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谁又在召唤我

作者:花花了 | 竞技游戏

收藏

谁又在召唤我_第50章 一群妖乱舞43

    山谷里的药草很多,沈逍领着时羡鱼和临渊采集,顺便教他们一些辨识草药的知识。沈逍自十五岁起修道,至今七十年矣,七十年走南闯北的积累,使他的学识十分渊博,除了剑术与符咒,对药草也...

    山谷里的药草很多,沈逍领着时羡鱼和临渊采集,顺便教他们一些辨识草药的知识。

    沈逍自十五岁起修道,至今七十年矣,七十年走南闯北的积累,使他的学识十分渊博,除了剑术与符咒,对药草也有些了解。

    “万物相生相克,毒药附近往往生长着解药,有时甚至就在毒药本身,因为许多草药不同部位的性味截然相反,譬如麻黄的功效,是发汗利水,而麻黄根的功效,却是收敛止汗,再譬如白果中毒,可用白果壳水煎服用缓解……”

    临渊学得很认真,一边听一边记忆手里草药的特征,时羡鱼则有些心不在焉,她满脑子都是沈逍苦恋无果,好惨好惨。

    “小鱼的手受了伤,用这种草药就可以,捣碎外敷。”沈逍指着草丛中一株植物,说道,“只需要叶片的部分,临渊,你多采一些。”

    临渊点点头,仔细采集叶片,时羡鱼也跟着他一起摘叶子。

    沈逍见状失笑,拦住她道:“小鱼是不是没在听?摘错叶子了啊。”

    “啊?”她脸颊微热,赶紧又偷看一遍临渊采的叶片,学着他重新摘。

    沈逍笑着说:“小鱼,不用为我担心,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时羡鱼心想:就是因为你看上去太好了,跟没事人一样,所以我才更担心呀……

    沈逍仿佛看出她心中所想,笑道:“小鱼,我没有强颜欢笑。”

    时羡鱼忍不住问:“沈大哥,你不难过吗?”

    沈逍问她:“为何要难过?”

    时羡鱼心中纠结,蹙着眉想了想,说:“你为了安姑娘才会想要去灵山,这么多年四处找她,付出时间与心血,历经种种危险……如今终于见到她,却发现她已心有所属,那你这些年……”

    时羡鱼不好再说下去,总觉得哪怕再怎么委婉,这些话依然很伤人。

    将心比心,如果换作她,肯定没这么豁达的放下。

    沈逍听完后,仍是风轻云淡的一笑,说道:“无论有没有遇见过安姑娘,我都会踏上修真之路,只不过她在关键时刻推了我一把,让我更加坚定走这条路罢了,所以我感谢她,也怀念她。小鱼,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担心我会觉得自己这些年白白付出,一切成空,但这些年我过得很好啊,我的修行一直在成长,每次遭遇的危险也让我更加精进,或许我曾经对她有过期许,但人生终究是我自己的,无论我得到,我失去,都是我。”

    时羡鱼面色赧然,瞧瞧人家这格局,瞧瞧人家这境界,要论做神仙,沈逍只怕比她更够格吧。

    “沈大哥,是我狭隘了。”她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脸,小声道,“我只是想到你心里一直记着安姑娘,却和她没有结果,所以有点难过。”

    沈逍望向远处无边花海,神情坦荡,“这世间种种爱,父母爱,师徒爱,兄弟爱,姊妹爱,情人爱……本就无需结果,若执着于结果,终会成为痛苦。”

    时羡鱼觉得自己还得继续学习。

    以后不仅要学着怎么帮人实现愿望,这境界也得想办法提升一下。

    不远处,安瑶突然凌空飞来,翩然衣裙在空中舞出一道青蓝色光影。

    她的神色显出几分急切,落在沈逍、时羡鱼、临渊三人面前,说道:“抱歉,本想为你们引见景王殿下,但刚才传来急报,有处村落出现大片离奇白丝,派去的斥候只有一人活下来,我必须尽快赶过去处理。”

    “白丝?”沈逍微愣,下意识问她,“可是在黑渊森林附近?”

    安瑶闻言也一愣,“你们知道?”

    沈逍看向时羡鱼和临渊,“难道是万吉家的那个村子?”

    时羡鱼吃惊道:“当初我们离开时,村子明明已经没事了啊,难道那些白菌的孢子被人带进村子了?”

    安瑶忙问:“你们知道那些白丝是怎么回事?”

    沈逍解释道:“那些白丝是一种有毒的菌菇植物,原本生长在黑渊森林深处,人一旦沾上就会麻痹无力,我们途径那片村庄时,已经将白菌全部烧毁,没想到它居然蔓延至村庄里,有可能是一些动物恰巧携带其孢子,才会导致村落遭难。”

    说到这里,沈逍不禁停下来,皱起眉头喃喃:“这不对……白菌遇到阳光就会死亡,根本不可能在村子里大面积繁殖。”

    安瑶恳切的对他们说:“既然你们对这种白菌如此了解,可否与我一同前往?”

    沈逍正色道:“这是自然,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吧。”

    安瑶面露感激,“多谢诸位!”

    她生得虽娇柔纯美,实则已经一百多岁年纪,又因常年跟随在景王身边,做事十分有魄力,当即清点了二十名轻骑兵,加上两名修士,出发前往遇难村庄。

    安瑶所带的两名修士,其中就有上次时羡鱼见过的侏儒,此人会缩地成寸,他沿途施法,本该几日才能走完的路程,一时片刻也就到了。

    在路上的时候,时羡鱼还抱着侥幸心理,猜测是别处的村子生长着他们没发现的白丝,可是随着路上风景越来越眼熟,时羡鱼的心也随之悬起来。

    安瑶对他们说:“幸存的斥候回来禀报,村子遭遇过一场屠杀,所有百姓全部遇害,假如真像你们猜测的那样,孢子是由外人带入村庄,那么很有可能是被那些歹徒带去的。”

    时羡鱼脸色变白,“村庄的位置远离战火,怎么会受到牵连?”

    安瑶沉沉叹了口气,回道:“位置虽然远离,但如果遇上逃兵流寇,也难逃一劫,这样的情况在别处也曾发生过。”

    时羡鱼紧抿住唇,心中忽然生出怯意,她有些不敢面对……不敢,面对村子现在的惨状。

    他们很快到了村口。

    遍地可见黑色的黏状物。

    安瑶或许不清楚,但时羡鱼认得,这是白菌经阳光照射后的样子,它会逐渐风干,最终化为尘土的一部分。

    继续向前走,黑色黏状物越来越多,血渍与尸体也陆续映入眼帘。

    这些尸体里既有无辜村民,也有袭击村庄的歹徒,从他们身上的服饰与武器能看出,确实如安瑶所说,是流窜的逃兵。

    想到前不久,还曾在这里与大家庆贺欢腾,载歌载舞,现在却只有一片人间炼狱,时羡鱼避开目光,不忍再看下去。

    这时,前方一个士兵忽然惊呼:“屋子里有妖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