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谁又在召唤我

作者:花花了 | 竞技游戏

收藏

谁又在召唤我_第35章 一群妖乱舞28

    计划赶不上变化,沈逍找到许大人和许夫人说明来意,许大人倒是一口答应下来,许夫人却提出异议。“现在赶制嫁衣来不及,光是把布缝制成衣就至少需要一天,更不要提那嫁衣上的刺绣与流...

    计划赶不上变化,沈逍找到许大人和许夫人说明来意,许大人倒是一口答应下来,许夫人却提出异议。

    “现在赶制嫁衣来不及,光是把布缝制成衣就至少需要一天,更不要提那嫁衣上的刺绣与流苏,做工都极其费时,想在天黑之前完成绝不可能。”

    没有嫁衣,又怎么假扮新娘?

    沈逍问:“不知城内能否找到现成的嫁衣,再进行修改?”

    许夫人仍觉得不妥,秀眉微拧,“这段时间,城中嫁娶之事确实不少,但平民百姓用的嫁衣只是寻常布料,可我女儿身上那件嫁衣,用的却是上等绸缎,外层罩云水绢纱,配金丝绣线,缀雪光珍珠,仓促间去哪里弄这些东西?”

    虽然许夫人的话有些道理,但不知怎么,沈逍听着总觉得有推诿嫌疑。

    “倒也不用完全一模一样,只需七八分像,能蒙骗过去足以。”他说道。

    许夫人神色淡淡的摇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合适的布料,想做出七八分像也难。”

    沈逍盯着许夫人的眼睛,慢慢说道:“既然不行,那便只能徐徐图之了,不过狐妖随时会来,早点找出解决办法,也能早些让许小姐脱离危险,希望许夫人能够理解在下的用意。”

    许夫人不咸不淡道:“沈道长心系天下苍生,我们许府上下自然是感激的。”

    谈话陷入僵局,气氛微妙,两人都不说话了。

    屋里的许大人和许清风也都讪讪没作声。

    过了一会儿,许清风小心翼翼开口:“不如……我去吴家问问?吴老爷家里做绸缎生意,库房里总不至于缺了布料,我们借一些过来做嫁衣,即使今天做不完,以后也迟早能用上。”

    许夫人淡淡瞟他一眼。

    许清风:“…………”

    心虚的低下头,忽然有种自己好像错了,但又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的慌张感。

    许郡守低咳两声,给儿子使眼色,“……既然吴家有,你就去问一问吧。”

    许清风听了,赶紧起身,又看了看许夫人,“那,那我去问问看?”

    许夫人神色清冷,垂着眼帘没搭理他。

    郡守大人又开始咳嗽。

    许清风忙不迭地出去了……

    沈逍觉得这一家人真是奇奇怪怪,他没有多留,向许氏夫妇二人告辞后回到自己暂住的偏院,继续和时羡鱼、临渊二人商量接下来的计划。

    三人没聊多久,前院就来了消息,说是那吴老板热情至极,库房里正好有几套现成的嫁衣,他不仅亲自把嫁衣送了过来,还送来两位绣娘,专门为时羡鱼改嫁衣。

    这简直就像瞌睡遇到枕头,来得太凑巧了,巧得让人不由得多想。

    三人一起去了前院,远远的就看见那位吴老板迎出来,对方笑容满面道:“沈道长!听说您需要嫁衣,我特意叫家仆去库房里找了几套,都是素面的,只要让绣娘看过许小姐身上那套嫁衣,就能做出一模一样的款式。”

    “有劳吴老板。”沈逍朝他拱了拱手,以示谢意。

    吴老板笑着摆手,“沈道长客气了!您是为了整个青山城的安危,能帮上忙是我的荣幸啊。您瞧瞧,这几套用哪一套合适?”

    沈逍点点头,上前查看那几套大红嫁衣。

    时羡鱼跟在沈逍身后,暗暗打量这个姓吴的老板。

    怎么说呢,这人三十岁左右模样,丹凤眼,鹰钩鼻,身形瘦削,穿着一身墨绿色绸缎长衫,手上戴着金饰与翡翠扳指,通体富贵。

    只是脸上表情谄媚得夸张,笑容太大,露出牙龈,眼里笑里都透出一种旧时商贾的贪婪,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许夫人,麻烦叫许小姐来一趟,我们需要比对这些嫁衣,看哪一套合适。”沈逍对许夫人说道。

    许夫人眸光淡淡扫了眼他,脸上没什么表情,随手招来一个家仆,吩咐请许小姐过来。

    许相芸很快来了。

    她身上这件嫁衣已经穿了三天,因为无法脱下,平时洗漱睡觉都穿在身上,到现在竟一丝褶皱也无,依旧光鲜崭新,衬着她天生丽质的容颜更加明艳夺目,整个人款款而来,似一枝国色天香的牡丹花。

    只不过牡丹花明显心情不佳,进门时瞪了沈逍一眼。

    “几日不见,许小姐容颜更胜从前,当真是绝色无双啊。”吴老板笑着恭维道。

    许相芸略敷衍的欠身行礼,“蒲柳之姿,不敢当吴老爷称赞,皇贵妃娘娘身怀异香,芬芳醉人,才是真正的绝色无双。”

    许大人道:“小芸啊,沈道长想要仿制你身上的嫁衣,你快过来让绣娘好好看一看。”

    许相芸听了,低眉垂眼走到屋子正中间。

    她不说话的样子,看上去倒有几分许清风说的端庄贤淑。

    吴老板带来的绣娘十分有经验,上前快速查看了许相芸的领口、袖子、裙褂,然后选出一件最为近似的嫁衣。

    嫁衣这种东西通常都有基础款,只要款型差不多,再照样子绣上花样,缝上流苏和珍珠,便能仿照个七八分像。

    这毕竟是个细致活,许夫人给两位绣娘单独安排了屋子干活,一个绣娘画下许相芸嫁衣上的刺绣图案,另一个绣娘给时羡鱼量身段尺寸。

    其余人留在前院厅堂里等候,茶水更替,几人不紧不慢的寒暄。

    闲谈之际,吴老板再次旧话重提,笑着对沈逍说:“道长救青山城百姓于水火,当真是功德无量,不知除妖之后,那妖丹准备如何处置?”

    沈逍发现这人对妖丹真是执着得很。

    “吴老板要妖丹作何用?”他问。

    对方笑道:“这样的宝物,自然是要献给皇帝陛下,我一介草民哪里敢私藏。”

    这话说的,仿佛沈逍如果私自处理了妖丹,就大逆不道一般。

    沈逍云游四海,性情耿直,但也不是那不知变通之人,当下也没有明着拒绝,只说道:“妖丹确实算得上是件宝物,不过寻常人很难驾驭,重者丧命,轻者妖毒入体,渐渐缠绵于病榻,我观吴老板气色不佳,以前可曾接触过妖丹?”

    吴老板微微一愣,“不曾接触,不过近年身体确实不如以往了,道长可是看出我身上哪里不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