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天下无妖

作者:冬雪晚晴 | 短篇美文

收藏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这个世界上有着很多澹台明月一切未知的事情,对于自己的身世,对于奶奶,都是一个迷。奶奶对于禁术的控制,了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而想她沦为到这等落魄下场,啊不很容易。小时候澹台明月是不深入了解,长到了她多少有些明白了,也曾试探性性的问过,虽然,每次只要你小时候澹台明月是不了解,长到了她多少有些明白,也曾经试探性的问过,但是,每次只要她一旦提及这个问题,一向慈爱的奶奶,会给她一顿重打,然后一再的警告她,不准再问。。...

    这个世界上有着很多澹台明月未知的事情,对于自己的身世,对于奶奶,都是一个迷。奶奶对于禁术的控制,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而想要她沦落到这等落魄下场,真是不容易。

    小时候澹台明月是不了解,长到了她多少有些明白,也曾经试探性的问过,但是,每次只要她一旦提及这个问题,一向慈爱的奶奶,会给她一顿重打,然后一再的警告她,不准再问。

    在挨过两次打后,澹台明月再也不敢问了,这是奶奶的禁区,绝对不可以触犯,否则后果难料,但有一点她却是猜测到的,这件事情已经和她的父母有关。

    私下里,她曾经不止一次看到奶奶偷偷的哭,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见过奶奶笑过,奶奶你的心中,想来的苦到了极点,但是她不愿意说。

    奶奶过世后,她就曾经想过,将来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要查清楚父母的死因,查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奶奶痛苦了一辈子,临了依然是放不下的满腹心思,凄凉收场。

    奶奶没有对她有任何的要求,什么也没有交代,就这么去了,只是隐晦的提及,她出自一个古老的大家族,身负神秘的传承,将来她终究会无可避免的要面对一点东西。

    所以,风羽夕找上她,澹台明月一点也不感觉奇怪。

    “我对你那么一族,也不堪了解。”风羽夕皱眉,他说的是真的,他确实不怎么了解鬼婆那一族,这一族太过神秘,和外人的接触也不是很多。

    但是他们这一族,都有着一些神秘的传承,加上自己和她本身就有很多千丝万缕的联系,从一早就已经注定,无可避免。

    “那你希望我怎么帮你?”澹台明月问道。

    “只要你站在我这边,就好。”风羽夕说道。

    “就这么简单?”澹台明月再次问道。

    “就这么简单。”风羽夕点头道。

    “好!”澹台明月答应的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该来的终究要来的,慢慢的,她一定可以寻找到她想要的答案。

    风羽夕既然能够找上她,自然是对于他们这一族有些了解的,否则,没有谁嫌弃自己钱多了,撑的慌,又是衣服首饰,又是房子的送给她——她又不是那种绝色美人,足够让男人心动到金屋藏娇。

    “我去帮你把车上的东西拿下来,天色不早,你早些休息。”风羽夕说着,转身出去,很快,就把今晚大采购的物品,全部送了进来。

    “明天下午五点,我来接你去看拍卖会,如何?”风羽夕征求她的意见。

    “好!”澹台明月答应着。

    风羽夕已经走到门口了,突然想到什么,忙着转身问道:“明天下午五点你还没有放学吧?”

    “是的!”澹台明月抬头,不解的看着他,问道,“我没有放学难道不能够看拍卖会?”

    “你从来都不逃课!”这是风羽夕观察了她很久得出的结论,原本以为,高考临近,她努力学习的必须的。

    “今天已经逃了,既然逃一次是逃,逃两次也是逃,没什么区别。”澹台明月说道。

    “我以为你会专心考试。”风羽夕对于她这种思维方式,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明天又不考试!”澹台明月低头,在一堆袋子里面,翻着什么,然后就这么漫不经心的说道,“现在在谈什么努力复习,你不认为,那都的空话?该学的东西,平时就应该学好了。”

    “嗯……”风羽夕算是认同她的观点。

    大概是他的不以为然,澹台明月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难道你以为,我们学习的目的,只是为着应付考试,而不是应该学会理应学会的知识?”

    “你说的对!”风羽夕想了想,突然有些佩服她这种思想,学习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为着考试?那几张考试又能够决定什么?

    “我以前不逃课,是没有碰到有花样美少年让我逃课。”澹台明月笑笑,“就像今天,我感觉有让我逃课的理由,我也会逃课的。”

    风羽夕认真的想了想,这才说道:“花样美少年就有这么大的魅力?能够让你逃课?”

    “嗯!”澹台明月漫不经心的答应着,花样美少年自然不足以让她逃课,但如果这个花样美少年还知道她奶奶,知道一些关于他们那个古老传承,那么逃课又算什么?

    “如果你喜欢——我可以给你找两个好看的男人,你随便玩,三楼你可以改成刑房……”风羽夕出着馊主意。

    “你可以帮我把三楼布置成刑房,但是,男人就不用找了。”澹台明月笑的有些邪异,“等着弄好了,我找你试试效果就成。”

    “##@@!”风羽夕目瞪口呆,老半天也没有能够说出话来,这是什么荒谬的想法啊?

    “我怕痛的!”风羽夕认真的说道,“真的!”

    她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爱好啊?

    “明天五点,你来接我!”澹台明月说道。

    “来这里,还是学校?”风羽夕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澹台明月想了想,这才说道:“这里好了!”风羽夕的模样太过俊美,清雅温润,加上名车华服,这样是让她那些同学看到,天知道会传出什么谣言,所以,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那好,明天见!”风羽夕说着,这才转身而去。

    澹台明月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做了下来,伸手摸摸,触感很好,温润柔软,在看看整个房子的装修,都是古色古香,精致完美,没什么可以挑剔的。

    看样子,风羽夕想要获得她的支持,还是下了一番功夫的。抱膝在客厅做了一会子,她才关了门,上楼而去……

    奶奶说的没错,只要禁术在手,就算她不想要钱,都会有人哭着喊着甚至跪在地上,求着她收下的,所以,那些暂且住脚容身之所,给了人就给了人吧,没什么大不了。

    奶奶还说——未经清贫难为人,所以,给予她各种磨练。

    原木的楼梯磨的光滑照人,赤脚踩在上面,有一种很温和的感觉,想来这铺地的木头,也不是普通的合成木板。

    楼上也有小小的客厅,大概是让她可以带着闺蜜前来小坐,另外就是书房,不大,紫檀木的书架上空着,只有一套辞海,这是留着她将来凭着喜好,收集书籍摆放的。

    (新书上传,求推荐票,收藏支持!谢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