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谁又在召唤我

作者:花花了 | 竞技游戏

收藏

谁又在召唤我_第43章 一群妖乱舞36

    刺目的火焰,似一头浑身发出万丈金光的猛虎!凶猛的扑咬厮杀!眼睛在燃烧中急剧收缩,从十几米的直径,烧至拇指大一个焦黑的小球,而后吧嗒一声,球也粉碎成灰。山洞终于恢复平静,火焰熄灭...

    刺目的火焰,似一头浑身发出万丈金光的猛虎!凶猛的扑咬厮杀!

    眼睛在燃烧中急剧收缩,从十几米的直径,烧至拇指大一个焦黑的小球,而后吧嗒一声,球也粉碎成灰。

    山洞终于恢复平静,火焰熄灭,巨大的眼睛消失,池水也消失,还有残留在水中的尸骸,也一同消失了。

    时羡鱼呆坐在地上,怔愣许久才缓缓回神。

    “好厉害……”她望着眼前空荡荡的山洞,喃喃自语。

    沈逍给的这张火符,当真是厉害,和平时的火符很不一样,像皮卡丘里的小火龙进化成巨型喷火龙,烧尽了洞内一切邪祟。

    绘制这张符,一定花了他很大心血吧?幸好没贴在狐妖身上,不然岂不是要造成冤假错案?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都怕成这样了,还有闲心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也许是一种特殊的心理自愈功能?防止自己因为过度惊恐而精神崩溃?

    我可真坚强!

    她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加油。

    我还一个人干掉了这么多坏人,虽然我不会法术,没有武功,头脑也不算特别好……但是我有一颗正直善良的真心啊,好人有好报,老天爷总不会舍得让我倒霉的,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气运?所谓的光环?

    她再次看向地上烧焦的眼珠子,和被电晕的吴老板,愈发自我肯定的点了下头。

    没错,这就是气运!这就是光环!

    洞口处传来声响,像是有什么人进来了。

    傀儡行走无声无息,若是回来,不会发出声音,所以肯定是有人来救她了!

    时羡鱼心中雀跃,腿脚也立即有了力气,赶紧爬起来,提着裙摆往洞口跑。

    一般电影演到这种剧情,男主角都会来救女主角,现在来的人,肯定是临渊!

    临渊一定会来救我!

    时羡鱼的一颗心,刚才还惊恐的直颤颤,现在却只会甜蜜的冒泡泡了。

    然而当她越跑越近,发现洞口那个影子……那个影子,它,貌似不是个人?

    时羡鱼迟疑的停下。

    那影子又走近了一些,有结实的四蹄,和硕大的角。

    它朝她叫:“咩咩咩~~~”

    时羡鱼:“…………”

    大角羊不急不忙嗒嗒往里走几步,然后站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歪下脖子在岩壁上磨了磨角。

    看它这样子,似乎也不是特意来找她的,只是受到某种力量的驱使,才会不知不觉走到这里来。

    时羡鱼略感失落,叹了口气,走过去握住羊角,“走吧,回青山城。”

    她骑上去,大角羊慢悠悠转身,带她离开山洞。

    刚出山洞,就看见青山城的方向映着一片火光,她心中顿时大惊!:“着火了?!快,我们快回去!”

    …………

    清幽美丽的青山城,此刻陷入一片火海。

    九尾狐被身上的眼睛折磨得发狂,发疯一般在山野间疾走奔跑!

    它仰首长啸,所过之处狐火肆虐,点燃了树木与房屋,踏碎院墙与石桥,城中人们惊惶逃窜,婴儿发出惊惧的啼哭!

    沈逍和临渊追到城中,见四周已经乱成一片,火焰烧毁家园,哭声喊声此起彼伏!

    不远处,许郡守和许清风正组织城中百姓避难,火光映着父子俩的脸,两人的眼中布满血丝。

    再没有什么比眼看着世外桃源被毁更令人痛心!

    沈逍拔出长剑,沉声对临渊道:“救人要紧,我想办法吸引狐妖的注意力,最好能将她带到距离青山城远些的位置,你在后面跟着,找准时机,想办法削掉她身上那些寄生的眼睛!”

    临渊点头应下。

    可是想要吸引狐妖的注意,谈何容易?她此刻被眼睛寄生,根本神志不清!既不识眼前人,也听不见耳旁音!

    沈逍几次想要上前,刚到近处,就被威势凶猛的狐尾扫落!

    力量悬殊太大,一时之间,他竟没了办法!最擅长攻击所用的火符也不敢轻易施展,他既然知道许夫人无辜,就绝不能对其赶尽杀绝!毕竟罪魁祸首,是寄生在她身上的那三只眼睛!

    正焦灼,忽然看见一个穿着大红色嫁衣的女孩朝狐妖跑去!

    “许相芸?!”沈逍心中震惊,许相芸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他和临渊着急对付狐妖,一不留神,竟叫她跑出去乱来!

    “回来!”沈逍大喝。

    许相芸不知从哪里捡了一根长树枝,对着狐妖劈砍挥舞!一招一式确实是正经的剑术,可是放在狐妖面前,根本不痛不痒,犹如婴童蹒跚学步般可笑!

    沈逍疾步飞奔,一把抓住她的衣领!

    “许相芸!你疯了吗?!回来!”

    “我不!”许相芸双目赤红,“它毁了青山城!我要杀了它!”

    “毁掉青山城的人不是它!是它身上的眼睛!”沈逍不管她如何挣扎,强行拉着她往没有火的地方躲避。

    狐妖的神智时而混沌,时而清醒,它像是被折磨到极致,开始不停用头撞击山石,试图毁掉身上的寄生眼,可是那眼睛狡诈,影响它的肢体与五感,狐妖反把自己弄得鲜血淋漓!

    又有新的傀儡赶到,十几只黑影傀儡既不上前,也不后退,把狐妖团团围住,只等它最后奄奄一息,就要剖腹取妖丹!

    沈逍恨极了这些傀儡!

    他拖着许相芸对她说:“你好好看清楚,你要恨的,是这些东西!狐妖是你的母亲!它们为了得到你母亲体内的妖丹,故意设下圈套!逼得你母亲发狂!若真被它们得手,你母亲会死!青山城会死!这天底下无数苍生都会死!!!”

    许相芸整个人怔住。

    沈逍不再管她,掏出火符擦亮长剑,而后提剑朝那些傀儡刺去!

    雪亮的剑变成一把燃火的光鞭!所过之处,星火四溅!火尽成灰!

    远处的狐妖仍在挣扎,山摇地动,无数山石滚落!沈逍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小心”,再回头,许相芸扑过来,用身体替他挡住滚落的岩石!

    “许相芸!”

    地面又一阵震动,整座山脉在激荡的妖气中摇撼!

    沈逍抱起许相芸来到地势更低的河岸边,手心湿漉黏腻,原来鲜血已经染透嫁衣。

    沈逍立即将她平放在地上,快速点中几处穴位,帮她止血。

    许相芸的视线模糊,难以聚集,她目光茫茫望着晦暗苍穹,轻声问沈逍:“道长,我是不是……要死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