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修罗道皆杀剑,精髓关键在于它的怪异再发力法门,它起源于远古时期的西方教,名为“夜柔吠陀”的修佛典籍。其特点是三重发劲,劲力一重比一重强……但是也仅局限于此。倘若不深入了解这个特性,冒然用飞剑去格挡,当然要吃上一个大亏。但是有青萍剑的再次提醒,凌云破自然而然会其特点是三重发劲,力道一重比一重强……不过也仅限于此。。...

    修罗道皆杀剑,精髓在于它的古怪发力法门,它起源于上古时期的西方教,名为“夜柔吠陀”的修行典籍。

    其特点是三重发劲,力道一重比一重强……不过也仅限于此。

    若是不了解这个特性,贸然用飞剑去格挡,肯定要吃上一个大亏。

    不过有青萍剑的提醒,凌云破自然不会中招。

    拥有天生剑骨的资质,他对飞剑的操控能力极强。青萍剑只是讲了一遍,他立刻就完全掌握了。

    青萍、霜降双剑,和开岳、长兵双剑在空中对撞,后者立刻有些难支。

    九阶飞剑,在硬碰硬方面自然比不过十阶飞剑。

    林断山脸色冰寒,悄悄使出皆杀剑的秘传发力法门,双剑上的力道顿时沉重几分。

    却没想到对方飞剑上的力道也骤然增强,压得开岳、长兵瞬间被迫倒飞回来,差点儿没打中林断山自己。

    林断山:?????

    我才使了一遍,你怎么就突然会了?

    他咬牙狠狠说道:

    “皆杀剑简单粗暴,发力法门模仿太易,没什么难度!”

    “你且看我东海玉瑚剑!”

    话音未落,开岳长兵双剑便灵活游走起来。

    青萍剑懒洋洋道:

    “东海玉瑚剑,蓬莱玉清观的剑术,要配合符箓法阵使用的,不然只是花架子而已。你随便打打就行了。”

    凌云破不动声色,很快便催动青萍、霜降二剑,轻松击破了对面双剑的防御。

    林断山双目圆睁,气急败坏,俨然是因为自己之前架子起的太高,结果却在安知素面前被她师弟各种花式秀,此时根本下不来台,只能大吼说道:

    “学那么多都是虚的,你且看我使玄门正宗昆仑剑术!”

    不等青萍剑说话,凌云破便眼睛一亮:

    哎呀,这个我可老熟了!

    不过数招,凌云破便运用极其丰富的经验,单凭青萍剑便将开岳、长兵双剑压制。霜降剑趁机绕后,抵住了林断山的后背。

    林断山怔立当场,嘴唇抿得极紧,眼睛也瞪得滚圆,似乎想要为自己辩解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场外观战的安知素,终于出声笑着说道:

    “林师弟,这次辛苦你指教了。”

    “罢了罢了。”林断山垂头丧气地摆手,开岳便收起飞到他身边,长兵则是化为流光,钻入他背后的剑匣里。

    他转过身去,不让两人看到他的脸色,只是闷声说道:

    “我林断山,还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

    “安师姐,你这师弟天赋异禀,只是因为你们师父闭关,着实浪费了他一身的剑术才华。”

    “他在剑术之道上虽然胜了我。但接下来的比斗,紫云峰娄知正那厮,可不会不动用修为功力。”

    “以炼气打洗髓,非绝强手段不可为之。反正……你们好自为之吧。”

    开岳剑光落至脚下,林断山便御剑而起,向远处天空飞去。

    “多谢师兄承让!”凌云破对着他的背影大喊。

    只见远处,林断山的剑光骤然向下跌了半米,然后又摇摇晃晃地飞起来,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师姐。”凌云破便转过头去,邀功笑道,“我这次表现得怎样?”

    “你表现得很好呀。”安知素柔柔说道,“林断山是金钢峰的大师兄,在剑道方面颇有悟性,很多别派剑法是一看就会,故而性子极其高傲。”

    “能被他看得起的弟子,全蜀山都没有几个呢。”

    “你能在比试中学会他的剑法,还能让他放下脸面认输,足见师弟你的剑道天赋,肯定也是出类拔萃的。”

    凌云破心知安师姐这样说,只是害怕林断山之前话语打击到自己的信心,连忙笑道:

    “那是自然!哼,他便是金钢锋大师兄,还不是在剑道方面输给我了?”

    见他一脸得意自满,安知素也有些好笑,想要伸手去拍拍他的肩膀,却又没来由地想起自己那夜负伤而归,被师弟脱下衣服涂药的羞涩之事。

    脑海里的情绪古怪起来,她尴尬地收回伸到一半的手。

    然后又想起娄知正丢下剑符那次,自己慌得像只没头苍蝇,连眼泪都流下来了。

    然而师弟却不慌不忙地替自己拭去泪水。

    那时他的脸上,确实闪耀着“尽在掌握”的自信笑容,至今仍然留在安知素的记忆里。

    师弟虽然是师弟,但是……

    终归也是可以信任依赖的人呢。

    想到这里,安知素忽然又伸出手去,拉住了凌云破的胳膊。

    “走,师弟!”她笑靥如花地道,“为了庆祝你学会双手御剑术,师姐要送你一个宝贝。”

    “什么宝贝?”凌云破好奇问道。

    “师父留下来的一柄十阶仙剑。”安知素眨了眨眼。

    ————————

    凡仙剑,多有傲气。

    换句话说,就是仙剑很容易产生剑灵。

    有了剑灵,便会择主,就没那么好用了。

    七杀真人苏渐留下的这柄飞剑,唤作“雷殛”,乃是一柄十阶金系飞剑。

    而且拥有自己的剑灵。

    由于这个剑灵的性格比较极端,因此凌云破当初问“剑池里有无十阶飞剑”,安知素便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将这柄仙剑的存在告知。

    无论如何,让一个刚学会御剑术的弟子,去试着驯化这种极难相处的剑灵,实在是太离谱了。

    万一被打击得太惨,伤到自尊心怎么办?

    然而,今日凌云破和林断山的比斗交手,让安知素晓得自家师弟在剑道上的天赋极其惊人。

    再加上因为昆仑镜之前动的手脚,让他本身的真实气质泄露出去,使安师姐意识到凌云破其实并不仅仅是自家的乖巧师弟——他已经成熟到有自己的打算和谋划了。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能多信任他几分,让他去试试能否炼化“雷殛”呢?

    “师姐。”凌云破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你刚才说,这柄仙剑有什么问题来着?”

    “雷殛啊。”安知素叹气说道,“它只认可仙人作为剑主。”

    “仙人?”凌云破神色古怪,“这世上才几个仙人?”

    在元婴阶之上,便是传说中的仙人。

    仙人在这个世界上极其稀少,很多修士终其一生,也未曾听说过关于仙人的只字片语。

    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猜测,至少在正教三清里,每派都有一位仙人位阶的太上长老坐镇。

    人家怎么看得上雷殛这种平平无奇的十阶仙剑?

    “嗯。”安知素摇了摇头,“所以它至今都没有剑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