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石榴肯定不像海棠如果艳丽动人心弦,更有甚者也可以说,她肯定不能算一个很好看的女人,更有甚者,冰云明月当她走出的时候,有些感觉,这个女人被玷污了石榴这么好听啊的名字,想一想初秋季节的石榴花,装饰点缀在碧绿色的叶子中间,红的像胭脂通常,是何其的美丽?并且,石榴和海棠“爷爷——爷爷——”海棠在见到石榴之后,顿时就慌了手脚,就势跪在地上,抱住卓老的腿,不断的哀求道。。...

    石榴绝对不像海棠那么明艳动人,甚至可以说,她绝对不能够算是一个好看的女人,甚至,澹台明月当她走出来的时候,有些感觉,这个女人玷污了石榴这么好听的名字,想想初夏季节的石榴花,点缀在碧绿色的叶子中间,红的像胭脂一般,是何等美丽?

    而且,石榴和海棠一样,是那种大棵的植株,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花卉能够比拟的。

    “爷爷——爷爷——”海棠在见到石榴之后,顿时就慌了手脚,就势跪在地上,抱住卓老的腿,不断的哀求道。

    “石榴,把海棠带下去,让你妹妹石竹过来!”卓老轻轻的叹气,似乎是不胜疲惫,挥了挥手。

    石榴也不说什么,径自走过去,如同是老鹰抓小鸡一样,抓过海棠,半拉半拖的向着后面走去。

    少顷,一个穿着唐装的女子,走了过来,半蹲着向老人行礼。

    “石竹,等下的事宜你负责处理一下子。”卓老吩咐道。

    “是的,爷爷!”石竹忙着答应着。

    澹台明月低声对风羽夕说道:“这老头真好福气,这么多孙女。”

    “不是亲生的!”风羽夕低声解释道,“等着离开这里,我在对你说!”

    “哦?”澹台明月笑了笑,原来不是亲生的,难怪这么多,如此说来,不知道是否还有别的花名儿?比如说,柳絮?丁香?百合等等?

    虽然花名儿众多,但是,按照传统的华夏百家姓来说,沾上姓氏的花名,似乎也只有十来种。

    “他家有没有孙女叫风仙?”澹台明月小声的问道。

    “不知道!”风羽夕摸摸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总感觉,她的思维实在有些怪异,为什么老是纠结人家孙女的名字?

    随即想想,今天要不是带着她一起过来,自己只怕就会不顾一切的买下那个青铜鼎,过后却发现是一个假货,到时候就算找卓老理论,也理论不出个名堂了,卓老的规矩就是,离开这里,概不负责。和银行差不多,现钞当面点清,离开柜台,概不负责。可这世上喜欢古董的人很多,真正能够鉴赏真假的,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连着聚德轩这样的地方,都会出现假货,那么还有什么地方,不会出现假货?

    所以这一次,风羽夕感觉头上真的冒出汗水来,有些后怕。

    “老头子管教无方,导致聚德轩闹出这样的丑事,还请各位多多见谅!”卓老说着,按照古礼抱拳给众人团团作揖。

    众人都不敢托大,忙着站起来,笑着解劝几句。

    “各位若是还信得过老头子,别的东西,可以照着拍下的价钱支付打八折购买,若是信不过,那么也可以不买。”卓老缓缓的说道。

    “自然信得过卓老!”赵夫人笑道。

    众人也纷纷表示,毕竟,聚德轩的口碑确实很好,有些熟人也知道他那些古玩的来历,伦理是不会存在假货的,除非就是被人调包了。而那个掉包的人,自然很有可能就是海棠。

    澹台明月轻轻的嘘了一口气,看众人的模样,似乎都非常的信任这个卓老,若非麻叔今天站出来给她说话,恐怕就有些收不了场了——而事实上,她很想告诉众人,在今天的拍品中,还有一样东西,很有可能是假的。

    至少,她依然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那东西是假的。

    接下来,就是众人开始交易,居然是现场划卡,也有人现场转账的,这让澹台明月再次开了一次眼界,偷偷询问风羽夕,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都是银行的大户,二十四小时都有人服务,断然不会影响交易。

    想想,动则数千万欧元的交易,任何银行也不愿意放弃这样的大客户的。

    “走吧,看样子人家不会留我们吃晚饭!”澹台明月笑笑,站了起来,招呼风羽夕。抬头只见,她愣然发现,那个神秘的麻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想来是离开了,本来还准备向他道谢,但没有想到,他居然走得这么匆忙。

    风羽夕叹息,今天没有能够买成青铜器,就要等下一次的拍卖会了,不过,看风岩那个趋势,只怕就算下次有青铜器,他也绝对不会让自己轻易得逞。

    “你怎么知道那个青铜鼎是假的?”风羽夕走出花厅,就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澹台明月没有说话,她为什么知道那东西是假的?那是因为,新旧的青铜气味,完全不同,就算是做旧的,也掩盖不了青铜那崭新的气息,她嗅觉太过敏锐,能够闻到普通人绝对闻不到的气味,如此而已,但是,这是属于她的秘密,她为什么要告诉风羽夕?

    “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风羽夕有些自嘲的笑笑。

    “你逼我,我也不会说,何况我真不认为,你有什么资格逼迫我?”澹台明月的这么一句话,说的相当不客气。

    风羽夕一愣,忍不住站住脚步,转身看着跟在她身后的澹台明月,皱眉问道:“你生气了?”

    “我为什么不生气?”澹台明月反问道。

    风羽夕认真的想了想,这才解释道:“明月,我真不懂青铜器皿,所以,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实在没法子支持你!”

    “你如此的不信任我,我们又何须合作?”澹台明月靠在聚德轩外面花园子廊柱上,抬头看着天空,既然选上和她合作,需要她的支持,那么,他至少也应该保持基本的信任,如此不信任外加猜疑,又何必合作?

    “我什么时候不信任你了?”风羽夕有些糊涂,他并不没有不信任她啊?

    澹台明月嘴角浮起一丝讽刺的笑意:“知道猪八戒他妈是怎么死的?”

    “西游记里面没说猪八戒他妈是怎么死的?”风羽夕苦笑道。

    “像你一样,笨死的!”澹台明月一点也不客气,抬手对着他脑袋上就是一指戳了过去,骂道,“枉费你长得这么好看。”

    “我……”风羽夕仔细的想,从小到大,他都是老师眼中聪明的学生,爷爷眼中聪明的孩子,哪怕是在同事朋友之间,他风度翩翩,温雅如玉,聪慧多智,似乎也和笨扯不上什么关系,更和猪八戒的老娘扯不上什么关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