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新书传上,求票,求进入页面,求所有收藏需要支持,谢谢您!————————————卧房是套房的格式,重新布置也很简约,而已所有的家具物件,用料极端化讲求,就一连窗帘,都是真丝布料,作成了欧洲中世纪欧洲那种冗杂的花式,望着像是公主的卧房。大大地的原木床上,铺着淡绿色的床大大的原木床上,铺着淡绿色的床罩,同样的那种繁杂花式,除了窗帘和床罩,别的东西,都是尽量的简洁,就连着头顶上的水晶吊灯的设计,都是极其简单的。。...

    新书上传,求票,求点击,求收藏支持,谢谢!

    ————————————

    卧房是套房的格式,布置也很简洁,只是所有的家具物件,用料极端讲究,就连着窗帘,都是真丝布料,做成了欧洲中世纪那种繁杂的花式,看着像是公主的卧房。

    大大的原木床上,铺着淡绿色的床罩,同样的那种繁杂花式,除了窗帘和床罩,别的东西,都是尽量的简洁,就连着头顶上的水晶吊灯的设计,都是极其简单的。

    简单并不等于简陋,反而在简单中,透着一种难言的奢华。

    “由俭入奢易……”澹台明月把这么一句话,在心中念叨了两句后,就把书包放在地板上,走进了洗手间。

    就算是最清贫的时候,她都有轻微的洁癖,因为她的鼻子太过敏感了,受不了某些难闻的气味。

    第二天,她依然穿着洗的有些发白的校服,照常上学,已经面临高考的倒计时,老师自然也不会讲课了,更不会追究她昨天的逃课行为。

    认真的做了一天的习题,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四十分,澹台明月开始收拾书包。

    “喂!”她同桌沙佳慧用手肘碰碰她,低声说道,“你这么早就收书包做什么,五点半才放学呢,对了,你昨天去哪里了?”

    “我有事先走,老师若是问,就说我感冒了!”澹台明月说道。

    “你想要考什么大学?”沙佳慧低声说道。

    “那是分数做主的事情。”澹台明月笑笑,大概是自幼就收到奶奶的影响,她对于分数制度有些反感,应付考试已经已经变成了目的,而不是考验学习情况的手段。

    “可我真的好紧张!”沙佳慧双手捧着胸口,低声说道,“后天就要考试了,我妈妈天天都和我说,努力——努力——”

    “你已经很努力了!”澹台明月安慰道,她和沙佳慧是同桌,对方的努力,她看在眼中,确实,沙佳慧比普通的同学都要努力,在他们班级也是数一数二的尖子生,自然,老师和家长也都赋予极高的期望。

    她澹台明月的成绩反而一直都是中等,不上不下,和她相比差远了。

    “我很担心,我要是考砸了,怎么办?”沙佳慧低声说道,“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如果考不好,我们怎么办?”

    这个无数学子心中萦绕的疑惑,沙佳慧这个时候问了出来,澹台明月想了想,这才说道:“老师教的,你都学会了吗?”

    “嗯!”沙佳慧点头,她是好学生,自幼聪明好学,她自负老师教导的,课本上的,甚是课外的习题,她都滚瓜烂熟。

    “你都学会了,那你害怕什么?”澹台明月笑笑,“考好了,去上大学就是了,别的不用多想。哪怕没考好,那又怎么了,你都学会了,对得起你教的学费了。”

    沙佳慧终究是聪明的,听得她这么说,顿时豁然开朗,点头道:“对的,我都学会了,对得起我教的学费了。”

    “我有事先走!”澹台明月收拾好书包,背在背上,起身说道,“若是老师问,记得帮我请教啊!”

    “知道!”沙佳慧心情大好,原本蹦的极紧张的神经,似乎一下子松弛了下来,看着澹台明月说道,“明月,你是否知道,你真好看。”

    澹台明月自信的笑笑,她知道自己长得很是好看的,她也从来没有因为脸上有一块玫瑰印记就自卑过。

    背着大大的书包,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从后面离开了教室,向着外面走去,这是一个很是晴朗的天气,夕阳西斜,晴空如洗,微风吹过,空气中带着栀子花香味。

    在学校各处都种着很多这种可爱的香花,只是悻悻学子,如今又有几个人会留意那些洁白的,芬芳的花儿?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嗅着花香味儿,澹台明月向着外面走去。

    “澹台明月!”这个时候,有人从背后叫她。

    澹台明月站住脚步,转身,就看到了他们的班主任章老师——章老师是一个古朴刻板的老女人,带着厚厚的近视眼镜,穿着很传统的职业教师衣服,腋下夹着厚厚的考卷。

    “还没有放学,你这是要去哪里?”章老师叫住她,问道。

    “我有些感冒了!”澹台明月找了一个很普通的借口,心中暗叹流年不利,以前这个时候,章老师绝对不会去教室的,今天怎么就这么不巧,被她碰到了?

    “周萍去教务处告你,说你勾搭外人,欺负同学?”章老师说道,虽然她是绝对不敢相信的,但那周萍满身的伤,终究不假,她母亲跑来学校,趾高气扬嚣张的要找澹台明月理论,要见澹台明月的家长。

    整个金陵中学都知道,澹台明月根本就没有家长,一无所用,想要找她索赔医药费,那简直就是笑话。

    章老师义正词严的控诉周萍平日里游手好闲,不务学业,常常欺负同学的恶劣事迹,一再的袒护澹台明月。

    但是,昨天澹台明月根本就没有来学校,他们想要询问,也是毫无办法。

    原本以为,周家老娘闹上一次,也就算了,毕竟周萍简直就是金陵中学一霸,自家的孩子就不争气,还如何有脸面来学校再次吵嚷?

    “章老师,我怎么会欺负她?”澹台明月皱眉说道,“我是好学生。”

    “我知道你是好学生。”章老师轻轻的叹气道,“她母亲在教务处,要见你……吵嚷的不可开交,我正好要去教室叫你呢!你先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澹台明月简单的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章老师听完,皱眉说道:“你是说,是那个流浪汉见义勇为?”

    “是的!”澹台明月认真的说道,“我们大好青年,居然不如一个流浪汉,我感觉汗颜。”

    “周萍平日里在学校欺负同学,我们都知道!”章老师叹气,只是知道是一回事,学校拿着周家大比的助学费,甚至某些老师,都收过他们家的好处费,既然如此,只要周萍不把事情闹太大,学校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她去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临到高考,周萍居然还闹出这等事情来,如果是别的同学,大不了就是让其父母出面,与周家周旋而已。

    但是,澹台明月怎么办?章老师自负谈不上什么好人,但是,心中多少还有一点点的正义感,她是怎么都不相信,澹台明月会联合外人,无辜欺负周萍。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