面。”

    “那么说,就是我跟风了?”澹台明月问道。

    “呃……也不是这样的吧?”麻星曜摇头道,“巧合!这一定就是巧合!”

    “那你跟着我,也是巧合?”澹台明月问道。

    “这个自然不是,我是故意的。”麻星曜老老实实的说道。

    “你倒是老实。”澹台明月皱了一下子眉头,问道,“你为什么跟着我?”

    “我也不想跟着你,可我这辈子,估计都要跟着你。”麻星曜苦笑道。

    “为什么?”澹台明月问道,“脚长在你身上,谁让你跟着我的。还有啊,我真的不太喜欢被人跟着,尤其的偷偷摸摸的被人跟着。”

    “我从出身开始,就属于你所有!”麻星曜叹气,“就是这样!你要不喜欢被人偷偷摸摸的跟着,那我从此以后,就光明正大的跟着。”

    “你属于我所有?”澹台明月微微皱眉,这是什么怪异的说法?

    “是的,我属于你所有!”麻星曜认真的说道,“当鬼婆婆写信给我,告诉我你的存在,事实上我就一直跟着你,只是我很小心,没有让你发现而已,我和某些人不同,我跟着你是合法的。”

    “哦也!原来对我有兴趣的,不止那个华青岚。”澹台明月松了一口气,难怪她总感觉很是奇怪,似乎暗中被人盯着,如今看来,那人应该是麻星曜了,不对,麻星曜的心中没有杀气,一片温和,不会对她构成威胁,应该还有别人?至于麻星曜那句合法与否的话,她直接忽略掉了,虽然她很想问问,这到底是属于谁的法?

    “那个华青岚算什么东西?”麻星曜鄙夷的冷笑,转儿问道,“你和风羽夕在一起,就因为那个华青岚?”

    “不是!”澹台明月摇头,她都没有能够认真的看看,华青岚到底长什么模样。

    “那是为什么?”麻星曜不明白,反正,他跟了她大半年的时间,对于这个小明月,还是未知数。

    “嗯,你猜,猜出来我请你吃烧烤!”澹台明月乐呵呵的笑道。

    “这可不怎么好猜!”麻星曜想了想,突然心中一动,男人爱如花小美人,女孩子都喜欢高大帅气的男人,那个风羽夕又长得不错,难不成是因为这个原因?想到这里,他心中竟然有些酸涩的味道。

    “难不成就是因为他是——花样美少年?”麻星曜皱眉问道,“是这个说法吗?”

    “是的!我请你吃烧烤!”澹台明月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桥下走去。

    “去哪里吃烧烤?”麻星曜问道。

    “你有车嘛?”澹台明月问道,“我们去夫子庙那边走走,顺便看看古玩夜市。”

    “好的!”麻星曜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子,大概五六分钟。”

    “嗯!”澹台明月答应着,看着麻星曜转身向着黑暗中走去,当即就站在路边等待。

    夜风吹拂她长长的头发,大概是背光的缘故,这地方似乎有些黑暗,哪怕是在繁华的城市,在夜晚总有光线照不到的死角,形成一片片黑暗的剪影,在不远处,她半眯起眼睛,星辉落在她眼中,似乎格外的明亮。

    在黑暗中,那是一个黑漆漆的身影,和浓稠的夜色融合成了一体,不分彼此,似乎,那人天生就是黑暗的宠儿,夜之精灵。

    澹台明月站着没有动,那人也站着没有动,夜风在两人之间吹过,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肃杀的气息。

    澹台明月向前走了一步,她不太喜欢这种被动,黑影快速后退,与最快的速度消失在黑暗中,似乎只是试探,并不想真正做什么。

    “下次,别让我再看到你!”澹台明月知道那个绝对没有走多远,冷冷的警告道。

    夜风吹过,空气中弥漫着正常的潮湿味道,那人的气息,彻底消失不见。澹台明月这才算是放松下来,这个时候,她特别的渴望有个人陪她说说话,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说说话。

    “吱——”的一声,一辆厚重的黑色奔驰,在她身边停了下来,麻星曜摇下车窗,叫道:“明月主人,上车!”

    澹台明月笑了一下子,和麻星曜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感觉很放心,很舒服,虽然名义上,他们今天才算是初见,但这种舒适,却是没有来的——就像星星和明月,同时出现的时候,总让人感觉她们是那么的和谐美丽,天生就应该是在一起的。

    打开车门,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侧首看了看麻星曜,他依然还是刚才的样子,看着像个流浪汉,但是开奔驰车的流浪汉,这年头可不多见。

    “你就没有被人当成过偷车贼?”澹台明月好奇的问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