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开门迎客宴结束了,已是半夜。昆仑使节团的下榻酒店位置,被玉清观安排好在东侧的客房区。此处整体高度适于,气温闷热,房门窗户就是大海,每一间都是完美的的海景房。秋长天在房间里待了片刻,便准备出门时去走走。毕竟,见罗衍是不可能会去见的。虽然阿镜抵押过,的话秋长天和罗衍的昆仑使节团的下榻位置,被玉清观安排在东侧的客房区。。...

    迎客宴结束,已是深夜。

    昆仑使节团的下榻位置,被玉清观安排在东侧的客房区。

    此处高度适宜,气温凉爽,推开窗户便是大海,每一间都是完美的海景房。

    秋长天在房间里待了片刻,便打算出门走走。

    当然,见罗衍是不可能去见的。

    虽说阿镜担保过,如果秋长天和罗衍的两条时间线出现不一致,会用镜花水月之术将其抹平。

    但秋长天小心谨慎惯了,自然不肯去碰这些不必要的麻烦。

    再说了,罗衍熟知玉清观的地图,秋长天却不应该知道。

    到时候倘若外出,还得装作这里不认识,那里不认识,到处问路,实在过于头疼。

    忽然外面响起一声弦响,似乎是徐应怜正在抚琴。

    说到徐应怜,他便忍不住想起之前宴席上,她是如何与石琉璃互相讥刺,冷嘲热讽的。

    对石琉璃来说,徐应怜就像是那种“和我单推的偶像哥哥闹绯闻的白莲花婊”。

    而对徐应怜来说,石琉璃大概是那种“饭圈皆傻逼”的傻逼之一,也难怪两人互相看不顺眼了。

    步入房外院落,便看见一株寒梅,植在院子中央的园圃里,粉瓣轻染,暗香萦绕,为周围别添几分雅致意趣。

    徐应怜正坐在寒梅之下,手指轻挑琴弦,发出一声悠长的鸣响——正是之前罗衍从二师姐那里得到的凤尾琴,后来被秋长天转赠给了她。

    “师兄深夜外出,是打算找那石琉璃么?”她低着头,一边为凤尾琴调音,一边淡淡问道。

    这种拙劣的送命题,秋长天自然不会答错,笑道:

    “不知佳人意,唯闻琴音响。”

    徐应怜却不肯放过他,只是继续低头问道:

    “师妹愚钝,不知佳人指谁?”

    “师妹……”秋长天叹气说道,“我们毕竟客居在此,何必要和玉清观的人起冲突呢?”

    “师兄。”徐应怜眉头轻蹙,反问说道,“是我要和对方起冲突?”

    秋长天哑然无言。

    你问谁先挑事,那肯定是石大小姐挑的事。

    可她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公主病,你又何必非要反唇相讥呢?

    让一让,不就没事了么?

    然而转念一想,以徐师妹这个要强的性子,加上是对方发起主动挑战,要她认输怕是比杀了她还难。

    想到这里,秋长天便长叹一声,心想这两人怕是永远不可能和好了。

    “师兄又何故叹气?”徐应怜神色越发清冷,眼神也恐怖起来,“是怪师妹不够通情达理么?”

    秋长天当然明白她生气的点,立刻摇头说道:

    “不是。只是觉得石鼎长老何等名声,以后怕是多有负累。”

    他这话说得隐晦,但徐应怜哪里听不懂,是说石琉璃太容易招惹仇恨,以后怕是要连累石鼎长老。

    于是她神色立刻缓和下来,心中甚至有些得意:

    哼,我跟师兄的关系,怎会输给这刚见面一天的石琉璃?

    “师兄,师妹刚才在屋里听碧海潮声,偶得些许佳音灵感。”她素手挑动琴弦,弹了一小段曲子,优雅问道,“师兄可有暇,帮师妹续完此曲?”

