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澹台明月干脆在廊柱上做了下去,地说:“我说你青铜鼎是假的,你不我相信即使了,何苦说出?你不说出,昨天风岩就得耗费五千多万买下那只假的青铜鼎,今后等着他作为礼物你爷爷,你再拆穿他,岂非是好?”“是的,我是很笨!”风羽夕老老实实的说着,后来他只但是,他忽略考虑了人为的因数,卓老年纪大了,如今这些年,都是那些孙女们在做事,这些孙女们,可未必靠得住,天知道会不会用赝品换掉真品,然后把真品另行出售?。...

    澹台明月索性在廊柱上做了下来,说道:“我告诉你青铜鼎是假的,你不相信就算了,何必说出来?你不说出来,今天风岩就要花费五千多万买下那只假的青铜鼎,将来等着他送给你爷爷,你再揭穿他,岂不是好?”

    “是的,我是很笨!”风羽夕老老实实的说着,当时他只是太意外了,聚德轩居然会出现赝品,这简直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他忽略考虑了人为的因数,卓老年纪大了,如今这些年,都是那些孙女们在做事,这些孙女们,可未必靠得住,天知道会不会用赝品换掉真品,然后把真品另行出售?

    “在尚且不论,你贸贸然的说是假的,导致我没法子下台,岂不是害我?”澹台明月很是认真的说道,“你到底是想要找我合作,还是想要害我?”

    “我……当时真没有多想。”风羽夕小心的陪笑道,“明月,不要生气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意外,原谅我这次,以后我一定相信你。”

    “还以后?”澹台明月没好气的说道,“一次就够了,你‘以后’多陷害我几次,我焉有命在?”

    “好好好,我保证,就此一次,再也没有以后了。”风羽夕举手说道,“明月,别生气了,我请你吃饭。”

    “这地方你以后少来吧,那张画也是假的!”澹台明月很小声的笑了一下子,买画的是那个赵夫人,她似乎很相信那个卓老,由于事不关己,她自然也不会说不出来。

    “明月,不会吧,画也是假的?”风羽夕挨着她身边坐下来,低声说道,“你不的开玩笑?”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嘛?”澹台明月摇摇头,低声说道,“如果那些东西本来都是真的,那么,我必须说,那个老头真可怜。”

    风羽夕正欲说话,突然听得走廊那头传来很是轻微的细碎脚步声,忙着说道:“有人来了。”

    走廊的那头,一个穿着汉服的女子,匆匆走来,看到澹台明月,躬身施礼,满脸笑容:“澹台明月小姐,我爷爷请你过去坐坐,不知可否赏脸?”

    “不知道令祖找我何事?”澹台明月见对方一口古言,又行古礼,她也文绉绉的问道。

    “想要请小姐坐坐,交个朋友!”汉服女子陪笑道,“原本以为小姐要走,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子,没见小姐过来,所以有折回来请!”

    “那好吧!”澹台明月站起来,问道,“你叫什么花?”

    那汉服女子一愣,随即笑道:“我叫栀子!”

    “哦?”澹台明月愣然,不解的问道,“百家姓没有姓栀的啊?”

    “我姓卓!”栀子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名字有兴趣?

    “你们家的女孩子,都是花名儿?”澹台明月好奇的问道。

    “是的!都是花名儿。”栀子笑道。

    “真好!”澹台明月问道,“有叫牡丹芍药的嘛?”

    “我二姐叫芍药!”栀子倒是有问必答,领着澹台明月和风羽夕向着聚德轩后面走去。

    澹台明月这个时候才发现,聚德轩后面还有偌大的花园子,占地面积颇为广泛,夜色中看不太清楚,但却也可以看到几处漂亮的水榭楼台,栀子一直把她领到一座小楼前,请她上楼。

    风羽夕想要跟上去,却被栀子拦住了,笑道:“风先生,我爷爷只想请澹台明月小姐坐坐,还请您见谅。”

    风羽夕呆了呆,看了看澹台明月。

    “你等我一下子,我去去就来!”澹台明月说道。

    “风先生若是枯坐无聊,不如让栀子陪你说说闲话,你大可放心,楼上就我爷爷一个人!”栀子温和的笑着。

    澹台明月发现,栀子不像海棠那样眼光四射,但却非常耐看,而且,大概是为着配合自己的名字,她身上也带着一股好闻的栀子香水味道,和她的体香混合在一起,倒是别致的得很。

    而且,这个栀子似乎很是善于体贴他人心意,轻轻巧巧的一句话,就解释了两个人的疑惑。

    澹台明月提着长裙,缓步上楼,转过楼梯玄关直接上去,就看到卓老靠在一张躺椅上,见着她上来,忙着起身道:“冒昧相请,还请见谅。”

    “卓老先生说笑了。”澹台明月笑笑,径自走了过去。

    在卓老的身前,有一张竹制的茶几,这个时候上面摆着是多碟小点心,旁边是一张小巧的椅子。

    “请坐!”卓老指着椅子说道。

    澹台明月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他,问道:“不知道卓老先生有何见教?”

    “小姑娘,老头子托老,问上一句,是到底是如何看出那只青铜鼎是假的?”卓老问道。

    “老先生自己知道,何必问我?”澹台明月就知道,他找她无非就是这个问题,如何知道那是假的?事实上,她完全不懂古玩,只不过,那东西的气味太新了而已。

    “老夫手中经过的古玩无数,事实上在花厅中,刚刚入手的瞬间,我就知道那青铜鼎被人掉包了。”卓老轻轻的叹气道,“我也是太信任那丫头了,才有今日之患。”

    “人心叵测,老先生不用自责。”澹台明月微微皱眉,轻声安慰道,卓老口中的那个丫头,应该就是海棠。

    “今日拍品中,可还有什么东西是假的?”卓老问道。

    “老先生既然是此道泰山北斗,为什么还要问我?”澹台明月不解的问道。

    “我没有过手!”卓老摇摇头,低声说道,“东西只有收上来的时候,我过手了,然后就交给他们处置,拍卖的时候,我并没有过手。”

    澹台明月只是笑着,考虑要不要告诉他的问题。

    “小姑娘,是不是别的拍品中,真的还存在问题?”卓老原本只是试探性的问问,但他这个时候看澹台明月的表情,顿时就明白,这些人胆大包天,果然,这次的拍品中,还有东西有问题。

    “那张画有问题!”澹台明月说道,“但我不敢肯定,老先生如果想要知道,不如追回来,自己验证一下子。”

    “画圣吴道子的那张白描?”卓老问道。

    “对!”澹台明月说道。

    “我明白了!”卓老点点头,站起来走到一侧,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吩咐了几句,就冷着脸挂了电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