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表示拒绝了紫云峰的招纳,又接下娄知正的决斗后,凌云破和师姐的关系正迅速快速升温。早晨从打坐冥想状态里被师姐喊醒,接着是高强度练剑,上午高强度练剑,早上但是高强度练剑。真是梦回前生中考每日做题目的日子。但是幸好安师姐红袖执剑的俏模样真的十分迷人,倒也也不是乏早上从冥想状态里被师姐叫醒,然后就是高强度练剑,下午高强度练剑,晚上还是高强度练剑。。...

    拒绝了紫云峰的招揽,又接下娄知正的决斗后,凌云破和师姐的关系正在迅速升温。

    早上从冥想状态里被师姐叫醒,然后就是高强度练剑,下午高强度练剑,晚上还是高强度练剑。

    简直梦回前世高考每天做题的日子。

    不过好在安师姐红袖执剑的俏模样实在迷人,倒也不是乏味到让人难以忍受。

    七杀剑术的总纲剑招学完,凌云破便开始学习双手御剑术。

    目前在蜀山内部流传的双手御剑术,乃是本命剑器为主,再加一把辅剑,双剑须得同攻同守,不可分离。

    然而,七杀剑术流派的双手御剑之术,经过苏渐的改良之后,却是真正的一心两用。

    双剑既可同攻同守,也可一攻一守,各走不同的剑路,就像是单核CPU突然就变成了双核,这战斗能力自然大大增强。

    要想同时用双手控剑,便需要双臂走不同的行气路线,由于凌云破未到洗髓阶,因此试了好多次都无法入门。

    安知素也是发愁,便打算去找人在这方面教他。

    凌云破这边暂且不提,反正离比剑决斗之日还有一段时间,正好读档到秋长天身上,然后找紫薇掌教讨要底牌。

    昆仑太清宗这边,今日份的讲经结束后,大家便鱼贯离开讲经室。

    秋长天在蒲团上端坐不动,徐应怜本要起身,见状也就继续坐在他的右边。

    “何事?”等其他人全离开后,紫薇掌教才闭着眼睛问道。

    “禀告师父。”秋长天恭敬说道,“前日在外历练,遇到阴鬼道洗髓阶修士,若非师父赐下太乙分光剑保命,恐已遭不测。”

    “徒儿想要请教师父,若无太乙分光剑,对上洗髓阶的敌人,该如何是好?”

    旁边的徐应怜听得愕然:

    师兄好大的野心!区区炼气阶,就已经在寻求能击败洗髓阶敌人的方法了?

    紫薇掌教闻言,并未立刻回答,只是沉吟片刻,忽然睁眼问道:

    “你和人约了比斗?”

    这他妈也能猜出来?秋长天心中大惊,嘴上否认说道:

    “只是心思前日之事,惊悸后惧而已。”

    “哼。”紫薇掌教冷哼一声,也不去戳穿他,只是转头看向徐应怜道:

    “应怜,你先归去。”

    “嗯。”徐应怜起身离去。

    师妹一走,讲经室里便只剩下师徒两人。

    秋长天看向师父,只见紫薇掌教将拂尘一摆,清声说道:

    “第二百八十代弟子秋长天,现传你啸命风雷之法。大道在上,你且静听!”

    其声音振聋发聩,如春雷在舌尖绽响。

    秋长天下意识地正襟危坐,只觉背后冷汗涔涔,眼前香烟袅袅,竟是渐渐什么也看不见了,仿佛周身都处于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宇宙里,只有掌教的诵经声在耳边回响:

    “夫雷霆者,天地枢机。天枢地机,名枢机二台,位列东西,总摄雷霆七十二司。阳雷阴霆,枢阴机阳,雷善霆恶。雷善生气,霆恶煞气。生气煞气二气总会,有激剥之厉。雷之妙者,东三南二,北一西四,中五戊己归中……”

    顿悟之下,朦胧之间,他的意识飞快下沉,只见周围皆为昏暗,只有气海里一点星光,闪烁摇曳,经久不息。

    须臾光亮火起,渐渐烧遍全身,却不觉炽热难耐,只是如浴温汤,手足皆暖。

    少顷,诵经声止,全身火光也迅速散尽。

    恍惚间,有人拍了拍他的脸颊:

    “张嘴。”

    秋长天下意识张嘴,掌教从袖里拿出一只丹瓶,取一枚丹,放入他的舌下。

    那丹药入口即化,化为一股热流,从喉头而入,直至丹田,落入气海,混合结成一团紫金之光,在气海中悬浮不定,忽明忽灭。

    秋长天悠悠醒来,只见掌教将丹瓶丢入他的怀里,闭目说道:

    “此雷种也。每三日服一粒,连服九日,巩固境界。”

    “再去藏经阁取《神霄玉枢斩勘五雷大法》,小心学习。”

    “我不管你是比斗,还是自保,总之须做得完美无碍,莫要堕了我紫薇真人的声名。”

    秋长天沉默片刻,伏地拜谢。

    离开讲经室,秋长天便立刻前往藏经阁,去取掌教师父所说的经书。

    看管藏经阁的长老姓徐(据说也出身于天南徐家),是一位相貌清矍精瘦的老太太,对藏经阁里的几十万册经书几乎是如数家珍。

    听得《神霄玉枢斩勘五雷大法》的名号,徐长老便怀疑地看向秋长天,奇怪问道:

    “你借雷法做什么?那玩意……可不好练。”

    “敢问前辈,这不好练,又是从何说起?”秋长天恭谨问道。

    “主要是修炼过于不易。”徐长老详细地解释说道,“雷乃天地枢机,天之号令,杀气最重。”

    “雷有煞气,专破邪污,对魔法有莫大威力;又居震位,破甲开拆,飞剑法宝都难抵挡。”

    “威力如此之大,因此既易伤人,也易伤己。修炼时一个不慎,便要伤到肉体,枯萎濒死;亦或是心性大变,暴躁易怒。”

    说到这里,她停顿思索片刻,又道:

    “你是道心通明的体质,修炼雷法的风险要小很多。若能得先天雷晶为雷种服用,便是事半功倍。”

    “然而,因为历来修炼的人太少,所以雷法的大部分法术都失传了。”

    “冒着风险,辛辛苦苦修习了雷法总纲,结果却没有对应的法术可用,岂不是笑话么?”

    “便是我们昆仑太清宗,如今也只有《神霄玉枢斩勘五雷大法》一卷,可以修炼出玉枢雷来。”

    “只是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去修习其他道统完整的法术……”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见秋长天束手在侧,恭谨不言,便又忽然回过神来,抱歉笑道:

    “我这是在说什么呢!你既然指定了玉枢雷的法卷,想来是早就拿定主意了,何须我过多置喙?”

    从某处书柜里取出一本薄册,徐长老将其递给秋长天,说道:

    “这是你要的玉枢雷。修习之时,千万小心。”

    “多谢徐长老。”秋长天行礼致谢。

    “无需客气。应怜那孩子,以后还得麻烦你多多照顾。”徐长老和蔼说道,“嗯,作为你们结为道侣的贺礼……”

    她沉吟片刻,便从旁边拿出笔墨,给他写了一个条子:

    “除玉枢雷之外,原本咱们藏经阁还有神霄雷的法卷,只是在六百年前便已下落不明。”

    “我这边查了记录,发现神霄雷法这一脉道统继承者,乃是六百年前的冲和真人。他最后一次离山记录是去扬州会稽,之后便未曾归派。”

    “若你日后有暇,可以去扬州一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