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谁又在召唤我

作者:花花了 | 竞技游戏

收藏

谁又在召唤我_第6章 时羡鱼为自己心酸

    “不是我不想帮,问题是……”时羡鱼顿了下,无奈叹气,“问题是,我也不知道灵山在哪儿。”神仙哪是这么好当的?她既没有无边法力,也没有法宝傍身,自己都性命垂危了,又怎么去帮别人?时羡...

    “不是我不想帮,问题是……”时羡鱼顿了下,无奈叹气,“问题是,我也不知道灵山在哪儿。”

    神仙哪是这么好当的?

    她既没有无边法力,也没有法宝傍身,自己都性命垂危了,又怎么去帮别人?

    时羡鱼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曾曾爷爷会对地下室的声音置之不理了,实在是有心无力!

    侍神仿佛预料到她的回答,平静道:“元君不妨凝神聚气,再仔细听一听。”

    这次不等时羡鱼伸手,黑金鱼自己就迫不及待的拱过来,大胖脑袋往时羡鱼的手心处顶,鱼嘴一张一合——

    “愿神佑我找到灵山,愿神佑我找到灵山……”

    这是来自祈愿的心声,并无声音的实质,既听不出男女,也听不出老幼,它只是一个强烈的念头反复在时羡鱼脑海中回响:要找到灵山!找到灵山!

    时羡鱼照侍神说的,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又仔细听了听。

    渐渐的,原本不分男女老幼的声音开始发生变化……变得低沉,清朗,声线像是一位成年男性……或许年纪要更大一些,给人的感觉稳重而宽和,似乎是个很豁达的人。

    可是豁达的人,又如何会有这般强烈的执念?

    她漆黑的视野慢慢变亮,模模糊糊出现一片树林,一团篝火,一个青衣道士——

    道士长得剑眉星目,很是端正,他独自坐在篝火前,正握着一个皮水囊喝水,身边放着一把长剑,剑柄上缀着一小撮青色羽毛做的剑穗。

    时羡鱼微微蹙眉,正疑惑自己为什么能看见这番景象时,自道士身后,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阴影!

    她再细看,那竟是一条百足蜈蚣!

    时羡鱼猛地睁开眼睛!吓得心脏差点停跳!

    侍神只当她已经看见了祈愿之人,在一旁不紧不慢道:“此人为了修道成仙,四处寻找能通往灵界的灵山,他本身是心性坚毅之人,愿力也比寻常人强大,元君不妨助他一臂之力。至于灵山的位置,倒也不必担忧,元君是神仙后裔,对灵气充沛之处有天然的感知力。”

    “找灵山是不难。”时羡鱼脸色惨白,“可活着找到灵山,太难了。”

    侍神:“…………”

    她张开双臂,冲他使劲比划一番,“我看见那么大一条蜈蚣!”

    侍神默然,片刻后道:“低等妖物而已,元君不必惊恐。”

    她瞪眼看他:“这是你说不惊恐,我就能不惊恐的事?”

    侍神不说话了。

    时羡鱼摸了摸自己受惊变白的小脸,“我现在可算知道,为什么这个道士要神灵保佑自己了,原来他也知道风险系数有多高!……搞不好离灵山越近,妖怪就越多!我要是去帮他,说不定比癌症死得更快!”

    侍神清俊绝尘的脸庞上显出一丝僵硬,随后低咳一声,道:“既然元君觉得为难,我们换一条便是了。”

    他又招来一条金鱼。

    这次是红色的,体量没有刚才那条大,但也是圆鼓鼓的,鳃肚饱满,一张鱼嘴就吐出尖细的叫声:

    “菩萨保佑我生儿子!生儿子!儿子!!!”

    时羡鱼吓得脸更白,她觉得这个更恐怖!

    与刚才的声音不同,这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时,是尖锐的,亢奋的,带着歇斯底里的疯狂!像一个魔怔的老女人!

    等她再仔细听下去,那声音却慢慢变得稚嫩,时羡鱼蹙眉闭眼,视野中出现了一间屋子,像是佛堂,有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古装少女正跪在观音神像前祈福。

    少女神态平静,甚至有些麻木,可谁能知道这看似平和的外表之下,内心已经快要疯魔。

    侍神说道:“此女年方十六,因婚后一年未有所出,加之她的母亲与姐妹生下的都是女儿,故而被婆家厌弃,暂居于寺庙中。”

    时羡鱼哑然,半晌后才找着自己的声音:“……她都住庙里了,我,我怎么帮她生儿子?”

    侍神再次沉默。

    过了一会儿,他说:“还有两条鱼,一条鱼需要追查凶手,另一条鱼是求长生不老。”

    时羡鱼听了无言以对。

    大家许愿的时候是不是都没什么理智?

    “若是这些祈愿,元君都不能达成,便只能等祈愿池中出现新的祈愿了。”侍神的语气淡漠,“不过,即使出现新的祈愿,只怕也不容易。”

    那些容易的,简单的,寻常人就能办到的事,又怎么会去寻求神灵帮助呢?

    这个道理,时羡鱼不是不明白,就是因为太明白了,所以才觉得荒唐。

    毕竟,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啊!

    ……如果非要说哪里不普通,那她,还是个癌症患者。

    真令人绝望。

    冷情的侍神丝毫没有同情心,他依旧是傲然冷漠的样子,飘浮在空中,静静望着她。

    时羡鱼觉得他小小的身体,带给了她大大的阴影。

    “我再想想吧。”她痛苦道。

    没心情再欣赏这座仙宫,时羡鱼转身踏上石拱桥,满心郁结的走了。

    离开地下室不久,她就接到中介的电话,说房子卖出去了——之前为了筹措医疗费,她把父母留下的一套房挂到网上,标的价格有点高,一直无人问津,没想到现在卖出去了。

    这是一笔巨款。如果继续治疗,勉强够用,但若是放弃治疗,那么这笔钱完全足够她后半生花销。

    现在她继承了曾曾爷爷的老宅,倒不如把那边的东西搬到这里来,正好仙宫能帮助疗养身体,村子里的环境也适合养病。

    时羡鱼打电话联系搬家公司,并给自己订了火车票回家。

    本以为又要好一顿收拾,回家后却发现,家具是一体式设计,不方便搬走,大部分电器她用不上,索性送给左右邻居,最后剩下一些衣物日用品,以及父母珍藏的书籍与生物标本。

    时羡鱼把要搬走的东西分类放进纸箱,贴上标签,起身时忽然头晕目眩——

    她赶紧扶住旁边的桌子,缓了好一会儿,眩晕感才慢慢散去。

    唉,在村里住了几天一直没事,现在才打包几箱行李,她就半死不活了。

    时羡鱼为自己心酸。

    门外忽然传来小女孩的惊呼,随后清脆的笑声在走廊上响起:

    “妈妈!妈妈!你快看,是彩虹小马!我昨天许愿想要彩虹小马,今天就实现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