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谁又在召唤我

作者:花花了 | 竞技游戏

收藏

谁又在召唤我_第18章 一群妖乱舞11

    时羡鱼心里有太多疑问未解,许许多多的问号在脑海中盘旋,抓心挠肺一般,以致于到了半夜里,她仍在床上反侧难眠。万夫人为什么要偷偷烧纸?为什么烧纸的时候会说那些话?奇怪……真是太...

    时羡鱼心里有太多疑问未解,许许多多的问号在脑海中盘旋,抓心挠肺一般,以致于到了半夜里,她仍在床上反侧难眠。

    万夫人为什么要偷偷烧纸?

    为什么烧纸的时候会说那些话?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想要知道答案,恐怕只能找万夫人本人问一问,再不然,就只能找万吉问问清楚,可是那小男孩说过,万吉被生母抛弃,自己冒冒失失跑去问,岂不是故意揭人疮疤?

    算了算了,她还是别想这些了,这趟过来的主要目的,是要让沈逍找到灵山!至于别人家的私事,本就不该是她关心的问题。

    他们已经在这个村子里停留了好几天,得赶紧上路才行,早点找到灵山,她才能早点收集到愿力呀。

    时羡鱼闭上眼睛,慢慢酝酿着睡意,努力让自己睡着。

    可是她没想到,自己睡到半梦半醒间,竟又听见了那个声音——

    “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孩子…………”

    她被惊醒了。

    那声音一声接一声,藕断丝连一般,哀怨中透着彻骨的凉意,冷得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时羡鱼实在受不了,爬起来搓了搓胳膊,忽然有种回到给曾曾爷爷奔丧时的错觉——当时她睡在空空荡荡的老宅子里,听见床底下传来声音,也是这样幽幽怨怨绵绵连连……

    咦……等一下。

    她一直听到的,会不会不是声音,而是对方的祈愿?

    这样就说得通了啊!因为是祈愿声,所以哪怕离得很远,她也能够听见!而沈逍和临渊只能在距离很近很近的时候,才能感知一二。

    时羡鱼突然恍然大悟,啊……原来是这么回事!

    她赶紧穿好衣服出门,去找沈逍和临渊。

    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声音还在,就说明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她几步跑到他们俩的房门前,没来得及伸手拍门,临渊就先一步从里面把门打开,像是提前听到了她的声音。

    “沈大哥醒着没?”时羡鱼着急的说道,“我又听见那个声音了!看来不止一只蜘蛛,说不定上次烧死的是蜘蛛妈妈,现在蜘蛛爸爸来了!”

    “…………”临渊默默侧开身体,让她看清屋里熟睡的沈逍。

    “法力透支,很累。”他顿了顿,接着道,“而且,喝酒。”

    时羡鱼伸着脖子往屋里一瞧,心想:完了没戏了。

    平时只会打坐休息的沈道长,现在竟像个大字一样趴在床上,睡得鼾声阵阵。

    这也难怪,他已经连续熬了好几个白天黑夜不曾休息,加上庆功宴上又喝了酒,看来今晚八成是醒不过来了。

    “你跟我来!”时羡鱼一把抓住临渊的手,匆匆往外走,“声音越来越近!说不定那妖怪已经进村了!沈大哥现在醒不过来,只能靠我们俩想办法了!”

    临渊怔怔跟在她身后,目光落在两人相握的手上,心中惊叹:她……好主动。

    …………

    时羡鱼拉着临渊一路疾走。

    当然,疾走只是对于她而言,对临渊来说跟月下散步没什么区别。

    两人在村外的坡地上见到一只巨大的蝎子!那蝎子外壳硬如铠甲,上挑的尾针处长着一个女人的脸,和那只蜘蛛一样,是同样的脸!

    时羡鱼全身的汗毛竖起,指着那蝎子惊骇道:“就是它!是它发出的声音!”

    临渊立刻冲过去!

    蝎子的动作并不灵活,针尾上的女人脸却能口吐白丝!临渊一面躲避一面进攻,凶猛的力度将蝎子的背壳击碎!然而壳里再次喷涌出无数白丝!

    好在经过蜘蛛那一次,他早已有所防备,只衣角险险沾上一些,侧身翻滚两周,再起身直击蝎子下颚!

    嘭!

    一截毒牙被卸掉!

    临渊对这截毒牙十分满意,捡起来握在手中,直将那蝎子凿了个稀巴烂!

    时羡鱼在不远处望着,心惊胆战,看到那白丝好几次擦着临渊的衣角飞过!只差一点就要把他裹成白蛹!

    这肯定不是蛛丝!否则蜘蛛吐丝也就罢了,怎么一只蝎子也吐丝?!

    临渊解决掉这只庞然大物,又收获一枚毒牙,他提溜着两个大毒牙脚步轻快的跑回来,粗黑的长尾翘得高高的。

    “你没受伤吧?”时羡鱼抓住他的胳膊,紧张的上下打量他。

    “没有。”临渊扬着嘴角,被人关心的感觉让他十分受用。

    时羡鱼心有余悸,看向他身后不远处的那只蝎子,“我们找点柴火把它烧掉吧,它身上的白丝实在太危险了。”

    临渊自然同意,他伸出一只手轻轻摸了摸时羡鱼的头,模仿沈道长在村里哄小孩的动作,说道:“别怕。”

    时羡鱼先是一愣,随后脸色微微泛红,嗫嚅道:“我不怕,我就是担心,我们除掉了蜘蛛和蝎子,如果下次再来别的妖怪怎么办?”

