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玉虚宫,讲经说法室。紫薇掌教再讲经后,众弟子们刚要离开了,便听到掌教悠悠地说:“秋长天,徐应怜留下的。”在师兄师姐们吃惊的目光里,两人坐于在蒲团之上,表情恬淡,不发一言。等讲经说法室里,人统统走非常干净后,紫薇掌教能保持着微闭闭目养神的姿态,将手中佛尘一挥,地说紫薇掌教讲完经后,众弟子们正要离开,便听见掌教悠悠说道:。...

    玉虚宫,讲经室。

    紫薇掌教讲完经后,众弟子们正要离开,便听见掌教悠悠说道:

    “秋长天,徐应怜留下。”

    在师兄师姐们惊讶的目光里,两人端坐在蒲团之上,表情沉静,不发一言。

    等讲经室里,人全都走干净后,紫薇掌教保持着闭目养神的姿态,将手中拂尘一挥,说道:

    “秋长天。”

    “弟子在。”秋长天恭声说道。

    “同出昆仑,仗义相助。”紫薇掌教缓缓说道,“此言甚好。”

    饶是秋长天的装逼熟练度都快满点了,此时也忍不住在心里卧了个大槽。

    紫薇掌教对他的尴尬窘迫视而不见,只是继续说道:

    “我们昆仑太清宗,和蓬莱玉清观同出上古阐教,因此也保持着定期互访的习惯。”

    “明日上午,为师便要应邀去东海做客,商定两派诸多事宜。”

    “按照惯例,双方还会安排筑基阶精英弟子会面,增进了解,结交人脉。”

    “以往的出访者,皆为化府阶大圆满的弟子。不过,考虑到你们两人,平日里都是经常外出历练的,那此次便与为师同去,也一并见见世面。”

    秋长天:………………

    徐应怜:………………

    见见世面?蓬莱那地界我可熟了,有什么好见的?秋长天暗自想道。

    师父以为我平时是跟师兄外出历练么?咳,其实我只是在泡昆仑泉。徐应怜暗自想道。

    当然,两人都不可能当场和师父坦露实情,便也只能点头应下。

    很快便到了次日。

    既然是长途飞行,自然不可能御剑。

    众人来到玉虚宫前的广场上,紫薇掌教从袖中取出一枚宝船模型,往前一丢。

    那宝船迎风而长,长长长,倏忽间便长到百米多长。

    一干真人、弟子便跟着掌教进船,其中修为最低的秋长天和徐应怜,自然又接受了一轮惊异的目光洗礼。

    从昆仑到蓬莱,差不多九千多里路,实际却没有飞行多久。

    在这个世界上,舟船类法宝的速度是最快的,比飞剑还要更胜一筹。

    差不多将近傍晚时分,宝船终于抵达了蓬莱岛,玉清观观主和一干长老便出来迎接,将昆仑使节团领入玉清观驻地。

    秋长天跟在弟子队伍里,看到前面紫薇掌教正在和石鼎长老亲切对话,俨然是早就相识很久了。

    他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便听见身旁的徐师妹问道:

    “师兄,似乎不是第一次来这里?”

    秋长天淡淡笑道: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师兄表现太过无趣。”徐应怜指了指周围。

    顺着她的指点看去,秋长天便看见化府阶的师兄师姐们,正饶有兴致地环视周围,看看这里,又瞅瞅那里。

    毕竟在昆仑上清宗,内门弟子几乎都是宅男宅女,窝在自家与世隔绝的雪岭洞府里,修炼个百来年都不会出山一步。

    如今第一次来到海岛门派,会被从未见过的浩瀚景观吸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止是昆仑门人,两边过来迎接的蓬莱弟子,看向这些来自西方雪岭的“阐教同门”,目光里也充满了探究和好奇。

