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青萍剑长三尺六寸,通体皂黑,剑鄂处有青色莲花雕镂。雷殛剑长三尺八寸,刀身光亮可鉴,剑鄂罚款金色狮牙浮雕咬合刀身,看出来十分地威风凛凛霸气。嗯,或是换一个词,骚包。虽是十阶仙剑,却被丢入杂物室里无人问津,放佛柴火般和其他扫帚什么的堆在一起。从角落雷殛剑长三尺八寸,剑身光亮可鉴,剑鄂处以金色狮牙浮雕咬合剑身,看起来非常地威武霸气。。...

    青萍剑长三尺六寸,通体皂黑,剑鄂处有青色莲花雕饰。

    雷殛剑长三尺八寸,剑身光亮可鉴,剑鄂处以金色狮牙浮雕咬合剑身,看起来非常地威武霸气。

    嗯,或者换一个词,骚包。

    虽是十阶仙剑,却被丢入杂物室里无人问津,仿佛柴火般和其他扫帚什么的堆在一起。

    从角落找到满是灰尘的雷殛剑,安知素拿起来甩了几个剑花,又用手绢擦了擦剑柄,这才递给凌云破道:

    “来,试试看?如果能成功炼化,咱们就不用去剑池取第二柄剑了。”

    凌云破接过飞剑,试着将气机勾连上去。

    刚触碰到剑身,立刻就被弹了回来。

    跟着传回来的,还有一个非常骚包的中二少年声音:

    “谁想炼化我?杂修!你是仙人吗?不是也配?”

    凌云破:………………

    “师姐。”他认真说道,“我没有多少和剑灵打交道的经验,不过像这种剑灵,我觉得可以丢回剑池里,让它去和其他飞剑没日没夜,互相击剑。”

    脑海里传来青萍剑的哈哈大笑声,以及雷殛剑气急败坏的怒骂声,只听见安知素笑道:

    “师弟,雷殛毕竟也是一柄十阶仙剑,就这样丢入剑池里,太可惜了吧?”

    雷殛剑便松了口气,继续在他脑海里冷笑说道:

    “噗嗤,还好这小丫头识货,不过很可惜,她连金丹阶都没到。至于你这个粗鲁的杂修,便是真的能成为仙人,也休想将我收服!”

    “行吧,师姐。”凌云破点了点头,“那我就拿回去,试试能不能炼化它。”

    “嗯嗯。”安知素笑着说道,“慢慢来,不要紧。”

    拿着雷殛剑回到卧室,将其摆在书桌之上,凌云破便问道:

    “阿镜,青萍,有什么能调教剑灵的方法吗?”

    昆仑镜沉默良久,说道:

    “你说的调教是什么?”

    “就是让它乖乖听我的话。”凌云破冷笑起来,“比如说,将它丢入旱厕的粪坑里面?”

    “你是人啊!”青萍剑难以置信地叫道。

    作为十阶仙剑,自然无需担心一个小小的炼气阶弟子,能对它产生什么物质上的破坏。

    但被丢进粪坑里面……杀伤力不高,侮辱性极强,雷殛剑怕是宁可自毁剑灵,也不愿意留存这样的记忆。

    “我冒昧地问一句,剑主大人。”青萍剑小心翼翼地问,“如果将它丢进那个污秽之地,就算以此迫使它屈服,后续也不能再使用了吧?毕竟已经是那么臭的剑了……”

    “不要紧。”凌云破悠悠说道,“洗干净就行了。反正飞剑不需要握在手里使用,就算臭了也是熏别人,我不介意。”

    青萍剑:………………

    它倒是想说一句“可是我介意”,但想想也知道这个冷酷的剑主,肯定不会在乎它的感官。

    因此思索片刻后,青萍剑便再次讨好说道:

    “剑主大人,要不让我试试?”

    “你?”凌云破懒洋洋道,“你想怎么试?”

