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直到玉虚峰,昆仑弟子们才按落剑光降临,脸上皆是劫后余生的很庆幸与心有余悸。“名不虚传是秋师兄!”稍顷,才有人张口地说,语气真挚,“若不是秋师兄此次同行,我等此次定是凶多吉少!”大家一想,也确实如此嘛。再再加秋长天此行确实未获什么足够多的好处,便急忙七嘴“不愧是秋师兄!”少顷,才有人开口说道,语气真诚,“若非秋师兄此次同行,我等此次定然凶多吉少!”。...

    直至玉虚峰,昆仑弟子们才按落剑光降下,脸上皆是劫后余生的庆幸与后怕。

    “不愧是秋师兄!”少顷,才有人开口说道,语气真诚,“若非秋师兄此次同行,我等此次定然凶多吉少!”

    大家一想,也确实如此嘛。再加上秋长天此行确实未获得什么足够的好处,便连忙七嘴八舌地恭维讨好,生怕下次任务他就不肯来了:

    “秋师兄救命之恩,我等没齿不忘!”

    “秋师兄义薄云天,我等铭记于心!”

    “秋师兄大恩难报,我愿以身相许!”

    “去去去!”很快在场的女弟子们,便将那发声的女弟子合力推出圈外,不让她继续犯病。

    秋长天带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应付着众弟子们的彩虹屁。

    无人问津的徐应怜,寂寞地站在圈子外围,怔怔地看着被人簇拥的秋长天,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

    回到金岭之后,秋长天继续修行了几日雷法。

    结合在地脉遗迹里的实战经验,他已经确认了玉枢雷的最大缺点:

    威力太大!

    这雷法的优点在于释放速度快,消耗真气多,破坏能力也极强,是一种高爆发的攻击手段。

    但也正是因为威力太大,导致没有办法控制力度,收放自如。

    地脉遗迹里,最开始炸天花板那一下,崩起的碎石差点没把他自己的脸给砸了。

    第二次炸甬道的时候,秋长天便有意想要控制雷法威力。

    结果却发现根本没法控制,乐了。

    巴掌大小的一团雷光,缩到最小也就印玺的体积,威力仍然大得一塌糊涂。

    若是在一步之内爆炸,余波甚至会伤到自己……不要问秋长天是如何知道的。

    正因为如此,玉枢雷的信息才需要尽量保密。

    若是知道的人太多,就很容易被针对破解。

    举个例子,在雷光射出之时,对方便提前射出飞剑。

    由于飞剑速度远超雷光,因此只需在雷光射出的瞬间与其撞击,就能提前引爆,反炸到秋长天自己……那可太草了。

    大喊一声“玉枢神霆”,然后原地爆炸,浑身浴血。要是有围观群众在场的话,无敌人设的同步值怕是要直接跌穿了。

    总而言之,玉枢雷适合作为杀手锏,也只能作为杀手锏来使用。

    这一日上午,秋长天照旧在自己的洞府里,给师弟师妹们讲解《九天清微入境真言》。

    讲完之后,便是答疑时间。

    “秋师兄。”颜之推突然开口问道,“听说你最近修习了一门非常厉害的道术,能否跟我们说说呢?”

    “咳咳。”秋长天便咳嗽几声,脑海里迅速转动起来。

    首先,玉枢雷的事情,能保密还是尽量保密。

    徐师妹主要是和自己太熟,瞒不过;其他人就不要知道了。

    其次,自己也不能立刻拒绝。

    毕竟一个无敌的人设,是不好故意藏着掖着什么杀手锏,遮遮掩掩不告诉别人的。

    思索周定,秋长天便笑着问道:

    “颜师弟,我先问你:你可知什么是‘二术二法’?”

    “所谓‘二术’,乃是炼气术和道术;所谓‘二法’,乃是法剑和法宝。”颜之推谨慎说道,“不知我说的是否正确?”

    “没错。”秋长天点了点头,便给师弟师妹们解释起来:

    “二术以炼气术为尊,是因为只有炼气术,才决定了最关键的修为境界。”

    “缺少足够的修为境界,便是威力再强的道术,也不过是空中楼阁而已。”

    “二法以法剑为尊,则是因为法剑之上有封印道法,炼化即用。”

    “如果不借用法剑,要自己修炼道术,那么无疑会占据你炼气的时间。”

    “炼气慢了,修为境界提升就慢,进而便要影响延寿。”

    “寻常人寿命不过一百年上下,洗髓成功可延到两百,金丹可延到八百,元婴可延到五千,再往后便是羽化升仙。”

    “相比修炼进阶所需要的时间而言,延长的这点寿命可以说是非常不够用的,所以……”

    秋长天还没说完,便听见关斩冷笑了声,说道:

    “所以,与其打听什么道术,还不如专注炼气,提升修为。”

    “秋师兄可是道心通明,修为精进的速率本就远超常人,当初便是开辟气海,也仅仅用了半日而已!所以才有余暇去钻研一门道术。”

    “你颜之推,昔日闯三关用了多久?足足半个月!你哪有资格去贪求道术?”

