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谁又在召唤我

作者:花花了 | 竞技游戏

收藏

谁又在召唤我_第17章 一群妖乱舞10

    蜘蛛妖终于死了。困扰村民大半年的心腹大患被除掉,举村庆贺!连周边几个村子的人也全都赶来,纷纷送上银钱粮食,对沈逍千恩万谢,恨不得把他当活神仙供奉起来!这些东西沈逍自然是不会...

    蜘蛛妖终于死了。

    困扰村民大半年的心腹大患被除掉,举村庆贺!连周边几个村子的人也全都赶来,纷纷送上银钱粮食,对沈逍千恩万谢,恨不得把他当活神仙供奉起来!

    这些东西沈逍自然是不会收的,但是村民们的热情难以拒绝,于是仙风道骨的沈道长破格留下来,参加村民们为他们举办的庆功宴。

    村人表达喜悦的方式如此质朴,邻村送来牛羊牲畜,屠夫亲自宰杀,大家在空地上架起了巨大的篝火,围着篝火载歌又载舞,酒水菜肉流水席般不断端出来,宛若过年一般。

    临渊坐在席中,默默吃肉,余光瞥着一旁的时羡鱼,她正捧着一只鸭腿啃得很认真。

    感觉她的嘴巴好小……牙齿也小小的,咬住鸭肉费力的撕扯,嘴角和下巴沾了些油渍,看上去……好可爱。

    临渊的心忽然有些大鹿乱撞了。

    今天的鸭肉有点老,她那一口小牙咬不动也正常。他的目光在一桌菜上巡视,默默拿了一只烧鹌鹑,不动声色的放进她碗里。

    时羡鱼咬了几口鸭肉后,继续吃碗里其它东西,也没注意多了一只鹌鹑,只觉得嘴里的“鸭肉”变嫩了些,她仔仔细细剔掉骨头,把肉全吃干净了。

    临渊也给自己拿了一只鹌鹑,默默记下这个味道……嗯,她喜欢吃这种。

    “喂!”

    身后响起一个孩子的声音。

    临渊扭头看,是上次那个拿泥块扔自己的小男孩。

    小男孩昂首挺胸站在他面前,仿佛很有气势,说道:“上次是我不对,但我劝你最好不要小瞧我!”

    临渊:“…………”

    他对人类的言行举止一向是半知半懂,也没什么好奇心,在听完小男孩的话后,收回目光,继续看向桌上的菜,思索着哪一盘会是时羡鱼爱吃的。

    小男孩忽然很没存在感!

    生气,着急,忍不住上前两步,离临渊更近,“喂!我让你见识一下!”

    临渊再次扭过头来,蹙眉看着小男孩,那疑惑的眼神仿佛在说:你怎么还没走?

    小男孩仿佛受到莫大羞辱,双手使劲提起裤腿,大喝一声:“你看!!!”

    两条乌漆嘛黑的小腿。

    临渊:“?”

    小男孩洋洋得意,提着裤腿显摆道:“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等着瞧吧,以后我的毛会更多!”

    “噗!哈哈哈哈哈!……”旁边的时羡鱼笑喷了。

    小男孩微愣,低头看自己的腿,神情一下子惊慌起来,他没想到,自己精心绘制的腿毛,此刻全变成了一团团墨渍!

    “我……我的毛……”小男孩的眼眶红了。

    时羡鱼忍住笑,从座位上起身,牵起小男孩的手说:“走,我去帮你重新画,这次等墨迹干了再把裤腿放下来。”

    小男孩心酸的落泪,“我家已经没有多余的墨了。”

    寻常农家不需要读书写字,也就不会准备太多笔墨纸砚。

    时羡鱼想了想,“万吉是读书人,家里肯定有笔墨,我们去借一点来用,应该没关系的。”

    小男孩这才止住泪,耷拉着脑袋跟在时羡鱼身后,一起往村长家去。

    临渊也想跟去,被几个喝得微醺的村民拦住——

    “道长,我敬你一杯!……”

    “道、道长,来喝……再喝一杯!”

    …………

    大家几乎全在外面吃宴席,村长家里同样空无一人,连仆人也出去喝酒了。

    时羡鱼领着小男孩走进万吉的书房,桌上笔墨纸砚俱全,她挽起袖子磨墨,一边磨,一边随意与小男孩聊着天——

    “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小满。”

    “哦,你今年多大啦?”

    “我7岁了!可以帮家里干活了,我很厉害!”

    “哈哈哈是啊,你好厉害,我7岁的时候只会哭呢~”

    时羡鱼磨好墨,拿毛笔蘸了蘸,让小男孩坐到椅子上,问他:“你是想要粗粗短短的腿毛,还是细细长长的腿毛呀?”

    小男孩皱紧了眉头,“我要又粗又长的!”

    时羡鱼乐不可支,“哈哈哈……你还挺有眼光的,那你别动,我要开始画了~”

    小男孩听了,立刻乖乖的坐定不动。

    时羡鱼以前学过几年工笔画,画腿毛这事难不倒她,几笔下去又稳又快,线条利落干净,比小孩子的鬼画符靠谱得多,至少从小男孩的眼神来看,他是满意的。

    画了一会儿,耳边听见屋外有轻细的说话声,时羡鱼有些意外,扭头朝外面望了眼,听声音好像是万吉的娘亲。

    奇怪,今天大家都去外面庆祝了,怎么万夫人一个人留在家里?

