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新书传上,大家给点我的推荐票票,所有收藏,被包养一下子呗!)冰云明月走过去的,拿过那对青铜酒樽看了看,又不着痕迹的放到鼻子边闻一闻味道,用手指抚摩了一会子,才放下去。“你也不喜欢青铜器?”商洛向个跟屁虫,跟了回来,陪笑问着。“也不是,我不不喜欢这些东西的。”“你也喜欢青铜器?”商洛向个跟屁虫,跟了过来,赔笑问道。。...

    (新书上传,大家给点推荐票票,收藏,包养一下子呗!)

    澹台明月走过去,拿过那对青铜酒樽看了看,又不着痕迹的放在鼻子边闻闻味道,用手指摩挲了一会子,才放下来。

    “你也喜欢青铜器?”商洛向个跟屁虫,跟了过来,赔笑问道。

    “不是,我不喜欢这些东西的。”澹台明月摇头道。

    “对啊,我以为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应该喜欢珠宝首饰,你看这个——”商洛取过十七号拍品,讨好的送到她面前,笑道,“你看,这是罕见的血钻,难得是这么大。”

    那颗血钻确实很大,具体有多重澹台明月不知道,大体外观看起来,有蚕豆那么大,呈现椭圆形,外形用细碎的纯净钻石做衬托,镶嵌起来,旁边是精致的白金链子,做成了手链模样,做工精细别致,不是外面市场上常见的款式。

    “很好看!”澹台明月说道。

    “如果你喜欢,我等下拍下送你。”商洛凑近她,低声笑道,“我说真的,我追你好不好?”

    “你和风羽夕有仇啊?”澹台明月不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忍不住退后了一步,低声问道。

    “他是我表哥!”商洛低声笑道,“所以,我知道你不可能是他表妹的。”

    “呃……”澹台明月突然感觉很搞笑,商洛和风羽夕居然是表兄弟,难怪两人都长得很是好看,只是不同的是,商洛身上的味道似乎并不怎么好,而风羽夕却不同,那种草木芳华的味道,让她很是喜欢。

    “因为我是丑八怪?”澹台明月指着自己脸上的玫瑰印记反问道,“你和你表哥的审美观都有问题,扭曲变态——正常人都不会以为,脸上有个胎记的人是好看的。”

    “就算我审美观扭曲变态好了,我真认为你很好看。”商洛说道,“谁的胎记能够长这么好看——哦,小明月,我表哥的仇人来了,这个人你要小心。”

    澹台明月微微一愣,抬头向着花厅的门口看去,那个一个高挑的年轻人,咋一看之下,让人有一种错觉,这人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白皮肤,蓝眼睛,金黄色的头发,下巴很尖,鹰钩鼻,像是白人,但澹台明月感觉,这人应该是混血儿。

    “你别看着这王八蛋长得好看,可不是好人,骨子里面阴狠毒辣,风少可不是他对手,只要逮到机会,他总有法子把风少往死里整。”商洛低声说道。

    “他叫什么名字?”澹台明月好奇的问道,“这两人有什么仇隙啊?”

    “这话一言难尽,有机会我细细和你说啊,这家伙——也姓风,叫做风岩。”商洛说道。

    “嗯!”澹台明月点点头,多少有些猜测到,估计这个家伙也是风家的人,然后和风羽夕有些不合,豪门大族的,为着利益,总免不了一些纷争的。

    “小明月,风少是你男朋友?”商洛再次问道。

    澹台明月摇头道:“你们是表兄弟,你说可能吗?”目前他们算是合作关系吧,风羽夕说,需要她的支持,但是,澹台明月真弄不明白,她应该怎么支持他?她自幼修炼尤为天和的禁术,奶奶说,禁术不是每一个都能够修炼的,需要修炼这个,天赋限定太苛刻了,所以才导致日渐没落。

    “我想也不可能的。”商洛笑道,“他要有女朋友,我不可能不知道的。既然这样,我可以追你咯?”

    “还是不要了。”澹台明月说着,凭着感觉,商洛是没有恶意的,甚至,在和他相处的过程中,她并没有一丝的厌恶,除了他身上不太好闻的味道。当即岔开话题,问道,“今晚还有古董吗?”

    “五号和七号是两件瓷器,都是清朝的,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商洛说道。

    “我不喜欢瓷器。”澹台明月说道,原本她还准备找一件青铜器做对比的,但想来今天的拍卖会上,应该是没有了。

    “还有一件古画。”商洛说道,“是十一号,你要不要看看。”

    “好的!”澹台明月当即走了过去,古画她是不懂的,但是,古画也是有味道的,也许,可以从这个上面分辨出一点什么来。

    古画是摊开放在桌子上的,是一张线描古装仙女图,澹台明月没有动手摸,只是凑近看了看,顺便闻闻味道,然后看旁边的说明,竟然是画圣吴道子的手笔,那个价钱自然也是天价。

    难得是,这张古画也保存完好,上面有着几个图章,似乎是曾经收藏人的名字,大部分澹台明月都表示不认识。

    “小明月,这古画有什么好看的?”商洛那个大嘴巴,摞下自己的女朋友,一直跟在她身边。

    “画的还是很好看的!”澹台明月笑道。

    “明月,不要理会他,过来坐!”风羽夕已经看完青铜鼎,过来招呼澹台明月,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来,低声说道,“我想要买下那个青铜鼎。”

    “为什么?”澹台明月不解的问道,“你喜欢青铜器?我感觉没什么意思啦,几千年前的东西,既不好看也不好用。”下面有一句话,她没好意思说,纯粹就是钱多的烧了,才买这玩意。

    “我爷爷喜欢收集青铜器,再过两个月,就是他老人家七十大寿了,所以,我想要买下来,送给他老人家做贺礼。”风羽夕解释道。

    “哦!”澹台明月不置可否的答应了一声,他爷爷七十大寿,反正也不关她什么事情的。

    “到时候你也一起过来玩?”风羽夕含笑说道,心中却在想着,如果爷爷看到她,会不会很开心?

    “还是不要了,我又不认识他!”澹台明月拒绝道,风羽夕虽然口口声声的说需要她的帮助,但也没说具体什么事情。

    风羽夕正欲说话,却看到澹台明月正愣愣然的看着花厅门口,不由自主的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一个年约二十五六的俊美年轻人,正缓步走进花厅。

    “你认识他?”风羽夕有些吃味的问道,按照他对澹台明月的了解,这个人绝对会被她规划到“花样美少年”的行列,她喜欢的类型。

    “不认识。”澹台明月摇头道,“他长得很好看。”和很多女孩子一样,她这个年龄,也开始对于各种长相俊美的男子有些朦胧的感觉,风羽夕很好看,温文雅尔,风度翩翩,而那个商洛也很好看,桃花眼中带着几分邪气,这样的男子,平日里都不是她所能够看到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