    【无敌人设,同步值+1。】

    秋长天:………………

    哎呀,这关师弟虽然平时垮着一张冰山批脸,说话也往往过于直白且不留情面,但其实还是挺可爱的嘛。

    他这边心中暗自欣慰,陈震和钟天槐则有些不忿,颜之推倒是没有生气,只是躬身行礼说道:

    “谢关师兄指点,受教了。”

    “关师弟这话没错,不过稍显绝对了些。”秋长天笑着说道,“大家如果打算终身不离门派,也就罢了。”

    “若是要外出历练,修习一些道术自保,也是很有必要的。”

    “毕竟飞剑上的道法,往往和飞剑本身的属性相合。若遇到克制你飞剑属性的敌人,你又没有其他手段翻盘,那就危险了。”

    “秋师兄说得好!”陈震和钟天槐便故意叫起来。

    关斩则是脸色微变(感觉被打脸),不过他毕竟没什么外出历练的经验,而秋师兄在这方面已经是王者级别,因此也只能低头不语。

    “好了。”秋长天拍手说道,“总而言之呢,目前大家还是以炼气提升境界为主。如果想要增加自保手段的,可以私下随我外出历练。我会看看你们实战的缺陷和不足在哪里,再给出针对性的补足意见。”

    大家便颔首致谢,然后起身陆续离去。

    只有徐应怜仍然坐在蒲团上面,沉静未动。

    见其他人都走完了,秋长天便微笑说道:

    “师妹,何事?”

    “我想要修习一门道法。”徐应怜言简意赅地道。

    秋长天闻言,并未立刻回答,只是沉吟片刻,问道:

    “你是看师兄我掌握了一门道法,所以也想效法师兄?”

    徐应怜冷笑说道:

    “若师兄忌惮我会赶上你,也可以选择不指点。”

    秋长天洒然笑道:

    “徐师妹,你把师兄我想成什么人了?嗯,以你的资质,修行道法也没问题,只是具体选择何种道法,还要看你的目的所在……”

    “目的就是要胜过你的雷法!”徐应怜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你总盯着我干什么?”秋长天哭笑不得,“就不能把目光放在‘完善自我’上面吗?”

    徐应怜沉默片刻,忽然笑道:

    “师兄不是曾经说过:修行路上,独行于前,实在寂寞。有师妹相随,便无憾了么?”

    “若我实力远逊于你,你还怎么让我相随?”

    “咳咳。”秋长天不小心被她的清丽笑容击穿心防,连忙扭过头去整理表情,然后苦笑说道,“应怜啊,怎地突然向师兄表白,吓我一跳……”

    “我没向你表白!”徐应怜直接跳了起来,恼火道,“我只是宁愿追着你,也不愿意被你甩开!”

    说到这里,她又察觉到其中仍然有歧义,连忙补救说道:

    “当然,追上你是第一步,第二步则是超过你!然后……被甩开的就是你,秋长天!”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师妹。”秋长天微笑说道。

    徐应怜气得咬牙。

    一直在观察两人的昆仑镜,实在看不下去他如此欺负师妹,连忙悄悄打开镜花水月的一角。

    削弱无敌人设的同时,也将他自身的真实气质释放出去。

    再解除心灵暗示!

    见师兄毫不在意自己的挑衅,还露出戏谑傲慢的微笑,徐应怜一时间气得几乎发抖,感觉血液几乎就要冲上脑门了。

    忽然间,却又发觉师兄的气质好像变了一个人。

    不再像是原本那高高在上的、傲慢而冰冷的、时刻俯瞰着自己的“天神”。

    此时对方露出的温和微笑,却更像是青梅竹马的邻家哥哥,带着对两人未来的期许,和自己许下了“要超过我哦”的亲切约定……

    冲上脑门的血液忽然退潮了,身体渐渐有些奇怪的发热。

    为了掩饰胸中莫名的微小悸动,徐应怜便扭过头去,用几乎很难听清的声音,模糊说道:

    “哼,你就等着瞧吧。秋长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