    转念又想,古代的女人确实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别的村妇要忙农活做家务,所以没太多讲究,可万夫人像是位大户小姐,兴许家里是讲究一些规矩的。

    “你坐着别动,等墨迹干了再下来啊。”时羡鱼说道,“我去看看万夫人。”

    原本打算画完了跟万吉说一声,既然万夫人在家,直接跟万夫人说也是一样,总不能用了人家的墨也不打声招呼。

    时羡鱼起身出去,发现那说话声是从后院传过来的,心里觉得古怪,不由得放缓了脚步,轻手轻脚绕到房屋后面。

    村长家的后院十分干净,不像村中其他农家会圈养一些动物,后院只栽了两棵树,万夫人正屈膝蹲在一棵树下烧纸。

    她的脸色很差,一边烧纸,一边轻声呢喃:“你安心的去吧……不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太傻……不要再回来了……”

    时羡鱼看到这幅情景,心里有些毛毛的。

    此时上前打招呼似乎不大合适,她抿了抿唇,小心翼翼退了几步,悄悄离开了。

    回到万吉的书房,小满仍坐在椅子上,唯恐自己的新腿毛被蹭掉,正使着劲往腿上吹气,想让墨迹干得快些。

    “你快来帮我看看,晾干了吗?”他急切的问时羡鱼。

    时羡鱼弯腰仔细看了看,肯定的点头,“嗯,干了。”

    小满心满意足,从椅子上欢快的跳下来,准备把裤腿放下,放到一半,又迟疑的皱起眉头,心想这样挡住了,还有谁能看见自己的腿毛呢?

    没人看见,那不是白画了吗?

    他把裤腿卷得高高的,顿时觉得自信心爆棚,挺起胸脯走出去!

    时羡鱼跟着他出去,小声问:“小满,村长家里最近几年有人去世吗?”

    “啊?”小满愣了愣,“没有呀。”

    时羡鱼疑惑的说道:“奇怪哦,我刚才去找万夫人,看见她在烧纸。”

    “噢,应该是给万吉哥的娘亲烧的。”小满不以为意道。

    时羡鱼惊讶极了,“万夫人不是万吉的生母吗?”

    “当然不是啊!”小满摇头,随后又叮嘱她,“不过你千万别在万吉哥哥面前提这件事,万吉哥会不高兴的。”

    “为什么呀?”时羡鱼不解。

    若是换做别人,小满肯定是不说的,但是时羡鱼给他画了腿毛,小满觉得她是自己人,于是十分仗义的告诉她:“因为万吉哥哥的娘亲跟一个货郎跑了,不要他了,如果你提起这事,岂不是让万吉哥伤心难堪吗?”

    听这小孩的语气,还挺体贴人的。

    时羡鱼若有所思道:“看来,是万夫人不想惹万吉想起伤心事,所以才特意背着他烧纸……咦,也不对呀,万夫人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给人家烧纸呢?”

    “你不知道,万吉的娘亲和万夫人是亲姐妹。当初万吉的外祖家为了弥补女儿做的丑事,也为了照顾小外孙,就把妹妹嫁了过来,对外只说大女儿得疾病死了,其实大家都知道,是跟货郎跑啦,那既然姐姐病死了,做妹妹的烧纸也很正常啊。”

    小满小小年纪,说起这些八卦居然头头是道。

    时羡鱼听明白了,现在这位万夫人,并非原配,而是原配的妹妹。

    这么一想,倒是有些可怜,年纪轻轻,就因为姐姐与人私奔而被作为替补品送到村子里,没能结上一段好亲事。

    ……可是,万夫人刚才嘴里说“不要怪我”,又是什么意思?

    时羡鱼还想再问,这时,小满瞧见了同村的几个小伙伴,这小孩急着想要显摆腿毛,张着两条黑黢黢的腿就飞快跑了。

    时羡鱼也就作罢,心想,别人家的私事,打听那么清楚做什么呢?

    她摇了摇头,愉快的返回宴席,发现村民们实在热情,竟把沈道长灌醉了三分,连临渊也面色泛红,一见她回来,那双琥珀金的眼瞳亮晶晶的盯着她,带着几分傻气。

    时羡鱼忍不住笑了,上前劝道:“好啦,都别再喝了,明天还要赶路呢。”

    沈逍见到救兵,如蒙大赦的站起身,笑着摆手:“恕在下不胜酒力,实在不能再喝了!”

    万吉也起身打圆场,笑道:“大家的感激之情道长心中明白,这几日道长着实辛苦,不如先让道长歇息一晚,明日我们再为道长践行吧。”

    众人连声道好,终于停了手中杯盏,纷纷要送道长去歇息。

    天色已晚,宴席却一时半刻结束不了,沈逍一行人回村长家中休息,远远的还能听见村民们欢乐的歌声笑声,热闹极了。

    万夫人早早为他们备下了醒酒茶,还有洗漱用的热水,十分礼貌周到。

    时羡鱼暗自观察她的言行举止,只觉得这个女人和善温柔,完全看不出方才烧纸时的阴郁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