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谁又在召唤我

作者:花花了 | 竞技游戏

收藏

谁又在召唤我_第42章 一群妖乱舞35

    吴老板从怀中慢慢取出一叠纸,那动作万分小心,仿佛手捧珍宝。接着,他把这些纸,一张接一张平铺在那所谓的“神墨”上。洁白的纸很快被浸湿,与此同时,那绘制成眼睛图案的墨迹也印在了...

    吴老板从怀中慢慢取出一叠纸,那动作万分小心,仿佛手捧珍宝。

    接着,他把这些纸,一张接一张平铺在那所谓的“神墨”上。

    洁白的纸很快被浸湿,与此同时,那绘制成眼睛图案的墨迹也印在了纸上,就像时羡鱼在傀儡面部看见的纸一样。

    眼睛图案,是一个信号——被印上眼睛的白纸,开始微微凸出水面,宛如生长的荷花,连枝带叶耸立出水面。只是此时的枝叶并非莲池中碧绿摇曳的美好,而是取用少女溶解的尸身,以肉骨塑形的残忍!

    那些鲜红的颜色,在浮出水面的瞬间变成漆黑,犹如被墨汁浸染,它们变得黏腻,模糊,生长出手和脚,成为没有灵魂的躯壳,一步一步走出池水。

    新生的傀儡们,与时羡鱼擦肩而过。

    她站在池边,双腿僵直,手脚冰凉。

    伥鬼!

    脑海中突然闪现这两个字!

    他们夺走了少女的皮,又用少女的血肉炼化成傀儡,驱使她们去城中为非作歹,这简直是伥鬼一般的存在!

    她该怎么办?!

    大脑空白一片,仿佛失去了思考能力,四肢也像是没了知觉,竟连颤抖也不会了。

    难道她要死在这里了吗?!……开什么玩笑,侍神给的珍珠还没用,现在谈放弃还太早,况且她怀里还有沈逍给的火符!

    无论行不行,至少也要试试!

    …………

    池中接连走出七八个傀儡后,吴老板命令它们去取妖丹,包括将时羡鱼送来山洞的八个傀儡,也一同去助阵了。

    而水底的眼睛似乎因此放下心来,缓缓闭上了。

    吴老板专心致志接待完国师大人,终于注意到时羡鱼,他惊讶的发现,她居然还没有昏迷——通常进入池水中之后,会很快失去意识,沉入水中。

    随后他想到,时羡鱼可能是一位道行深厚的修真者,那么,能坚持到现在也就不稀奇了。

    吴老板毕竟只是个普通人类,仰仗背后的国师传授方法才会这些邪术,看见时羡鱼仍然安然无恙,他的第一个念头是做贼心虚的害怕。

    但是紧接着,他发现时羡鱼神色惊恐,身体僵硬,一动不动。

    “虽然还没有昏迷,但应该也差不多快了吧?国师大人的咒法天下无人能解,就算用在神仙身上也一样……”

    吴老板放下了戒备,走过去,准备把时羡鱼推进水里,就当送她一程。

    他来到近前,抬起一只手——

    时羡鱼突然转身,握着什么东西冲过来!

    瞬间,一股强烈的电流打在吴老板的胸口!像被人用钢鞭狠狠抽了一鞭!

    这是什么法术?!吴老板痛苦的蜷缩起身体,心中惊骇不已,然而还未等他起身,时羡鱼握着电击棒狠狠戳在他颈部!

    电流直击头部!

    他眼冒金星,口舌剧颤!伴随强烈的呕吐感,眼白一翻,晕死了过去!

    时羡鱼唯恐他会很快醒来,又握着电击棒在他后颈处补了几下!

    她心里慌得不行,刚才一连串的动作全靠临场激发的悍勇,现在手软脚软,连站也站不稳。

    水里还有一只不知道是什么的眼睛妖怪,不能放任不管。

    可是她不会除妖,出去找人帮忙,需要穿过大片无人的森林,且这山洞位于半山腰,她连怎么下山都不知道,深更半夜在山上瞎跑,迷路都算是轻的,万一摔下山崖,那可就真要玩完了。

    时羡鱼左思右想,觉得出去找救援,希望实在很渺茫,可要独自留下面对那只眼睛,她又感觉瘆得慌。

    不管怎么样……总要竭尽所能试一试才行!

    她在身上摸了摸,掏掏袖子,拍拍胸口,试图找出哪怕一点点能用得上的东西。

    辣椒水喷雾小小一瓶,倒进池中被稀释得几乎没有,匕首太短,非得距离很近才能扎进眼睛里,还有沈逍留下来的特殊火符,看上去是很厉害,但问题是眼睛在水里……

    时羡鱼很发愁。

    有种走入绝境的窘迫感。

    这时,她摸到自己的腰封,那里鼓鼓的,不禁愣了下,然后怀着好奇心把腰封里的东西拆出来——

    天啊!

    她怎么把这个忘了?!

    时羡鱼又惊又喜的看着眼前的东西,是自热米饭的发热包!

    ——刚和沈逍、临渊在外面风餐露宿时,大多数时间吃烤肉,自热米饭被她用一口小奶锅煮成了稀粥,当时她觉得发热包可以留着以后加热食物,再加上担心污染环境,所以一直随身携带。

    没想到,今天居然能派上用场!

    时羡鱼好激动啊,这片池水很浅,她有好几个发热包,如果全扔进去,说不定可以直接把眼睛烫熟!

    事不宜迟,她拿起一个发热包就朝眼睛扔过去!

    发热包噗通一声落水,掉到眼皮上,四周水温顿时升温!眼睛也立时睁开了!

    时羡鱼趁热打铁,赶紧又扔出第二包,这次恰好砸中眼珠子!

    眼睛不会说话,但是仍能看出它在水下急剧的颤抖抽搐,无数细小气泡从发热包里涌出,时羡鱼一刻也不等,又扔出第三包,第四包,第五包!

    有的砸中眼球,有的摔在眼皮上,有的滑落到一旁,但无论位置扔在哪里,这片池水的水温都在急速上升!

    眼睛挣扎得更厉害了。

    它就像一个巨大的,扭曲不停的单面荷包蛋!

    可惜,时羡鱼没能等到荷包蛋变焦变糊,而是看见它突然暴涨数倍!像被激怒一般,眼皮通红!眼白布满血丝!剩下瞳孔的部位不断收缩,不断溢出漆黑的墨汁!并伴随尖细的吼叫声!

    那声音就像开水壶烧开后无比刺耳的嘶鸣!

    时羡鱼忍不住捂住耳朵,肝胆俱颤,恐惧、痛苦、惊惶与无助!这些情绪在她心中交织不断!

    眼前池水如退潮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墨汁朝她漫溢而来——

    她果然小瞧了人家,居然妄想用区区发热包除掉对方,现在,她自食其果的时候要到了!

    墨汁越来越多,越来越多,逐渐变成一个人形轮廓。

    时羡鱼心中又惊又怕,想要逃跑,只踉跄着走了两步就双腿软倒,坐在冰冷的地上。

    她脸色惨白的看着那漆黑一团的人形离自己越来越近,害怕得连牙关也打颤,而后在那团“黑”近在咫尺时,一抬手,啪嗒贴上了沈逍的火符!

    轰!

    金色烈焰将墨汁与眼睛紧紧缠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