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昆仑山脉,金岭仙府。秋长天秋大师兄,前段时间好像心情很好。就连向来淡漠孤高的关斩,今天清晨在仙府门口再次相遇之时,秋长天也破天荒地拉住他,多说了几句劝勉修佛的话。陈震和钟天槐这两个相互死党的家伙,又在他讲经说法的时候,躲在下面窃窃私语。他也不像平常般作兜头秋长天秋大师兄,最近似乎心情很好。。...

    昆仑山脉,金岭洞府。

    秋长天秋大师兄,最近似乎心情很好。

    就连素来冷漠孤傲的关斩,今早在洞府门口相遇之时,秋长天也破天荒地拉住他,多说了几句勉励修行的话。

    陈震和钟天槐这两个互为死党的家伙,又在他讲经的时候,躲在下面窃窃私语。

    他也不像平时般作当头棒喝,只是微笑,看得这两个师弟心头发毛。

    “难不成大师兄是坠入情障了?”私底下,陈震如此推测道。

    “说不准呢。”钟天槐语气暧昧,“不是有传言说,大师兄喜欢二师姐吗?”

    “情障?”关斩在旁边冷冷道,“大师兄乃是道心通明者,有什么情障可言?”

    两人闻言都是讪讪。

    不过秋长天和徐应怜,最近这两人“关系亲密”的谣言,确实在本代昆仑弟子间流传甚广。

    毕竟对大多数昆仑弟子而言,秋长天的形象实在太完美了。

    人长得帅,又有天赋,脾气又好,实力又强大,地位又甚高,简直挑不出任何瑕疵。

    据说他虽然贵为首席弟子,但时不时便会外出历练,帮其他昆仑弟子做师门任务。

    人家问他为什么帮忙,便是一句“同出昆仑,仗义相助”,将大家都感动得不行。

    太他妈伟光正了。

    秋长天有如此崇高的声望,在本代弟子里面,恐怕只有徐应怜能够勉强与其媲美。

    这位凤凰仙子同样相貌甚美,资质出众,气质也绝佳,实力也不差,还是出身修仙大族,天南徐家,背景深厚得吓人。

    即便如此,还是比不过秋大师兄。

    不过要说这昆仑谁能配上大师兄,恐怕也只有徐应怜了。

    而要说徐应怜能看上谁,同样也只可能是大师兄。

    这不就结了?

    以昆仑群众的八卦口味来看,秋长天与徐应怜这对简直天生绝配。

    甚至有谣言说,两人其实早已秘密定下婚约,结为道侣……只是从未有证据实锤而已。

    想到这里,陈震和钟天槐的目光,便悠悠地抛向了徐应怜。

    后者正好参悟完毕,站起身来,淡淡地说了一句:

    “不是我。”

    咦,我们又没说是你,你怎么就对号入座了?

    两人对视一眼,顿觉其中有些古怪,便伸手拉住要随徐应怜离去的简青楠,挤眉弄眼问道:

    “小师妹啊~你看大师兄最近一反常态地心情愉悦,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呀,啊?与你那二师姐,懂?”

    “与应怜姐?我不知道啊?”

    简青楠开始还有些迷糊,后面才反应过来,说道:

    “我可不是背后说人闲话的人,你们休要问我,问大师兄去。”

    “我这不是怕大师兄和你二师姐尴尬嘛。”陈震着急说道,“这情障中人,本就是时刻懵懵懂懂,若即若离的。”

    “或许他俩彼此都有点意思,但我们这么一问,被点破了,多不好呀。”

    “呵,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啊?”简青楠盯着他冷笑。

    少顷,她才托着下巴说道:

    “要说两人有所暧昧,我倒真没看出来。”

    “不过他们倒是经常在洞府前琴箫合奏,感觉有点默契的样子。”

    “琴箫合奏?”钟天槐与陈震吃了一惊。

    这玩音乐的,可就超出他们两人的理解范围了。

    “奏的是什么曲子?凤求凰吗?”

    “怎么?你们也想参加?”秋长天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顿时吓得两人六神无主,转过身去,结结巴巴道:

    “大,大师兄,我们只是……”

    “平时少关心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多将心思用在提升自己和光耀宗门上面。”秋长天正色说道,语气严肃,“若是修炼完了没事可做,就随我外出历练!”

    “啊,这!”两人连忙找个理由,溜之大吉。

    开什么玩笑,谁想要外出历练啊!

    外出历练能有什么东西,灵石吗?

    别说大家都是仙二代了,就算没有家里的支持,光靠“掌教亲传弟子”的身份,什么时候缺过修炼的灵石了?

    陈震和钟天槐仓皇逃跑,秋长天便看向其他人。

    “我还有御剑术要练。”关斩言简意赅地道,迅速离去。

    “我也还有一册经书要读。”颜之推也微笑起身。

    “我……”简青楠有点舍不得应怜姐,但最终还是老实说道,“秋师兄,咱们炼气阶弟子外出历练,只有一些低阶任务可做。”

    “而这些低阶任务,奖励也只有一些灵石而已,对咱们都没什么用啊。”

    “青楠,目光短浅了啊。”秋长天语重心长,“不要总是将注意力放在奖励上嘛!”

    “所谓历练,便是洗练红尘,磨砺道心的过程。一方面增长了见识阅历,另一方面又提携了同门弟子,积累了人脉资源,何乐而不为呢?”

    “这个……”简青楠没法反驳这番大道理,当然也不可能被说服,只能结结巴巴地道,“师兄说得很对,不过我还有作业要做,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她急急忙忙地跑走了。

    秋长天叹了口气,心里暗自感慨起来: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现在的年轻弟子们,都这么锱铢必较的么?为什么不能有更崇高的思想觉悟……

    昆仑镜突然冷不丁说道:

    “如果不是为了借助那些崇拜你的外门弟子,刷无敌人设的同步值,你会这么积极地外出历练吗?”

    “当然了!”秋长天义正言辞地道,“别忘了,蜀山那边安师姐还缺灵石呢!”

    昆仑镜:………………

    “徐师妹,这次可愿和我同去?”秋长天向徐应怜发出邀请。

    “外出历练究竟有什么意义?”徐应怜放下手中经卷,淡淡问道。

    “这就要靠师妹自行领悟了。”秋长天微笑说道,“如果师妹自认理解不了其中深意,可以选择放弃不去。”

    “呵呵。”徐应怜立刻冷笑起来,“师兄这是激将法?还真是拙劣的技巧呢。”

    “激将?”秋长天面露失望之色,叹息说道,“师妹啊,你连我为什么要带你去都没有弄清楚,就盲目下判断说我是在激你,不觉得这样的猜测便好似空中楼阁,毫无说服之力么?”

    “若你的悟性仅仅只有这点程度,那我倒是宁愿你留在这里……”

    “啪”的一声重响,却是徐应怜将手中经卷重重砸在桌上,打断了秋长天怜悯的话语。

    “秋师兄。”徐应怜保持着冰冷的礼仪笑容,一字一顿地说道,“听说师兄最近练了一门雷法?师妹倒是很想见识见识,不知方便否?”

    “正要借此机会,给师妹演练一番。”秋长天见对方答应,立刻温和说道。

    两人不再多话,只是相视而笑。

    眉目传情,心有灵犀,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