    听她声线里带了温度,秋长天便晓得师妹已经消气,笑道:

    “那是自然,我去屋里取箫。”

    两人琴箫合奏,余音绕梁,满院生春。

    至于院外,自有隔音阵法,无须担心惊扰他人。

    和师妹探讨完音乐后,秋长天回到卧室,立刻开始呼唤起昆仑镜来。

    “读档罗衍。”他冷静说道,“我要确认石琉璃是否察觉到端倪。”

    “如果察觉到了呢?”昆仑镜问。

    “闭嘴,只是例行公事而已。我坚信我的演技不会有任何问题。”

    昆仑镜无奈说道:

    【点位三:蓬莱玉清观,宿舍。】

    【人物身份:罗衍。】

    【镜花水月模板覆盖,正在时空穿梭中。】

    身躯被传送到前几日的玉清观(此时昆仑使节团还未到来),罗衍便动身打算去找石琉璃。

    还没进门呢,便听见里面传来一群女孩子的惊呼声。

    “琳琅师姐,你居然不知?”石琉璃惊讶说道,“秋大师兄,便是那昆仑当代首席,如今的正教新晋弟子第一人,秋长天!”

    “传言他容貌俊美非常,性格亦是极好,无论待人接物都是谦和有礼。”

    “实力又甚强劲,乃昆仑掌教紫薇真人座下首徒,曾领袖昆仑弟子深入魔教地宫,仗剑斩杀数千魔教弟子,竟还毫发无伤全身而退!”

    罗衍站在门外,听得前面双眼呆滞,听到后面更是瞠目结舌。

    石大小姐,饭可以乱吃,牛不可以乱吹,这特么的哪来数千魔教弟子!

    这时旁边又有师姐说道:

    “我听烘炉殿的碧涟师姐说道,那一日她带师弟师妹去秦岭探索洞天,不料却被遗迹里的乙木困龙阵困住!”

    “亏得那昆仑首席师兄秋长天刚好路过,见碧涟师姐在旁边暗自垂泣,便主动出手相助!”

    “哇!”众姑娘齐齐惊呼,“那后来呢?”

    那师姐十指交握胸前,激动道:

    “只见他剑光凛凛,风采盎然,轻描淡写便破去三处阵眼,将陷入死地的蓬莱派弟子们全数救出生天!”

    “碧涟师姐当场心动,便要以灵石相酬。结果被秋大师兄温言婉拒,说是正教道友,本该仗义相助,不求任何回报。”

    “临别之前,又将碧涟师姐所需的丹药经卷,从洞天深处取回相赠,言是举手之劳,切莫挂齿。”

    “碧涟师姐当场便芳心暗许,百般劝留不住,只得目送那秋长天翩然离去。”

    “自此回观以后,思念不止,天天以泪洗面!”

    卧槽!这又是谁编的狗血段子!罗衍大惊失色。

    那个谁,碧涟是吧?我好心解救你的师弟师妹,你却恩将仇报,在背后如此吹捧我!

    诶,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碧涟师姐也是愚钝!”有师姐愤愤不平道,“倘若是我,怎么也要拼着脸面不要,当场表白!就算不成,能讨下他一块信物也是好的!”

    “玉琅师妹,你这也太贪心了!”有师姐调笑说道,“你可知那秋长天用过之物,在黑市上是什么价钱么?”

    “便是他枕前一根发丝,做成千千心结,在昆仑内部便要卖六百下品灵石!还是有价无市,被众昆仑女弟子所疯抢!”

    罗衍眼角抽搐,只听得又有人问:

    “不是吧。一根头发六百灵石?”

    有师姐艳羡说道:

    “你不知道,那秋长天乃是道心通明者,万年难遇的顶级修道体质!”

    “道心通明者,不惧鬼祟,不畏三灾。便是他的一根头发,拿来贴身存在身边,也能静心明目,有驱逐邪魔之效!”

    “青州简青楠,你知道吧?便是十年前传闻的天才修道少女,如今乃是秋长天的小师妹。”

    “每月她费尽心机,潜入秋长天的洞府,才能偷出那么一根两根来拍卖,在昆仑当天就被人抢光了!”

    简青楠,原来是你这内鬼,回去看我不嫩死你……罗衍咬牙切齿地想。

    一根头发六百灵石,这谣言实在离谱过头了,故意夸张痕迹太过浓重。

    于是又有师姐表示不解,吵来吵去,最后石琉璃便出来辟谣道:

    “不用吵了,都是真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