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谁又在召唤我

作者:花花了 | 竞技游戏

收藏

谁又在召唤我_第8章 一群妖乱舞1

    为了这次灵山之行,时羡鱼做了充分的准备!首先,她把睡觉的地点搬到了寝宫,让自己每天都精神饱满,状态极佳。其次,考虑到那个世界妖兽横行,她给自己准备了许多武器,如辣椒水与防身电棒...

    为了这次灵山之行,时羡鱼做了充分的准备!

    首先,她把睡觉的地点搬到了寝宫,让自己每天都精神饱满,状态极佳。

    其次,考虑到那个世界妖兽横行,她给自己准备了许多武器,如辣椒水与防身电棒。户外求生用品也必不可少,帐篷、衣服、食物、生火工具全都要带上。

    最后,她比照着道士的服装款式,在网上买了一套改良版道服,青色斜领大罩衫,配同色的长裤和布鞋,头发在脑袋顶上绑一个团子,看上去颇有几分修真弟子的架势。

    只不过,当她穿上这身行套,背上旅行背包,骑上自行车的时候,就……显得略有些不伦不类。

    这个问题很快就由她的小秘书解决了——

    侍神给她牵来了一只羊。

    一只雪白雪白的羊,只有口鼻和两只犄角是乌黑色,犄角巨大呈螺旋状,体形魁伟结实,显然不是寻常村子里养的羊!

    “你从哪里弄来的?”时羡鱼惊讶,毛绒控忍不住上手摸了摸羊头。

    喔哦~看着绒绒的,没想到还挺扎手。

    “村民献出的祭品。”侍神的双手拢在袖子里拱了拱,悠然淡定,“小神传梦于村长,告诉他元君需要坐骑,于是村民们自发上山抓了这只领头羊,献给元君。”

    “居然还是领头羊。”时羡鱼啧啧称奇,又摸几下。

    这只大角羊看着桀骜不驯,但意外的听话,被摸之后一双前蹄跪地,似乎在等时羡鱼骑上去。

    “因为是祭品,所以无须照料,也无须喂食喂水,只要注入一些灵气,便可任由元君驱使了。”侍神说道。

    时羡鱼感到新奇的骑上去,腰部忽然有些紧,一低头,发现宽阔的衣摆被羊咬住一角,此刻正在羊嘴里嚼着。

    “呃……”她迟疑的问,“你确定……不需要喂食?”

    侍神沉默片刻,回答:“想来还留有一些天性。”

    时羡鱼揪着衣服从羊嘴里扯出来——衣角被嚼出一个大缺口,她看着这个缺口,稍稍发愣,莫名有种……出师不利的不详预感。

    “元君。”

    “嗯?”她回神,看向侍神。

    一粒珠子缓缓飘到她面前。

    侍神躬身道:“请元君随身携带此珠,若遇到危险,可将珠子捏碎,到时,小神便会施法迎元君回来。”

    “嗯,知道了。”时羡鱼拿起珠子,妥善的放进里衣口袋。

    侍神又道:“小神的灵魄与仙宫一体,故而无法随元君一同前往,此番入世,请元君万事小心,小神会在此处静候佳音。”

    “嗯,知道了。”时羡鱼点头说,“我不敢保证一定成功,但肯定会竭尽所能带他去灵山。”

    侍神仍旧不放心,一向清冷淡漠的他此时显得有些婆妈,话也比平时多。

    “元君经过仙宫灵气淬体,入世后无论去何地见何人说何种言语,都能明辨语义,交流无碍,但要当心妖魔精怪利用,尤其一些低等妖物,最喜欢模仿人言。”

    “嗯,知道了。”时羡鱼一边点头,一边准备出发。

    拱桥那头的场景已然变成另一个世界,她骑羊上桥,侍神跟在她身后叮嘱:“虽说此番入世是为了灵山之行,但若是路上遇到干旱的村落,元君不妨试着劝导村民祈愿,如此,即便灵山之行失败,也不至于无功而返……”

    “嗯……”时羡鱼再次点头,觉得自己像一个要出差的总裁,秘书正殷切叮咛她注意开拓外地的新市场。

    临时滑稽一把,冲淡了启程的沉重与忐忑。

    羊蹄踏下石拱桥,繁茂的密林在眼前铺陈开来,目之所及,是幽暗的树木与葱茏的野草,植物直接淹没了羊腿,茎叶密集得连一丁点儿空隙也没有。

    时羡鱼缓缓吐出一口气,觉得自己幸好……没骑自行车。

    树林虽密,但时羡鱼能听见祈愿之声,只要循着声音找,就不愁找不到那个道士。

    她找准方向,骑着大角羊慢慢溜达。

    环境陌生,危险未知,所以不敢让羊走太快,趁着现在四周还算平静,她从背包里拿出花露水,先给自己浓浓抹上一遍,然后一手抱住杀虫剂喷雾,一手握紧灌满辣椒水的水枪,在双重“保护”下,高度警觉的骑着羊继续向前。

    没过多久,她就走出了密林,来到一条小路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身上的气味太呛鼻,这一路上居然什么虫子也没遇到,这样也好,她对那只巨型蜈蚣的阴影实在太深。

    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走了半刻钟,时羡鱼终于和道士会合了。

    她看见路边有团篝火,一个青衣道士正盘腿坐在篝火边,身边携带一把长剑。

    虽然只见过一次,但时羡鱼立刻就认出了他,因为对方的剑上有青紫色的羽毛,她从未见过有人拿羽毛做剑穗,感觉很有辨识度。

    道士正在闭目养神,时羡鱼骑着羊来到近处,想了想,开口打招呼:“敢问这位道长,欲往何处去?”

    道士睁开眼睛,望了过来,目光清澈而明锐,声音也清朗干净:“在下四海为家,行走世界磨炼修行,并无特定的去处。”

    时羡鱼微愣,这跟她想象中的回答不大一样,说好了要去灵山呀!

    明明心里想得要死要死的,你为什么嘴硬?!

    “真巧,我跟道长一样,我也行走四方磨炼修行。”时羡鱼开始胡诌,“听闻灵山上灵气充沛,有助修行,道长为何不去灵山?”

    道士闻言笑了,回道:“小姑娘可知,灵山在上古妖兽旋龟的背上,旋龟往返于怪水河与东海、南海之间,寻常人莫说要去灵山,就算穷其一生,也难以见得一回。”

    时羡鱼立即直奔主题:“道长有所不知,我自小便能感知仙灵之气,无论灵山位于何处,我都能辨识其方位,只是我身体不好,学不了法术,此去灵山凶险非常,道长若有意前往,不如与我结伴而行?”

    道长又笑了,带着几分调侃往旁边扫了一眼,说:“今天这是怎么了?以往我在深山老林中孤行数十日也未必能见一人,今天却接连遇着两个,都说要与我同去灵山。”

    什么?

    时羡鱼愣了愣,随后目光一移,才发现树下还有一个人!

    因为对方从头到脚全罩在一件黑色的大斗篷里,且一动不动,所以她刚才压根没看见。

    怎么回事?

    来抢生意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