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谁又在召唤我

作者:花花了 | 竞技游戏

收藏

谁又在召唤我_第11章 一群妖乱舞4

    毒牙没入黑暗之中,无声无息。沈道长手持长剑挑起篝火,身法凌然扫了个剑花——便见火簇被挑至半空,以一分十散布到他们四周,火光顿时将周围一圈区域点亮!时羡鱼的背抵住大角羊,神经...

    毒牙没入黑暗之中,无声无息。

    沈道长手持长剑挑起篝火,身法凌然扫了个剑花——便见火簇被挑至半空,以一分十散布到他们四周,火光顿时将周围一圈区域点亮!

    时羡鱼的背抵住大角羊,神经紧绷,一只手在包里胡乱摸着想找防身的武器,而后看见树后那只庞然大物,她,窒息了!

    那是一只堪比汽车大小的黑蜘蛛!

    并不是真的有汽车那么大,事实上它的头部和胸腹部位只有树木粗细,但粗长的蜘蛛腿张开,便使它的体型比人至少大了十倍!半隐在幽暗树林中,无比悚然!

    “孩子们……我的孩子……”

    蜘蛛怪缓缓抬起前颚,毒牙下方露出一张可怖的女人脸,那女人脸是惨白的颜色,眼珠也是白色,嘴巴一张一合间充溢出白色蛛丝,并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呼唤声!

    时羡鱼觉得自己腿都快软了,这也太吓人了!

    沈逍掐指快速念了段咒,提剑刺过去,嘴中大喝一声:“退!”

    他这一剑带着凌厉罡气,所过之处树叶飒飒作响,立时刺穿一条蛛腿!而临渊从另一个方向高高跃起,直击蜘蛛头部!

    黑蜘蛛被左右夹击,猛地后撤,同时女人嘴中喷出无数蛛丝,如一股白浪向两人扑来!

    沈逍侧身闪避,衣袖却被黏上一层,他脸色一变,察觉到蛛丝带有毒性,立即单手施了个火灵咒,将袖子上的蛛丝烧得一干二净!

    “你们小心!”沈逍从地上拾起一根燃烧的树枝,扬手掷向蜘蛛,“蛛丝有毒!试试用火!”

    临渊灵敏的在地上翻滚两圈,躲过蛛丝,再抬头,便见沈逍扔过来的树枝已被蛛丝厚厚覆盖,火焰瞬间熄灭!

    这蛛丝黏湿,竟不惧火?!

    临渊面上微愠,琥珀色的眼眸闪过寒芒,猛地暴起!跃至蜘蛛背上!抓起另一只蜈蚣毒牙就凿进蜘蛛的腹部!

    哧啦——

    蜘蛛肚腹剖开,大量白色蛛丝喷出!如狂涌的瀑布四溅翻涌!

    “快躲开!!!”沈逍大喝!

    然而还是迟了一步!蛛丝转瞬间将临渊裹住,而那只被剖开肚腹的黑蜘蛛竟不知痛,长满刚毛的蜘蛛爪抬起,眼看就要刺穿临渊,一把长剑狠狠劈过来!

    蜘蛛腿被沈逍凌空劈断,半截扎进临渊身侧的土里!

    这半秒空隙,临渊低喝一声,整个人如金蝉脱壳般从蛛丝里猛地挣脱!

    黑袍留下,而身体变成一头黑豹!——通体黑亮!身形矫健!长而有力的尾巴一个横扫,周遭枝叶零碎,沙土飞扬!

    黑豹低吼一声,正要扑上前,蜘蛛的尾部再次喷涌大量蛛丝!它只能侧身跳开,险险躲过!

    沈逍对这些诡异的蛛丝也十分忌惮,手握长剑一时难以施展,正要再施法术,突然一道闪光在林中乍亮!

    沈逍和黑豹都是一顿,那黑蜘蛛也似被这亮光吓到,飞快缩回树后暗处!

    强光再次乍亮,黑蜘蛛再退!

    刺目的光明晃晃照着树林,妖怪终于显出畏惧,弃了猎物,立时逃没了踪影——

    沈逍和黑豹都愣在原地,回头看,只见时羡鱼哆哆嗦嗦握着一个发光的东西,声音颤抖的问:“你们……们们们,没事吧?……”

    “无碍。”沈逍回答,而后看了眼身边的黑豹,眉头蹙起,“临渊身上的旧伤裂开了,不过不用担心,我这里有伤药。”

    时羡鱼终于松了口气,但依然不敢放下手机,唯恐那妖怪再来。

    “那就……辛苦沈大哥,给给他上药,我……我我我帮你们守着。”她磕磕巴巴的道。

    沈逍也不多说废话,立即从自己包袱里找出一瓶外伤药,上药时叮嘱临渊:“这次不要立刻化形了,等伤口养一养再化形,以免撕裂得更严重。”

    临渊本就寡言,当下变成了一只豹子,愈发不言不语,只甩了下尾巴以示知道。

    时羡鱼害怕的凑到他们身边,一面拿手机四处照着,一面紧张的问:“沈大哥,蜘……蜘蛛,还会来吗?”

