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谁又在召唤我

作者:花花了 | 竞技游戏

收藏

谁又在召唤我_第39章 一群妖乱舞32

    “又是幻术!”沈逍喝道,“临渊!去追许小姐!我来对付它们!”临渊的敏捷和力量在幻术面前显得十分被动,见沈逍主动拦住那两张脸,便立刻绕开,继续追前面的轿子!两张由狐火构成的鬼脸一哭...

    “又是幻术!”沈逍喝道,“临渊!去追许小姐!我来对付它们!”

    临渊的敏捷和力量在幻术面前显得十分被动,见沈逍主动拦住那两张脸,便立刻绕开,继续追前面的轿子!

    两张由狐火构成的鬼脸一哭一笑往沈逍扑去!方向对准了沈逍的脸!

    沈逍急急收回长剑,以剑气挡住攻势!

    他发现这已经不单单是混淆五感的幻术,更会迷惑心智,若是被哭脸捉住自己的脸,便从此只会悲痛嚎哭,若是被笑脸捉住,则从此只会癫狂疯笑!

    沈逍快速抛出一张符纸,而后持剑在空中飞快画出符咒,符纸瞬间燃烧起来,金色的火焰里显出一张怒容!——张牙舞爪,如同发怒的神佛!

    沈逍的额头渗出汗水,他将长剑竖立于身前,猛然高喝:“破!”

    金色火焰里的脸陡然爆发怒吼!似狮虎长啸,一哭一笑两张脸在这咆哮中支离破碎!

    幻术崩溃,沈逍仍不敢松懈,手掌翻转,指间出现几根若隐若现的红线!每根线的另一端,都连接着远去的花轿——

    沈逍咬牙,嘴中念咒,强行将红线收回!远处那花轿立时停住,被他的牵引之力扯住,竟无法再往前分毫!

    与此同时,沈逍缠线的手开始充血,颜色涨红!青筋暴起!

    他仿佛在忍受极大的痛苦,紧紧握住线,朝前方吼道:“临渊!把许小姐带回来!”

    花轿里的许相芸此时已陷入昏迷,临渊伸手将她拉出来,眼前忽闪一道红影!转瞬间从他手里夺走了许相芸!

    临渊心中微惊。

    他是妖兽,眼力和速度非一般修行者能比,刚才那道影子竟能从他手里夺人?!

    他转身看,那是一个身高近三米的人形妖怪!狐面人身,爪如弯钩!背后伸展着九条红色狐尾!

    是九尾狐!

    临渊被激起斗性,眼瞳倏地放大,金瞳变成漆黑,指关节咯吱作响,正欲扑上去之际,远处的沈逍突然朝狐妖发难!

    许相芸身上的红线陡然化成万千锋芒,直直冲狐妖刺去!

    可狐妖竟还是不肯松手,生生用狐尾挡住那红色针刺!抱起许相芸就往山林深处逃!

    临渊在后面穷追不舍!

    四周妖气铺天盖地,他们一路疾追,几个瞬息便翻过了山头,眼看又要靠近临渊上次迷路的幻阵,沈逍心一横,再次祭出火符!直接将红线点燃!

    金色火焰沿着红线烧过去,连同狐妖尾巴上的针刺一同燃烧起来!

    那蓬松的九尾瞬间变成火球!

    狐妖愤怒的转头,朝他们露出狰狞的獠牙!喉咙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咆哮!随后妖风忽起,飞沙走石席卷,竟将沈逍施展的火焰吹灭了!

    临渊见状再不能等,亮出利爪直扑过去!

    狐妖手里抱着许相芸,多少有些顾忌,交战时落了下风,十分被动。眼看沈逍也追了上来,狐妖一时分心,肩上被临渊撕下大片皮肉!

    它怒到极致,眼睛变成血一样红!全身毛发蓬起!紧接着仰首发出一阵刺耳的啸音,如利剑刺入耳膜!

    临渊和沈逍的身形都随之一僵,齐齐捂住耳朵!眼前开始出现形态各异的妖魔!

    沈逍知道这全是幻觉,心惊不已,看来狐妖的幻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此时它要护着许相芸,所以顾手顾脚,如果真正施展开来,只怕他和临渊两人合力也难以降服!

    临渊强忍着痛苦继续追,果然因为耳目被迷而入了幻阵!明明那狐妖就在前面,他就像看不清方向的盲人,在树林里乱追一气!

    沈逍也没好到哪里去,血丝从双耳流出,眼睛也布满血丝,他不敢再上前,担心自己也会和临渊一样,只能借助手里最后一根红线勉强牵制住狐妖,不叫它把许相芸带走。

    但是这最后一根线也在崩解的边缘!惊人的妖气在四周澎湃游走,临渊被幻阵困住,而沈逍的火符也难以奏效,眼看狐妖就要带走许相芸,沈逍索性豁出去了!咬咬牙,掏出一张黑色符纸,嘴中念咒——

    黑符瞬间化作千万只黑色飞蛾!直扑狐妖而去!

    狐妖身后尾巴一个横扫,将黑蛾拍散!

    但那些黑蛾散成黑灰之后,如空气微尘飘荡,仍然不可避免的沾了它一身。

    “这是追魂符……”沈逍低咳一声,嘴角溢出鲜血,“此符不会造成任何伤害,但只要再见面,无论你化作何种形态,都会被我识破——许夫人,你不要再逃了,我知道是你。”

    狐妖终于停止反击,抱着许相芸站在远处,静静凝望沈逍。

    幻阵消失,临渊终于脱困。

    狐妖再次开口,此时不再是野兽般的咆哮,而是清清楚楚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们从什么时候发现的?”

    沈逍沉声道:“我们来的第一天,就发觉你身上没有人类该有的气息,当时觉得古怪,这世间无论是谁,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气,鬼有死气,人有生气,妖也有妖气,而你,你身上太干净了!我猜测你应该是用了一种遮掩气息的法宝,但我没想到你会是狐妖,直到刚才……刚才,你有很多次机会了结我和临渊的性命,但你没有这么做,并且无论我们怎样攻击你,你都会在下意识护住许相芸。”

    狐妖沉默片刻,三米高的身形缓缓缩至正常女人模样,面容也变回许夫人的样子。

    “你们不该来青山城。”许夫人的声音似冬天里的泉水,清澈而冰冷,“我奉劝你们,尽早离开,否则只会惹祸上身。”

    “是因为妖道吗?”沈逍问她,“你刻意藏匿自己的妖气,是不是担心被妖道发现身份?可你为什么要掳走城中无辜少女?难道此事也与妖道有关?”

    许夫人不再隐瞒,直言道:“一年多以前,青山城每隔数日就会有少女无故失踪,我夫君身为一城之主,全力追查失踪案,却毫无线索,当时我想到大梁国的国师曾经以活人炼丹,便疑心有妖道混入城中作乱。后来我在城中设下幻阵,终于引出几个妖道上钩,可是等我把他们解决掉,才发现他们只是傀儡!杀掉多少,幕后者便派来多少!无论我怎么杀,城里的少女仍然一个接一个消失!”

    沈逍恍然大悟,“所以你借用狐狸娶亲的传说,抢先一步把那些女孩藏起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