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麻叔冷冷的看了风岩几眼,冷冷一笑道:“风先生,你上次那就了选择放弃选择购买,的话,你和这青铜鼎有什么关系?没事儿插上面嘴?的话你指出它是真的,那你照价买回家去好了,也省了无谓的口舌之争,这东西的主人是你,真和假,还真没什么差别。”风岩登时呆住,他还从来不没风岩顿时呆住,他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的抢白过,他来此的目的,自然不是买这个青铜鼎,而是想要乘机抬价,玩垮宝翠,然后自己从容接手,从中获利。如今,自己的计划自然是不能够顺利成行了,对于澹台明月也恨得牙痒痒。。...

    麻叔冷冷的看了风岩一眼,冷笑道:“风先生,你刚才既然已经放弃购买,那么,你和这青铜鼎有什么关系?没事插上面嘴?如果你认为它是真的,那你照价买回去好了,也省了无谓的口舌之争,这东西的主人是你,真和假,还真没什么区别。”

    风岩顿时呆住,他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的抢白过,他来此的目的,自然不是买这个青铜鼎,而是想要乘机抬价,玩垮宝翠,然后自己从容接手,从中获利。如今,自己的计划自然是不能够顺利成行了,对于澹台明月也恨得牙痒痒。

    眼看着聚德轩的大东家和海棠一步步的进逼,把那个小丫头片子逼入死角,这个时候,那个神秘的麻叔,居然跑出来凑这个无端热闹。

    那个小丫头的死活,他自然不会在乎,但是,能够打击到风羽夕,他就很开心。

    “麻先生,你什么意思?”风岩气的嗖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再也没有刚才的淡定从容,麻叔这么几句话,实在是太伤人了。

    “我和卓老说话,要你插什么嘴?”麻叔冷冷的问道,“这东西是你的?”

    “难道这世上还有不准人说话的道理?”风岩怒道。

    “既然这个世上容许人说话,那么,我和这位美丽的小姐都说,这玩意是假的,关你屁事?”麻叔淡然而笑。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突然发现,一向不怎么多话的麻叔,事实上言辞锋利之极,风岩就这么被套了进来,还找不到什么言辞反驳了。

    “确实是不关风先生什么事情。”卓老轻轻的叹气,凤凰皇朝的那些事情,他自然也有些知道,嫡庶之争,愈演愈烈,但很显然的,风岩似乎也难成气候。那个麻叔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头,反正也绝对不是好招惹的角色。

    这个时候,他倒有些想要结交这个麻叔了。

    “这样,为着证实一下子大家的质疑,我也同意砸开这个青铜鼎看看!”卓老表情严肃,正色说道,“诸位都不要走,给老头子做个见证——如果是真的,那么,我和这位麻先生,按照拍卖底价,一人承担一半的损失,麻先生,你看如何?”

    “好!”麻叔几乎是没有考虑,直截了当的说道,反正,这么一点钱,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如果是假的呢?”澹台明月淡淡的笑了一下子,问道,“老先生是否也赔偿麻先生一点什么?”

    “小丫头,你就这么确定,老夫这件东西的假的?”卓老笑了笑,问道。

    “嗯!”澹台明月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如果是假的,老夫置酒,给两位赔罪,另外,从此以后我聚德轩的东西,只要两位看上,照底价七折给两位,不用参加拍卖。”卓老说道。

    “爷爷!”海棠微微皱眉,这个条件也未免太过优厚了。

    而澹台明月并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处了?最多就是以后来聚德轩买东西,可以优惠一点,因此,依然只是淡淡的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麻先生一下如何?”卓老问道。

    “成!”麻叔也答应的很是随意,似乎对于卓老的优惠,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倒是似有似无的,又看了看澹台明月。

    “拿把锯子来,给我把这个鼎锯开。”卓老大声说道。

    “爷爷,这可是稀世文物,破坏了,就再也没有了。”海棠很想阻止他们这种近乎疯狂的暴力行径,他们这是破坏啊,眼看,一件上古文物,就要这么毁于暴力之下了。

    “文物?不就是一些破烂玩意?”卓老反问道,“怎么,连着你也酸腐了?来教训我了?”

    “不敢!”海棠闻言,脸色大变,低头恭敬的说道。

    澹台明月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角度的问题,她正好看到,海棠也偷偷的向她这边看过来,眸子里面,居然闪过一丝狠毒凶残的光——一个女子的眼神,这等怪异,倒是让她有些怀疑了。

    “来来来,拿锯子来。”卓老一迭连声的叫着。

    很快,一把钢锯就送了过来,卓老拿过锯子,二话不说,拿着青铜鼎就开始锯,众人都好奇,忍不住围过去看,澹台明月发现,卓老一双手似乎要比普通人的手大了一倍,指骨凸起,刚劲有力,和外表的老态龙钟,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而那个并不算大的青铜鼎,在钢锯之下,没多久就裂成了两半。

    看着里面新鲜之极的青铜颜色,卓老砰的一声,就把钢锯丢在了地上,盯着海棠,冷冷的问道:“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尽管老旧的青铜器,剖开以后里面的青铜看起来也是新的,但绝对不是这种颜色,卓老玩了一辈子的古董,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事实上,刚才他锯子落下去的时候,凭着感觉,他就知道,自己的这个青铜鼎出了问题了。

    但是,这个青铜鼎不可能是假的?这青铜鼎的来历他比谁都清楚,既然不可能是假的,那么,就是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掉了包——想到这里,卓老的火气更大,能够掉包的人,只有一个人。

    海棠瑟瑟的缩了一下肩膀,低眉顺目,低声说道:“爷爷,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卓老闻言,顿时气不打一处,扬手就是一个巴掌,对着海棠脸上狠狠的打了过去。

    顿时,海棠被他一巴掌就打的摔倒在地上,澹台明月发现,海棠半边脸已经青紫红肿起来,嘴里和鼻孔里面,都流出血来,那老头一个巴掌,打的够重的——她有些担忧,这老头这么大一把年纪,火气还这么大?要是弄不好,高血压心脏病突发什么的,可怎么办?可问题就是,这青铜鼎是假的,他打海棠做什么?难道说竟然是海棠这么一个大美人,把青铜鼎给调包了?

    “石榴——石榴——”卓老提高声音,大声叫道。

    随着卓老的叫声,众人就看到,一个粗壮的年轻女子,从后面匆匆走了过来。

    ————————————

    新书上传,求推荐票,收藏,打赏,点击支持,谢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