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凭借非常出色的人品魅力,收伏了雷殛剑后,凌云破便窝在青螺峰里不出,专心与安师姐对练双手御剑。偶尔会读档去秋长天那里,反复练习如何更隐密地12-0玉枢雷。亦或者作为罗衍去蓬莱观听课学习,应对一下石大小姐,刷同步值。时间便如此过去的,终于等到到了比剑当日。正午时分时分,偶尔读档去秋长天那里,练习如何更隐秘地打出玉枢雷。。...

    凭借出色的人品魅力,收服了雷殛剑之后,凌云破便窝在青螺峰里不出,专心与安师姐对练双手御剑。

    偶尔读档去秋长天那里,练习如何更隐秘地打出玉枢雷。

    亦或是作为罗衍去蓬莱观听课,应付一下石大小姐,刷同步值。

    时间便如此过去,终于到了比剑当天。

    正午时分,蜀山金殿峰绝顶,已陆陆续续有剑光降临。

    大多数人都是来观摩比剑的,也有的是与紫云峰交好,或者与青螺峰有仇的,各自心怀鬼胎不提。

    娄知正站在比剑场南侧,背剑负手作孤高状。

    少顷,便有两道剑光于北侧降落,正是那凌云破与安知素。

    “既已到此,趁着比剑尚未开始,你还有什么遗言,尽可交代了。”娄知正开口说道。

    他声音洪亮,中气十足,竟是震得顶峰上空嗡嗡作响。周围便有筑基境弟子惊声道:

    “此人莫非真的入了洗髓阶?!”

    无论此前传言如何,在大多数蜀山弟子看来,比剑自然是要堂堂正正,胜也光明败也磊落才是。

    似这等故意同阶去约比剑,等临场再强行突破的阴招,总是为人所不耻的。

    如今见娄知正真的如传言般,借助秘法之力突破了洗髓阶,便纷纷致以热烈的嘘声。

    “嘁,计谋也是比剑的一环,你们这些蠢人懂得什么!”

    娄知正完全不以为意,只是抱着手臂冷笑。

    使用紫气聚顶秘法强行突破,对他今后的修为也是大伤。

    既然付出了如此代价,此番便定要对凌云破往死里打,怎么损坏根骨怎么来。

    直到那安知素实在不忍,愿意献出仙剑来换取灵石,自己也好顺理成章地应下,然后干脆利落地击败凌云破,将其放过。

    如此看来,这计划简直完美,真是天衣无缝。

    唯一遗憾的是,自家紫云峰并无高阶师兄前来观看。

    要是出一个金丹真人站在场边,哪还有那么多看客敢来聒噪自己!

    听着场外一阵又一阵的嘘声,娄知正眼角抽动,心里暗自憋着怒气,手中默默掐紧法诀。

    “那货似乎人缘不怎样啊。”凌云破说。

    “不要在意外人评价。”安知素笑了笑道,“用心打便是。”

    待得凌云破在场中站定,周围众人便爆发出一阵更加响亮的嘘声。

    各种诅咒之恶毒,怒骂之尖锐,着实令他吓了一跳。

    “这就是青螺峰的新晋弟子?怎如此不长眼,要拜入青螺峰那恶地?”

    “是那割草剑仙的师弟?听说才只有炼气阶,此次想来是必死无疑了。”

    “哈哈哈,无论此次哪方重伤,或是惨死,都是大快人心之事。比剑之后,我请大家吃酒。”

    刚说对面人缘真差,没想到自己的声望也不怎么样啊,凌云破心中暗想。

    至于为何如此,他在比剑前的这段时间里,也已经大概打听清楚。

    自己那便宜师父苏渐,据说原本是蜀山的大杀星,光是比剑中死在其手里的同门真人、长老便不计其数。

    只是后来因为闭死关的缘故,才淡出了蜀山上下的视线。

    而自己的安知素安师姐,平素虽然性子温柔体贴,在外人看来却是小杀星。

    外界甚至谣传其平时稍有冲突,便会笑着提剑砍人,偏偏实力又很是强悍,同阶弟子没有百八十个,根本制她不得。

    若不是蜀山有跨阶不可比剑的门规,早有金丹真人冲去将她灭个十七八回了。

    这青螺峰一老一小,长期压迫蜀山其余诸峰,众多同门,以至于青螺峰一脉在蜀山内部声名之恶劣,几乎仅次于魔教中人。

    由此看来,凌云破身为青螺峰弟子,往后在外界将受到何等的歧视与责难,也就可想而知了。

    比剑还没开始,周围便是一片窸窸窣窣的怒骂之声。

    骂那娄知正“不择手段”,“蜀山之耻”。

    骂他凌云破“杀星门下”,“要死趁早”。

    其口舌火力堪比九阶飞剑,简直恨不得将场上两人当众活剐。

    安知素站在场边,秀眉微蹙,显然也是难掩担忧之色。

    小师弟虽然实力强劲,却是第一次见得如此客场阵仗,不会有心理压力吧?

    她左想右想,越发忧心忡忡。

    落在旁边某弟子的眼里,心里便隐隐生起了些许快意。

    这名弟子也是与青螺峰有仇的,其爱慕的师姐曾向安知素挑战过,结果被劈断了本命剑器,修为大损,再往后便一蹶不振,六年前就自请离开蜀山外放去了。

    他平时不敢招惹青螺峰,此时见凌云破被舆论围攻,安知素神色郁结,便壮起了胆子,凑过来奚落道:

    “安师姐,想不到你们青螺峰竟如此痴迷比剑,连炼气阶挑战洗髓阶的壮举也做得出来?”

    “啧啧啧,师姐你快意纵剑平生,却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如今可要为你那师弟收尸了。”

    安知素淡淡一笑,说道:

    “比剑乃是我等剑仙突破之手段,便是要在那生死一线之间,方能有大彻大悟的机遇。”

    “对了,看你应该是翠竹峰的弟子吧,不知你化府阶的金师兄,上次比剑的伤好了没有?”

    “若是好了,烦请转告一声,师姐过阵子便再行登门讨教。”

    那名弟子刚开始只是冷笑,听得后面讨教之语,脸色骤变,心里也是咯噔一声。

    原本他只是贪图口舌快意,却没想到会给自家惹上大祸。

    若是凌云破死在比剑里,这安杀星衔怒上门讨教,金师兄还不被她活活砍掉半条命!

    再看周围场边,别说那紫云峰了,全蜀山的化府阶弟子竟是一个也没敢来!

    定是怕凌云破待会儿不幸身陨,安杀星当场暴走找人比剑泄愤,因此都早已全部躲起来了!

    他越胡思乱想,越是胆寒,只得再次鼓起余勇,和安知素低声下气,说了几句服软的话。

    见他如此面露胆怯,安知素也是忍俊不禁,便笑着温言安抚了他几句。

    那弟子听得脸色越发不对,心想这割草剑仙果真恶毒,居然还玩笑里藏刀的把戏?

    只能连忙找个理由告退,趁机掐诀御剑赶回翠竹峰,将此事告知了他的金师兄。

    结果那金师兄大惊失色,将其狠狠臭骂一顿,便立刻连夜御剑离开蜀山,躲到外面避难去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