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谁又在召唤我

作者:花花了 | 竞技游戏

收藏

谁又在召唤我_第31章 一群妖乱舞24

    屋里的时羡鱼心里甜甜蜜蜜,睡不着觉。她翻了个身,想起临渊定定望着自己的眼神,那么专注,那么认真,仿佛他那双漂亮的金色眼瞳里只能装下她一个。她又翻了个身,想起临渊握住自己的手...

    屋里的时羡鱼心里甜甜蜜蜜,睡不着觉。

    她翻了个身,想起临渊定定望着自己的眼神,那么专注,那么认真,仿佛他那双漂亮的金色眼瞳里只能装下她一个。

    她又翻了个身,想起临渊握住自己的手,动作那么轻柔,掌心那么温暖,仿佛要与她手牵手一辈子恩恩爱爱不分手。

    她把自己整个儿蒙进被子里,啊啊啊心里有个小人儿在尖叫!

    好激动!

    会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怎么办、怎么办,终于有男孩子喜欢她了!虽然不是个人……但,她不介意,爱情这么神圣,本来就不应该受到种族限制!

    就是不知道,和妖兽谈恋爱需要做些什么准备,人生观、价值观,还有尺寸什么的能契合吗?哎……会不会有点太快了?

    这么快确定关系,是不是有点不够矜持?

    而且他还失忆呢,万一他以前有配偶怎么办?万一连孩子也有了怎么办?

    真愁人!

    时羡鱼在被子里滚来滚去,一时开心一时忧愁,各种各样的情绪纷至沓来,难以入眠。

    而后她又想,自己能活多久都难说,一旦没了愿力支撑,说不定哪天她就要去见曾曾爷爷了,所以何必去想什么天长地久呢?

    做人,最重要的是珍惜眼前!享受当下!

    这么一想,她顿时觉得自己豁达了,连带着人生格局都好似变大一样。

    时羡鱼缓缓呼出一口气,闭上眼睛。

    睡吧、睡吧,明天又将是美好的一天……

    …………

    屋里寂静无声。

    时羡鱼辗转反侧,莫名睡不着。奇怪,明明很困,怎么睡不着呢?

    好像有些过于安静了,静得……她心里发毛。

    那种被暗中窥视的感觉隐隐约约又回来了……桌脚边,房梁上,屏风后,还有窗户和门缝里,四面八方都像有什么东西在看她。

    怎么回事?

    时羡鱼实在睡不下去了,这种被盯着的感觉太不好受,后背发凉,被窝都暖和不起来。

    她坐起来,下床穿鞋,床边有一张脚踏,刚把脚放上去准备穿鞋,就看见木头脚踏凳上凸起一块,木质表面有一层薄膜似的东西翻开,然后露出一只手掌大的眼睛!

    时羡鱼:“…………”

    她装作没看见,穿好鞋,起身往门的方向走。

    刚走两步,看见屋内地砖上翻开两三只眼睛,那些眼珠子转了转,全都直勾勾盯着她。

    时羡鱼看向房门,门上也长着几只眼睛,她的余光扫过,发现墙上、桌上都有眼睛,她屏住呼吸,略微抬头——

    房梁柱上,密密麻麻全是眼睛!

    时羡鱼觉得她不行了。

    膝盖软得使不上劲,别说她现在一步都迈不出去,就算是迈出去,她也不敢用手去碰那扇长了眼睛的门!

    “救……救命……”她缓缓吸气,一攥拳头,使出全身力气大喊,“救命!救命啊啊啊啊!!!——”

    尖叫声穿透房屋,不仅让临渊和沈逍听见,许家上上下下所有人全听见了!

    房门嘭地一声被撞开!

    临渊第一个出现在门口,时羡鱼一见他就像有了胆子,也不管会不会踩到地上那些眼睛,嘴里啊啊啊啊就扑进他怀里!

    随后沈逍也来了,许郡守、许夫人、许相芸和许清风,连带着一些家奴仆人全都来了!

    沈逍进屋巡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出来问时羡鱼:“发生了什么事?”

    时羡鱼从临渊怀里抬起头,神色惊惶道:“屋里好多眼睛!地上、墙上、房梁上全是!床上也有眼睛!”

    她这样一说,许家人与仆人都被吓到,不约而同往四周退了几步,唯有许小姐胆子奇大,非但没退,还走上前伸着脑袋往屋里瞧。

    “没有啊。”许相芸狐疑的蹙起眉,“哪有眼睛?屋里什么都没有,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时羡鱼瞪大眼睛辩驳:“我都没睡着!”

    沈逍一言不发的再次走进屋里,环视四周。这厢房是许家专门用来招待客人的房间,平时没有人住,但也定期打扫收拾,故而室内干净整洁,没什么脏东西,他也没感觉到任何妖气。

    但是时羡鱼不会无缘无故受惊,她既然能感应灵山的方位,也能听见怨灵的声音,那么看到几只眼睛,自然也一定有内情。

    沈逍在屋里查看几圈后,目光最终落在屋里的房梁上。

    他使出火符,用火点亮房间里的烛台,然后单手拿一根蜡烛,弯腰跳到梁上。

    众人站在房门外,正想细看他的动作,便见他手持蜡烛跳了下来,走到门外,手里多了一个纸人——

    纸人是白色的,不知道从什么纸上剪下来一个人形的纸片,正中间的位置画了一个很大的眼睛。

    “此物,乃是傀儡术。”沈逍把纸人放置于烛火上,很快烧成灰烬,“傀儡术是妖道惯用的术法,画上眼睛,是起监视之用,并不会对人造成任何伤害,只是从此以后一举一动,都会被监视者看得一清二楚。”

    时羡鱼听得头皮发麻,愈发往临渊怀里钻,“……为什么要监视我?”

    沈逍面色沉着的望向宅院另一侧,说道:“也许,并非是为了监视你,而是监视整个许家。”

    大家心中骇然。

    许大人惊道:“依道长的意思,您是说……这,这座宅子的每间屋子,都被人用傀儡术监视着?”

    沈逍沉声道:“许大人莫急,且等我去许小姐的闺房查探一二。”

    他转身大步往外走,许相芸愣了愣,随后脸色忽变,赶紧追上去!

    “我房间里没眼睛!不用看了!”

    “有没有眼睛,在下一看便知。”

    沈逍脚下如生风,看着动作不快,却眨眼睛就走出去很远,许相芸不得已,只能牵起裙摆在卵石小径上跑了起来。

    其他人见状,也陆续跟上前去。

    到了许相芸的闺房,沈逍直接推门而入,目光在室内扫了一圈,最后落在窗前桌案上一幅水墨画上——

    那水墨画上,画的是青山城外的河岸垂柳,笔画飘逸灵动,颇有意境,但是画着画着,像是心浮气躁一般乱涂乱画起来,画到最后,直接用粗大的毛笔圈了一个乌龟王八蛋,龟壳上狠狠写了两个字:沈、逍。

    沈逍:“…………”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