    从着装上看,昆仑弟子大多穿着白色或天青色道袍,宽衣长袖,背负飞剑,头顶束发并用高冠固定,显得极其端庄郑重。

    蓬莱弟子这边却以锦衣窄袖为主,不戴冠,腰间佩着各种各样的法宝,例如阵旗、符袋等等,更像是出来郊游的富家公子大小姐。

    两边互相打量对方,无论心里在想什么,表面上总不能失礼,只是含笑以对。

    迎客宴会在玉清观正殿举行,安排两派弟子混杂而坐,方便彼此互相认识结交。

    秋长天和徐应怜找了位置坐下,只见桌上各种珍馐佳肴,多以冷菜为主,各色肉类蔬果,薄切厚汤,琳琅满目。

    虽说修行者已经辟谷,餐风饮露,但偶尔吃点东西也没事,后续将腹中浊气炼化即可。

    秋长天从盘中拿起蟠桃,慢慢吃着,只觉水嫩多汁,甜美异常。

    比罗衍平时在石大小姐那里,蹭的果切零嘴还要美味得多。

    “此非凡间之桃。”身旁有女声说道,“乃是将桃树苗培育于灵草之间,沐浴天地灵气而结果,滋味甘美。虽不能延年益寿,却也可以涤荡身心。”

    秋长天偏头看向旁边,顿时心里卧了个槽。

    居然是石琉璃!

    此时,这位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小姐,正作淑女状坐在他的左边,用某种崇拜的、热情的目光看着他。

    确切地说,并不像是什么男女之间的一见钟情,坠入爱河。

    更像是某种粉丝见到偶像般的,莫名其妙的情感。

    秋长天已经本能地感到极其不妙,但为了不露出破绽,也只能装作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微笑问道:

    “敢问道友是……”

    “玉清观,石琉璃。”石琉璃微微一笑,继续说道,“秋道友,碧涟师姐曾和我提起过,昔日在秦岭那处洞天,便是你破解了乙木困龙阵,将我们玉清观弟子救出来的,是不是?”

    她这么一说,结合罗衍对石大小姐的了解,秋长天立刻明白过来。

    定是那碧涟回去之后,将自己当日的英雄事迹,在石琉璃面前吹了一大通。

    石琉璃是典型的少女心性,仰慕强者,讨厌平庸,另外还是资深的颜值协会成员。

    听说昆仑这一代的首席师兄秋长天,相貌英俊,性格温和,能力又强,可不得立刻产生兴趣吗?

    考验演技的时候来了!秋长天便矜持地道:

    “侥幸而已,何足挂齿。这天下阵法之道,七分归蓬莱,我秋长天可不敢班门弄斧。”

    “秋道友过谦了。”石琉璃笑着说道,“这阵法之道,最是晦涩,便是我们玉清观里,研习奇门遁甲的修士也是少数。”

    这确是实话,罗衍在玉清观也待了很久,知晓观内研究最多的其实是炼丹,其次是符箓。

    像天工坊这种专攻制器的,在整个玉清观里不超过三家。至于研究阵法的,大概好像只有七八家的样子。

    “秋道友能破乙木困龙阵,可不是什么侥幸,非要精深的阵法知识不可。”见秋长天毫无自得之意,石琉璃对他越发来了兴趣,笑吟吟道,“就连我那钻研阵法制鼎的师弟,估计也没掌握乙木困龙阵的解法呢。”

    不,他其实已经掌握了……

    秋长天强作镇定,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要知道,他的颜值五官,其实和罗衍是完全一模一样的。

    只不过罗衍是眯眯眼,秋长天束发高冠,加上镜花水月的气质修改和心灵暗示,才使得石琉璃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和罗衍的共同之处。

    但万一她继续和自己讨论罗衍的事情,突然注意到相貌上的破绽怎么办?

    必须赶紧转移话题!

    秋长天便突然侧开身子,为石琉璃介绍坐在自己右侧的徐师妹:

    “对了,这是我的师妹徐应怜。”

    徐应怜此时正在饮茶,只听见对面石琉璃说道:

    “哦,凤凰仙子?呵呵,久仰大名了。”

    这语气里的一丝若有若无的敌意,立刻激发了徐应怜的好胜心。

    “石琉璃?”她冷冷问道,“道友便是石鼎长老的爱女?”

    “想不到居然能被凤凰仙子知晓。”石琉璃矜持说道,“真是三生有幸。”

    “客气。”徐应怜淡淡说道,“毕竟是石鼎长老之女。”

    连续两遍强调“石鼎长老之女”,石琉璃立刻便听出其中的嘲讽之意(除了有个好爹之外一无是处),顿时有些绷不住脸色。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