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谁又在召唤我

作者:花花了 | 竞技游戏

收藏

谁又在召唤我_第16章 一群妖乱舞9

    月黑风高夜,降妖除魔天。三人藏身在猎户家的空屋子里,静静看窗外的月亮爬上树梢。沈逍虽然认同了时羡鱼的办法,事到临头,却有些不确定了,他再次询问时羡鱼:“你当真没听错?那妖怪一...

    月黑风高夜,降妖除魔天。

    三人藏身在猎户家的空屋子里,静静看窗外的月亮爬上树梢。

    沈逍虽然认同了时羡鱼的办法,事到临头,却有些不确定了,他再次询问时羡鱼:“你当真没听错?那妖怪一直在喊孩子?”

    “嗯,它每次都喊。”时羡鱼点点头,又认真的对沈逍说,“沈大哥,会不会是这只蜘蛛曾经生了一窝小蜘蛛,被村民不小心踩死了,后来蜘蛛修炼成了蜘蛛妖,旧恨难消,于是找村民报仇?”

    沈逍:“这…………”

    时羡鱼觉得自己的推理挺有逻辑,继续分析:“所以它没有吃掉那些村民,而是把他们当做小蜘蛛一样养起来,可是村民毕竟不是蜘蛛,无法进食那些毒虫,时间一长便虚弱而死,蜘蛛妖不得不再次返回村子,寻找新的孩子带回巢穴饲养。”

    时羡鱼用拳击掌,“我看,十有八九是这么回事!”

    沈逍:“…………”

    临渊在一旁点头,“是。”

    沈逍无法再沉默了,说道:“蜘蛛并没有喂食幼虫的习性,母蜘蛛不仅不会管小蜘蛛的死活,有时还会吃掉自己产下的幼蛛补充营养,小鱼,你说的旧恨难消,不可能成立。”

    时羡鱼愣了愣,“那,也许是蜘蛛妖和普通蜘蛛不一样?会护短一些?”

    沈逍扶额,叹气道:“我们还是先想想办法把蜘蛛引来吧,已经天黑了。”

    时羡鱼面颊微热,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看他,又看了看旁边的临渊,“咳……那,我现在开始喊?”

    沈逍和临渊一起点头。

    于是时羡鱼清了清嗓子,开始喊:“妈妈……咳,错了,重来,娘~~娘亲~~~~”

    喊了几声,她停下来,扭头问沈逍:“沈大哥,你说妖怪会模仿人的样貌,那蜘蛛妖见过万吉的母亲,所以长得相似,可如果蜘蛛妖见到的人碰巧是个男人呢?”

    沈逍修道这么多年,从未遇过如此角度刁钻的疑问。

    “想必会长得像个男人吧。”他心情复杂道。

    “所以蜘蛛妖不一定是母的,对吗?它只是凑巧模仿了一个女人的长相,可它本身,说不定是公蜘蛛?”时羡鱼问,“沈大哥,你会分辨蜘蛛的公母吗?”

    沈逍:“……不会。”

    时羡鱼想了想,为了严谨,她觉得不应该只叫妈妈,霸霸也需要试一试。

    “娘亲~~~爹爹~~~~娘~~~~~爹啊~~~~~”

    沈逍:“…………”

    临渊:“…………”

    …………

    时羡鱼叫得很认真,她是真的希望能把蜘蛛引来,帮助村民除掉这只妖怪。

    她故意憋着嗓子,用尖尖细细的声音喊娘亲叫爹爹,来回轮替,反反复复,叫了一遍又一遍,清嫩的声音不仔细听的话就像那七八岁的孩童。

    终于,在不知喊了多少遍之后,时羡鱼听了远处的回应——

    “孩子!……我的孩子!孩子……”

    “蜘蛛妖来了!”时羡鱼急忙对沈逍和临渊说。

    沈逍眉宇凝重,沉声道:“我知道,我也听见了。”

    这是他第一次听见蜘蛛妖的声音,之前一直是近似鬼怪的嘶吼与低鸣,今天却不知何故,竟真的听见蜘蛛妖口吐人言了!它在喊孩子,用妇人的声音大喊着孩子!

    难不成真如时羡鱼猜测的那样,这蜘蛛妖身上有什么冤屈不成?!

    沈逍拔出长剑,寒芒闪烁,青色翎羽随之摆动,他直直盯着窗外,眸光沉敛而深邃。

    无论有怎样的冤屈……它已经犯下滔天罪恶,今天,它必须死!

    “它来了!”沈逍将长剑横在身前,压低声音道,“等它进来,我们就立刻点火!然后从后门出去,将它困在屋里!”

    嘭!!!

    长满黑色刚毛的蛛腿猛然刺穿窗户!

    时羡鱼吓得差点叫出声!临渊感知到她的惊惧,立即将她抱进怀里,飞快地从后门离开!

    沈逍也紧急后撤,一把火符点燃了屋内四角的桐油,连带着木柴与干草一起熊熊燃烧!

    他跃出门外,掐指念咒,正准备将屋内蜘蛛烧死,却忽然觉察到不对劲!

    沈逍持剑跳上屋顶,才发现刚才自己放火的时机不对!放早了!蜘蛛妖还未完全进屋,又嗅到了烟火气味,现在从屋里退出来了!

    沈逍暗道糟糕!

    他必须尽快想办法把蜘蛛妖逼进屋里!否则一旦给了它机会喷吐蛛丝,将会很难对付!

    然而他只焦急了片刻,因为接下来,蜘蛛妖开始不管不顾的撞击门窗,明知里面已经着火,却一面喊着孩子,一面冲进了屋里!

    趁着这天赐良机,沈逍催动了阵法——这栋屋子里里外外早已设下天罗地网,只要蜘蛛妖进去,就绝不可能再出来。

    火舌从门窗蹿出,燃烧着周遭一切,随着屋外的沈逍不断念咒施法,火焰越燃越旺,哪怕提前准备的木柴早已烧完,这火焰也丝毫没有熄灭的趋势。

    渐渐的,屋里的挣扎与声音消失了。

    只剩下燃烧与焚毁的咔咔声。

    沈逍不敢有丝毫大意,在距离火势不远处的位置盘膝坐下,继续施法念咒。

    这一坐,就是整整一夜。

    时羡鱼和临渊守在他身后,后来天色渐明,远处开始陆续出现张望的村民,大家关切的想要知道结果,不约而同聚集在猎户家附近,眼巴巴望着施法的沈道长。

    又烧了许久……

    日上三竿了,沈逍的脸色越来越差,额角渗出汗珠。这样长时间的消耗法力,令他十分吃力。

    此时附近已经聚集了全村的村民,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结果。

    沈逍开始缓缓收气。

    燃烧的火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矮变小,露出焚烧后的废墟。

    猎户家的废弃屋子,已经彻底没了房屋的模样,屋中一切被全部烧毁,只剩四面残断的围墙,而围墙里面,是被烧成焦灰的蜘蛛。

    沈逍总算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些许欣慰的浅笑。

    不远处的村民慢慢走上前,一个接一个,然后越来越多,几乎将这片废墟团团挤满。

    众人静静看那具妖怪的尸骸,过了一会儿,他们齐声爆发出欢呼!

    每个人都争先恐后的跑到沈逍面前磕头鞠躬,感激涕零!

    “谢谢道长!谢谢道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