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秋道友,真的仅有练气阶?”“千真万确。”“可我会觉得秋道友的气度,相对于金丹真人也不遑多让呢。”“道友谬赞。”“何苦如此太客气?直接叫我碧涟就好。”秋长天:………………这位蓬莱道友打得什么主意,他如何看不出?明明就是在馋我这身子!而已这碧涟但是“可我觉得秋道友的气度,比起金丹真人也不遑多让呢。”。...

    “秋道友,真的只有炼气阶?”

    “千真万确。”

    “可我觉得秋道友的气度,比起金丹真人也不遑多让呢。”

    “道友谬赞。”

    “何必如此见外?直接叫我碧涟就好。”

    秋长天:………………

    这位蓬莱道友打得什么主意,他如何看不出来?

    分明是在馋我这身子!

    只是这碧涟虽然不难看,但比之徐应怜、安知素、石琉璃等人的颜值,还是要差上一个档次。

    打个比方,就像是普通一本和清北的区别。

    当然,这个不是主要原因,主要还是因为自己和师妹,已经订了道侣婚约。

    秋长天正有些走神,就听见碧涟仿佛不经意地试探问道:

    “秋道友可有道侣?”

    “……有的。”

    “听说是昆仑的凤凰仙子徐应怜?”

    “嗯,是的。”

    “看秋道友犹豫了下,应该是订下了婚约,但还未履行对吧?”

    碧涟如此猜测,当然也有她的底气。

    那便是修道之人谨守元阳,在修炼中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倘若已经结为道侣,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持不住,杂阴毁阳,影响修炼,所以修士往往对于男女之事不甚热衷。

    秋长天没有回答,只是苦笑默认,这让碧涟若有所思。

    回到昆仑玉虚峰执事堂,碧涟便进去认证任务完成,缴纳报酬。

    秋长天在外头静候,结果正好看到徐应怜按落剑光降下,和他打招呼道:

    “师兄在出历练任务?”

    “是的。”秋长天温和笑道,“师妹是刚泡了昆仑泉回来?”

    徐应怜有些不自然,敷衍说道:

    “我也在做历练任务,刚做完回来。”

    秋长天笑而不语,你发梢末端的水珠还未干呢!

    这时碧涟从执事堂里出来,便看见秋长天和一白衣女子对话。

    那白衣女子清冷绝美,脚踏飞剑为一抹赤色流光,不是那凤凰仙子,还能是谁?

    碧涟微微犹豫片刻,暂时升起的自惭形秽的心思,很快便被另一个念头取代了。

    “这位可是凤凰仙子徐应怜?”她微笑着问秋长天。

    “正是,我来介绍一下。”秋长天笑着说道,“这位是上次任务里结识的碧涟道友,来自蓬莱玉清观。”

    徐应怜微微颔首,然后便忽然注意到碧涟带笑的眼神里,藏着一丝掩盖很好的敌意。

    她毕竟是七窍玲珑心的体质,瞬间便看穿了对方的敌意和动机,自然不会傻到在这方面和对方争……争他娘的!

    没有人能在任何方面击败我!!

    没有人!!!

    察觉到了现场的火药味,昆仑首席.没有人.秋长天本能地感到有些不安,立刻笑道:

    “那就暂此别过吧,碧涟道友。下次欢迎你来昆仑金岭做客。”

    “下次?”碧涟掩口笑道,“所以这次是不欢迎吗?”

    秋长天有些窘迫,我就说个客气话,有必要这么较真吗?

    他刚想解释什么,便听见徐应怜淡漠回应:

    “秋师兄下午要和我练剑,若碧涟道友有兴趣,自然欢迎加入。”

    碧涟无奈,剑术道法都是玉清观的弱项,若仅仅是论道,她还有些兴趣。

    对方故意说是练剑,明显就是拒绝她的意思。

    不过这也正好试探出来,这位凤凰仙子确实在意秋长天,而且独占欲也不是一般地强。

    真有趣。

    “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叨扰了。”碧涟笑眯眯道,“若秋道友有暇前来东海,必扫榻以待。”

    这里面有两个关键点,一是“扫榻以待”这种暧昧说法,二是只提秋长天却不提徐应怜。

    徐应怜自然也能读懂其中敌意,笑容越发冰冷森寒。

    碧莲翩然御剑而起,在空中和徐应怜最后交换了一个眼神:

    去你麻痹。

    然后便消失在天际,去寻她的师弟师妹去了。

    徐应怜转过头来,脸色可想而知能有多差,带着仿佛能冻结一切的眼神盯着秋长天。

    “咳。”秋长天咳嗽了声,莫名有种被老婆抓奸的感觉,便解释起那个任务来,“之前是因为她的师弟师妹,在秦岭探索洞天时被困住了……”

    “你不必和我解释。”徐应怜扭过头去,讽刺说道,“秋大师兄交友广泛,师妹怎敢随意置喙?”

    “师妹你听我解释……”秋长天话音未落,只见执事堂里便涌出一大堆昆仑弟子来,似乎是刚组团在里面领了任务。

    “咦,那不是首席师兄吗?”有眼尖的叫了一声,结果一大堆人全部呼啦啦地围上来,七嘴八舌热情洋溢地问候起来。

    “秋师兄好啊!”

    “观秋师兄最近容光焕发,是气运旺盛之兆啊!”

    “秋大首席!我们接了寻找灵草的任务,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啊?”

    “秋师兄秋师兄!听说你还没有道侣是真的吗?”

    围观弟子们又以女弟子居多,话题渐渐便转向调戏揶揄——反正大家都知道秋大首席温文尔雅,从来不会因此而生气。

    秋长天尴尬地应付着,周围到处都是清脆婉转的笑声。

    徐应怜眼角抽动片刻,便下意识想要默不作声地御剑离去。

    然而转念一想,这样灰溜溜地走掉,在外人看来,岂不是自己这个正牌师妹,输给了这群不要脸的小婊砸?

    “输给了”……这三个字从脑海里冒出来,徐应怜便迈不动腿了。

    杀气。

    浓重的杀气。

    被众弟子们簇拥着的秋长天秋大师兄,在外头某师妹如同恶鬼般的视线中,冷不丁地打了个寒战。

    好言好语将这些粉丝们驱散,秋长天才脱身来到徐应怜身边,只见师妹二话不说,驾起剑光便走。

    秋长天连忙御剑跟上,笑道:

    “师妹可是吃醋了?”

    徐应怜:????????

    如果是在小说里面,大概只能用一连串的省略号,来表达她此时无语到想要骂脏话的心情。

    “好吧。”秋长天叹了口气,“那看来是嫉妒。”

    徐应怜:……………………

    她露出某种极其可怕的,“再说一句,连骨灰都给你扬了”的恐怖表情。

    “呵,师妹。”秋长天继续说道,“我突然明白,为什么你总是冷着脸了。”

    他温和地笑着说道:

    “因为若不是如此,那么围在身边追求你的同门,只会比仰慕我的人更多,不会更少。”

    徐应怜神色稍缓,半晌才道:

    “师兄。”

    “怎么了?”

    “若失元阳之身,会拖累修道速度。”徐应怜淡漠说道。

    “所以,望师兄自爱。”

    秋长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