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谁又在召唤我

作者:花花了 | 竞技游戏

收藏

谁又在召唤我_第48章 一群妖乱舞41

    时羡鱼的注意力,很快回到烤肉上。人家刚才可是说了,这玩意吃了能增强力量、改善耳目,她太需要了。——继百灵果之后,时羡鱼又吃到了好东西。饭后,沈道长灭掉火堆,临渊照旧负责收拾...

    时羡鱼的注意力,很快回到烤肉上。

    人家刚才可是说了,这玩意吃了能增强力量、改善耳目,她太需要了。

    ——继百灵果之后,时羡鱼又吃到了好东西。

    饭后,沈道长灭掉火堆,临渊照旧负责收拾,把吃剩的骨头残渣扔进河里,附近血迹也用水清洗干净。

    尽管以他们的实力,引来妖怪也不用害怕,但处理残留气息以免惹来麻烦,几乎是这片土地上所有生灵的本能,

    时羡鱼吃饱喝足,摸了摸自己微鼓的胃部。

    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增强力量,是吃完立即生效?还是需要消化消化?

    时羡鱼瞄到身边一块石头,又低头看看自己的拳头……

    要不,试试?

    她深吸一口气,举起拳头,正要挥出去,半截被临渊拦住。

    临渊脸上满是不同意,皱着眉头说:“手会疼。”

    时羡鱼听后略微迟疑,想想也是,只是试试力气而已,没必要一上来就玩那么大,先找个差不多的试试好了。

    她又看准旁边一棵小树,准备用树干试试手劲。

    临渊再次拦住她,似乎连树干他都嫌硬,握住她的小拳头摁在自己腹部,示意她捶这里。

    “啊……”时羡鱼犹豫,抬眸看他,“要是打疼你怎么办?”

    临渊眼里满是宠溺,微笑着摇头,“不会疼。”

    时羡鱼一撇嘴,有点不高兴了,“就算我没本事,打不疼你,你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啊,你说出来多打击人家积极性。”

    临渊脸上显出慌张神色,忙解释道:“我意思是,你不会疼。”

    时羡鱼狐疑的盯他一会儿,料想他应该不会花言巧语,便不再计较,认真举起拳头,瞄准他的腹部,用力打过去!

    嘭!

    剧痛沿着指关节蔓延至手腕,然后是手肘!

    时羡鱼的脸色变青,只觉得自己半条胳膊要废了!

    为什么他的腹部硬得跟钢板一样?

    她还不如打石头呢!

    泪花狠狠泛起,眼眶一瞬通红,她看也不看临渊一眼,直接抱住自己废掉的胳膊去找沈逍!

    “沈大哥!……”

    时羡鱼疼得眼泪吧嗒吧嗒直掉。

    “我的手还有救吗?”

    沈逍不禁失笑,“我说你们俩,怎么打情骂俏还把自己弄伤了?”

    时羡鱼默默垂泪。

    临渊一脸无措。

    沈逍叹气,看了看时羡鱼的手,无奈道:“先上路吧,看看能不能找到草药。”

    时羡鱼泪汪汪的问:“要是找不到草药呢?”

    沈逍说:“你的骨头没受伤,即使不敷药,四五天会自己好的。”

    时羡鱼听了更心酸,她居然要疼四五天!最关键的是,受伤的还是一只右手!

    临渊懊悔又焦急的看着她,“我,我去找药。”

    “自然是你去找。”沈逍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走吧,出发了。”

    荒郊野外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植物,想要找到特定的草药,并不容易,不过三人不需要赶时间,放慢速度,边走边找未尝不可。

    他们走到一处坡地,发现前方树林耸立着高高的旗帜,旗帜上绘制着古代图腾,在风中烈烈舞动,而旗帜下方,是一眼望去数不清的帐篷与战马。

    联想到中午遇见的那几个怪人,他们现在看见的,想必就是景王的军队了。

    时羡鱼知道沈逍不爱与军队打交道,问:“我们要绕路吗?”

    沈逍望着远处,片刻后回神,点头道:“……绕吧。”

    三人刻意离军队扎营的地方远一些。

    但是有时候缘分很奇妙,越是想避开,越是避不开,没走多久,他们再次遇见安瑶,这次她身边只跟着两三个普通士兵。

    “是你们?”安瑶远远就发现他们,惊讶的走来,“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沈逍回答:“路过此处。”

    顿了顿,又瞟一眼时羡鱼的手,说道:“顺便为她找找草药。”

    “受伤了?”安瑶看向时羡鱼,“军营现在的药物也十分紧缺,不过我们有一队斥候探得东南方向有片山谷,山谷中生长着许多草药,你们要找草药的话,可以去那里看看。”

    沈逍朝她拱了拱手:“多谢。”

    安瑶想了想,又道:“罢了,我带你们过去吧,这附近有许多盯梢的士兵,你们冒然过去的话,可能会被当做敌军的奸细。”

    沈逍三人不好回绝,便多说了一声谢。

    他们一路过去,果然陆续遇到几处哨兵,而且人员配置和安瑶一样,都是一个修士带着几个人类士兵。

    沈逍默然看在眼里,等到了无人处,问安瑶:“军中似乎有许多修行者?”

    安瑶在前面领路,听到他这样问,回眸笑了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修行者应该潜心修炼,不问凡尘俗事,但如今天下大乱,生灵涂炭,我认为,无论是妖兽异族,还是人类修士,都应为这天下尽自己一份心力,再说那大梁国的国师擅长邪术,普通士兵对阵无异于羊入虎口,军中若有修士助阵,也能多几分胜算。”

    沈逍若有所思,沉默着没作声。

    安瑶含笑看他一眼,接着道:“你们能轻松解决虎蛟兽,足以说明实力非凡,不妨再考虑考虑?我们景王殿下,求贤若渴啊。”

    这次沈逍没有直接回绝,淡淡道:“承蒙殿下看得起,在下会考虑的。”

    安瑶笑了笑,不再多劝,继续走在前面领路。

    时羡鱼跟在她和沈逍后面,这个女人太漂亮了,背影也叫人陶醉,以致于时羡鱼的目光在对方的发饰与衣裳上流连忘返。

    发饰是黄金的,衣裳是银白的,轻薄外衫里罩着一件青蓝色长裙,随着她走动,裙底时不时露出亮紫色的羽毛,轻盈飘逸极了。

    她真的好美,和许夫人的那种冷艳不同,更像森林里的精灵,举手投足有种不染凡尘的通透感。

    走着走着,一根羽毛轻轻飘落在地上。

    时羡鱼愣了愣,脱口道:“安瑶姑娘,你的东西掉了。”

    前面的安瑶停住脚步,疑惑的回头。

    时羡鱼指着地上的羽毛说:“从你衣服上掉下来的。”

    安瑶莞尔,“无妨,我是青鸟一族,每日总会掉一些羽毛。”

    时羡鱼:“什么是……青鸟一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