    先前和林断山的对练里,他便晓得这青萍剑不是一般的仙剑——必须要主动去榨取它的价值才行。

    “我可以去说服它。”青萍剑谄媚说道。

    “怎么说服……”凌云破刚说了一句,突然警惕问道,“等等,该不会是美人计吧?!”

    “瞧剑主大人说的。”青萍剑娇笑起来,“对咱们剑灵来说,只有自认自居的性别,却无天生的雌雄之分,又何来美人计……美剑计之说呢?”

    “再说了,臣妾既然奉剑主大人为主,以后生便是剑主大人的仙剑,死也是剑主大人的断剑,怎么可能会曲意逢迎另一把剑……”

    “好了好了。”凌云破也感觉自己似乎多想了,有点强行找绿的意思,“那就交给你了,青萍。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他将青萍剑也放在书桌上,自己慢悠悠地背手出门去了。

    “哼,凡铁,你想干什么?”躺在桌上的雷殛剑傲慢问道。

    下一秒,某种极其恐怖的气息,便从旁边的青萍剑上升起来了。

    凌云破无所事事,束手在青螺峰顶周围散了一会儿步。

    这蜀山诸峰位于天府之境,锦绣万里,景色虽不如昆仑雪峰壮丽,却别有一番精致秀美的滋味。

    树蔓藤萝,花团锦簇,山涧溪水,鸟飞虫鸣,无一不是生机盎然的自然风光。

    在观后的溪水边,凌云破望见旁边的一处石壁上,如刀劈斧凿般刻着两行诗: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凌云破:?

    看这笔迹,不像是安师姐所书。

    但自己那便宜师父,七杀阵人苏渐,据说一生痴迷剑道,也不大可能会有这种缠绵悱恻的情绪。

    嗯,就是不知道是哪位前辈留下来的。

    在外面转了一圈,凌云破便再次回到厢房,就看见两柄十阶仙剑仍然静悄悄地躺在桌上。

    凌云破将青萍剑负起,又拿起雷殛剑,将气息勾结上去。

    雷殛剑完全没有反抗,让他稍微有些疑惑。

    于是他便尝试与其沟通:

    “雷殛啊,你……”

    “唉呀!小的在。”雷殛剑谄媚说道,“剑主大人,唤小的有什么事情?”

    凌云破:???

    他很想露出一个黑人问号的表情,但考虑到此时身边没有任何观众,便再次耐心问道:

    “青萍……它和你说了什么?”

    “剑主大人。”雷殛剑恭敬说道,“陛下教了小的很多道理,比如良鸟择木而栖,明剑择主而利;又比如剑可以有傲骨,却不能有傲气……”

    “打住。”凌云破直接喊停,打断了它的唠叨,“陛下是什么鬼?”

    “青萍陛下自认为剑中女皇,所以小的便称它陛下。”雷殛剑笑嘻嘻道。

    “那你的性别是什么?”

    “小的暂时没有性别。”雷殛剑连忙说道,“剑主大人喜欢姑娘,小的就是二八美娇娘;若是好男风,小的就是美貌兔儿爷。声音也可以对应转换的……”

    “去去去!”凌云破没好气地骂道,“什么好男风?从今天起,给我用小萝莉的声音说话!”

    “敢问剑主大人,这小萝莉是……”

    “十三四岁的小姑娘。”

    “小的遵命。”雷殛剑便开始发音,声线逐渐尖细脆利起来,“呃,喔,啊!”

    最终从成功变成了银铃般的、带着点奶味的少女声。

    “剑主大人~请问这样可好?”

    “哼,就这样吧。”凌云破冷冷说道。

    他背负青萍,倒提雷殛,从容走出自己的厢房,转身来到安师姐的门前,敲了敲门。

    “安师姐。”他沉声说道,语气里带上了笑意,“我已经收服雷殛剑了!”

    “真的?”安知素听到声音,连忙过来给他开门,看着他手里的雷殛剑,惊喜问道,“怎么收服的?”

    “当然是以德服人!”凌云破凛然说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