    “不好说。”沈逍上完药,把药瓶重新放回包袱里,眉宇凝重,“以往遇见的蜘蛛妖,只会在特定位置结网狩猎,我从未见过像这般在森林里四处游窜的,而且寻常蜘蛛妖,吐出的蛛丝遇火则燃,这只竟不怕火,实在蹊跷。”

    蹊跷的何止是这一点?还有许多地方说不通,比如临渊剖了那只蜘蛛的肚子,居然丝毫没能阻断对方攻势,太奇怪了。

    “它,它应该还是怕…怕怕火的……”时羡鱼努力让自己不结巴,但是舌头不听使唤,一个劲的打颤,“要不然……也也也不会立刻把火灭掉了…了……”

    沈逍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颔首道:“你说的在理,虽然那些火并未伤它分毫,但它一定有所忌惮,否则也不会喷出蛛丝将火熄灭。”

    沈逍说着,环视一周,发现刚才挑到四周的火簇全部熄灭,无一幸免,他更加确定了心中猜测,起身说道:“我去把火生旺一些,这蜘蛛妖不怕小火,大火总要忌惮几分的。”

    说完,他掏出一张符纸,用手指凌空虚画几笔,符纸陡然燃烧,接着符纸被他摁进一堆杂乱的树枝堆中,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随后沈逍又掏出三张符,在另外几个方向故技重施,让火光彻底照亮周围。

    这件事似乎非常消耗精力,做完之后,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差。

    “我施了法,这些火会一直燃烧到天亮。”沈逍从包袱里掏出一瓶丹药,倒出一颗压在舌下,缓了一会儿才稍稍恢复。

    时羡鱼小心翼翼问:“沈大哥,我们要一直在这里,呆到天亮吗?”

    沈逍长长吐出一口气,温言道:“最好如此,夜里妖魔精怪格外活跃,若是再遇到什么,恐怕不好对付,留在这里,至少我们已经知道这只蜘蛛妖的弱点,而且临渊身上还有伤……”

    他说着看时羡鱼一眼,轻轻笑了笑,“说起来,今天多亏了你,这是什么法器,竟能释放万丈光芒,当真是厉害啊。”

    时羡鱼苦笑:“一点也不厉害,这件法器最多只能撑上一两个时辰。”

    手机闪光灯耗电吓人,就算加上她包里的移动电源,恐怕也撑不住一整晚。

    “不用担心,一两个时辰足够我和临渊恢复了。”沈逍安抚她,“况且还有这些火在,即便它敢再来,我也有办法对付它。”

    时羡鱼点了点头,手里握着手机却是半点不敢松,苦兮兮的张望着四周,小声道:“你们,你们快休息吧……早点休息好,就能早点恢复状态,我帮你们守着。”

    沈逍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那就有劳小鱼了。”

    他就地坐下,凝神聚气,嘴里念念有词。

    那把长剑犹如听到召唤,兀自飞起,在火堆周围划下一圈界线,而后重重扎进线中,犹如坚固的守护神。

    沈逍施下一个临时防护结界后,闭上双目,不再说话了。

    时羡鱼原本以为自己足够勇敢,但是当沈逍闭上眼睛之后,那股战战兢兢的恐惧感,再次袭上心头……

    沈逍在休息,临渊也在休息,全世界仿佛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

    她用双手紧握着手机,手脚轻轻颤抖,浑身发冷,哪怕四周篝火已经足够明亮,静谧的森林也在无声中带给她巨大的压力,那些黑暗的阴影里,仿佛随时可能蹿出怪物!无时无刻不在压迫她脆弱的神经!

    没关系……没关系……

    她深呼吸,一遍又一遍吸气,努力安慰自己——

    恐惧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多少人为了体验一把恐惧,不惜跑进鬼屋找刺激,现在大好机会摆在她面前,她应该享受当下!享受恐惧!

    再说,有什么好怕的?!被妖怪吃掉,说不定比被癌症折磨而死痛快得多!横竖都是一死而已,死了什么感觉都不会有,根本没必要害怕!……对,没必要害怕,没必要……没…………

    ……呜呜呜不行,还是好怕。

    她屈膝坐在地上,将身体蜷缩着向后退,难以克服的心理恐惧让牙关也开始打颤。

    这时,后背撞上一团软物,起初以为是自己的羊,摸了摸触感不对,再扭头看,她才发现自己摸的是黑豹的腹……比起大角羊那一身糙硬的毛,现在手掌下的皮毛顺滑,曲线柔软,体温暖热……手感简直不要舒服太多。

    毛绒绒,好治愈啊……

    时羡鱼有些舍不得拿开手,身体接触往往能在很大程度上削减惊恐,就像走夜路时与人手牵手,胆量一时间被共享并翻倍。

    但是……

    人家正疗伤呢,自己在这儿摸来摸去,像话吗?

    她只能讪讪缩回手,继续抱着手机照耀四周。

    黑色的豹横卧在地上,半睁开眼睛看她,双琥珀色的眼瞳在火光辉映下泛出金光,璀璨夺目,似最昂贵美丽的宝石。

    在察觉到时羡鱼不停哆嗦时,这双金色眼瞳流露出几分迷惑。

    过了一会儿,一条粗壮的黑色豹尾,穿过时羡鱼的腋下,轻轻搭在她的手腕上……

    时羡鱼愣了愣,扭头看黑豹,却见它已经闭上眼睛,只把尾巴留给她。

    他……这是什么意思?

    是看出她在害怕,所以想安慰她吗?

    时羡鱼缓缓吸了一口气,然后动作轻柔的把那条黑色豹尾捞进怀里,小声呢喃:“……谢谢。”

    ……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