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冰云明月地说:“卓老先生,那就没什么事情,那我告退了。”卓老立马就换了一张面孔,一脸笑意:“冰云小姐切记心急啊,老头子何况有什么事讨教!请上座请上座,先吃点小点心?”“但是改天再讨扰吧!”冰云明月笑吟吟地说,“风先生还在外面等我呢。”“等等,冰云小姐卓老立刻就换了一张面孔,满脸笑意:“澹台小姐不要着急啊,老头子尚且有事请教!请坐请坐,先吃点小点心?”。...

    澹台明月说道:“卓老先生,既然没什么事情,那我告辞了。”

    卓老立刻就换了一张面孔,满脸笑意:“澹台小姐不要着急啊,老头子尚且有事请教!请坐请坐,先吃点小点心?”

    “还是改日再叨扰吧!”澹台明月含笑说道,“风先生还在外面等我呢。”

    “等等,澹台小姐年纪轻轻,却精通古玩知识,不知道对于铭文,是否也有研究?”卓老忙着问道。

    “铭文?”澹台明月一愣,随即答道,“略知一二。”

    “老头子有篇铭文,需要请教!”卓老忙着说道,他找澹台明月,自然不会只是为着那个青铜鼎,那玩意既然被人掉包了,只要在海棠身上,查处问题的根源所在,不是什么大事,到了他这么一把年纪,钱了挣够了,该享受的也都享受过了,但人——总要有些追求吧?

    “老先生,我后天就要高考了!”澹台明月苦笑,无奈的摊摊手,“不如一周过后吧!”

    “高考?”卓老在愣了老半天之后,才算回过神来,她这样的女孩子,居然也会在乎高考,这对于他来说,是何等遥远的话题?

    可是,这个女孩子就是用这个完全不成理由的理由,拒绝了他。

    “好吧,那么一周之后,我希望澹台小姐不要再拒绝我了。”卓老笑道。

    “没问题,我对于铭文还是比较有兴趣的。”澹台明月笑道,说完,她直接起身下楼。

    等澹台明月的身影消失在楼下,楼上,另一边的房门打开,一个身材娉婷袅娜,瓜子脸,水杏眼的年轻女子,走了出来。

    “爷爷,为什么不留下她?”柳絮站在卓老的身后,恭恭敬敬的问道,她自然不敢质疑卓老的决定,但是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就留下澹台明月。

    “留下她?”卓老嘴角浮起一丝讽刺的笑意,如果她真是那个家族中的人,这世上能够留下她的人,可真不多。

    “留下她做什么,你难道想要请她吃夜宵?”卓老抬头,看着柳絮问道。

    “爷爷!”柳絮脸上微微飞红,低头不语。

    “你等下去查查,她住在什么地方,把她身世查清楚——切勿打草惊蛇。”卓老吩咐道。

    “是!”柳絮忙着答应着,转身就要下楼。

    “回来。”卓老突然说道。

    “爷爷还有什么吩咐?”柳絮站住脚步,低眉顺目,含笑问道。

    “那丫头精明的很,你可千万不要得罪她!”卓老沉吟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如果她发现了你的行踪,你还是对她客气一点。”

    “是,柳絮此去,断然不会让她发现,若是被她发现,也一定以礼相待,绝对不会得罪她的。”柳絮说道,口中虽然这么说,心中却是不以为然。

    “海棠的事情,怎么样?”卓老问道。

    柳絮抬头看上卓老,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话。

    “你且去吧!”卓老似乎是无限疲惫,挥挥手,让柳絮退了下去。

    却说澹台明月下楼,风羽夕就迎了上来,问道:“卓老找你做什么?”

    “还不是那青铜鼎的事情?”澹台明月说道,“都怨你!”

    “我知道错了!”风羽夕小心的陪着笑,这事情终究是他理亏,他也不好说什么,唯恐卓老刁难与她,当即有好生安慰。

    “我饿了,我们去吃饭!”澹台明月岔开话题,低声说道。

    “好!”风羽夕自然不会拒绝她这样的要求。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风羽夕总感觉,澹台明月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吃饭的时候,她竟然有两次走神,只当她担心得罪了卓老,卓老报复,当即有安慰她,但似乎她根本不想提到卓老,吃过饭过后,她借口要自己走走,让风羽夕不用送她。

    风羽夕见状,虽然担忧,但也不好违了她的意思,实在想不明白,这可不怎么像是澹台明月的性格,对于华青岚那种做法,她都能够一笑置之,而在自己车上的时候,她那半把剪刀,气场强盛到令他动都不敢动。

    就算是在面对卓老咄咄逼人的询问时,她也镇定如故,完全不像现在这么心神不宁,甚至可以说有些魂不守舍。

    离开那家高档餐馆,澹台明月顺着马路,漫无目的缓缓而行,不知不觉之间,竟然走到天桥上,居高临下,看着不远处的长江水奔腾而去,想起奶奶的话,她不仅苦笑——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似乎这一切,来的太快了。

    说什么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事实上都是骗人的,可能,他们就从来没有能够隐匿得了,这是这些年的麻烦,都被奶奶解决了,她不知道而已。

    现在,奶奶过世了,从此以后,所有的麻烦都轮到她自己来解决了。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意外的发现,她竟然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耳畔,有极其轻微的脚步声,澹台明月转身,愣然看着站在她身侧不远处那个流浪汉,两日前,他在那个小巷子里面,救了自己。

    大概看到澹台明月看了过来,那人转过身来,似乎是想要离开。

    “你换衣服的速度可真快,赶得上演员换装了。”澹台明月淡淡的说道。

    流浪汉一愣,站住脚步,然后转身,看着她问道:“你说什么?”

    “我比较喜欢你刚才那花季美少年的模样,麻叔!”澹台明月懒得和他绕圈子,忍不住轻笑了一下子,麻叔已经帮过她两次,她心中对他颇有好感,尤其是他身上那种奢华优雅的香味,竟然让她有些着迷。

    孔圣人说——以貌取人,已是不该,何况她以味取人,似乎更是不该了。

    大概就是因为鼻子比普通人灵敏,所以,她对于各种各样的味道,也非常的挑剔。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麻叔的眼神很是惊愣,他常常化妆成各种模样,这还是第一次,轻易就被人剥夺了伪装。

    澹台明月咬住嘴唇笑了一下,狡黠的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好吧!”麻叔很是温和,甚至大度的笑笑,“你一个人站在这里做什么?”

    (新书上传,求点击,推荐票,打赏,收藏支持,谢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