    临渊想了想,回答:“蜘蛛是,蝎子,不是妖怪。”

    时羡鱼面露错愕,“你是说……这只蝎子不是妖怪?!怎么会?!”

    临渊点了点头,再次说道:“不是妖怪,没有妖气。”

    他伸手比划了一圈,“它只是,比较大。”

    时羡鱼哑然……

    居然,只是长得比较大而已吗?一只蝎子能长得比人还大,就算不是妖,也要成精怪了吧?!

    会不会是那些白丝的缘故?

    心里一旦有了疑惑,就忍不住想要搞清楚。她伸着脑袋望了望,也许是因为临渊在她身边有壮胆作用,她鼓起勇气走到蝎子近处,蹲下来仔细观察……

    嗯……看外形确实与普通蝎子没什么两样,只是壳里充溢着白丝,一直连绵到尾部。尾巴上的女人脸此刻已经趋于消融,五官变得模糊,色泽变暗,就像一滩软塌稀软的烂肉。

    这让她想起了白丝,经阳光照耀后,也会开始腐败,直至变成一滩黑泥。

    之前因为遇到了蜘蛛,所以她和沈逍都在下意识把这些白色的丝当做蛛丝,可是现在想一想,它们真的是蛛丝吗?

    ……至少,蛛丝不会这么黏湿。

    时羡鱼大着胆子,用手指,从蝎子身上抠了一点点白丝,在指腹间摩挲。

    触感很湿,一捏一个水印,这么潮湿的东西,难怪会害怕阳光。这种特性让她不禁想起路边的苔藓,也是湿湿软软的,被阳光久晒以后就会慢慢死掉。

    时羡鱼又搓了搓,发现自己的指头开始麻木,渐渐的,连带着两根手指都没多少知觉了。

    毒性不大,但如果全身都麻痹,后果不堪设想。

    这些丝,到底是什么呢……

    “孩子……我的孩子……孩子啊…………”

    时羡鱼浑身一激灵,惊愕的抬头望向森林方向!怎么还有声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她站起身,身体微微晃了晃,被身旁的临渊扶住。

    “腿麻了……”时羡鱼难堪道,她蹲太久了。

    临渊微愣,以为她也中了白丝的毒,一把将她打横抱在怀里。

    时羡鱼脸色微红,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此麻非彼麻,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她指向远处黑暗的森林,对临渊说:“能不能带我进森林看一看?我又听见那个声音了,不解决掉声音,以后恐怕还会有其它怪物来村子里。”

    临渊点点头,抱起时羡鱼往森林去——

    他速度极快,直接跳上树梢,借助森林繁茂的植被在树上行进,避开了大部分毒蛇野兽。

    每当他高高跃起,腾空的瞬间让怀里的时羡鱼有种在飞的错觉……

    怪刺激的。

    两人循着声音越走越远,进入森林深处,这里人迹罕至,生长着许多百年老树,周遭环境也愈发阴森,临渊的速度不由得变慢,警惕的竖着豹耳,随时关注四周动静。

    “是那里。”怀中女孩突然伸出一只手,指着远处,“就在那棵树下面!声音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临渊狐疑的蹙起眉,说:“没有妖气。”

    本以为这里藏匿着一只大妖在作祟,怎么找到了地方,还是没有察觉到任何妖气?

    时羡鱼也不解,肯定的说道:“声音确实是从哪里出来的,我们先下去看看?”

    临渊微微点头,抱着时羡鱼跳下树,他用尾巴扫开四周锋利的枝叶,一步一步稳稳向前,最后,停在一棵巨大的古榕树下——

    这棵参天大树已经枯死,腐朽的树干上长满了白色的菌丝,随着生长,菌丝不停向四周覆盖蔓延,将附近的植物昆虫全部掩埋吞噬,以致于临渊无法再向前,只能停在边缘处。

    时羡鱼从临渊身上下来,震惊的看着眼前这骇人一幕。

    繁茂的枝叶遮挡住光照,而死去的榕树变成养料,这里的环境为菌丝提供了天然的繁殖场。

    她看见厚厚的菌丝堆砌出一张又一张女人的脸,几百张,几千张,苍白悚然的女人脸幽幽注视着她,仿佛在无声诉说着什么……

    时羡鱼咬咬牙,豁出去了,伸出一只手,闭着眼睛将整个手掌按进白色菌丝里!

    眼前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影。

    她穿着青衫罗裙,神色焦急的在森林里匆匆行走,一边走,一边喊着:“孩子!阿吉,你在哪……我的孩子……孩子……孩子……”

    她没有找到自己的孩子,反而在森林里迷了路,踏入这片白茫茫的菌丝中。

    腿脚麻痹无力,软瘫倒下,可是没有人来救她,一直到死……她也依然没有,找到自己的孩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