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等娄知正离开了后,听安师姐说到旧事,凌云破才不晓得紫云峰和青螺峰是有宿怨的。准确地说,是紫云峰峰主冥华长老,和师父苏渐有宿怨。据传师父当初但是个凶名在外的狠人,主动发起疯来连掌教都要让上三分,比斗时也是毫不手下留情。全新挑战别人的时候,打出来从来不会留手,确切地说,是紫云峰峰主冥华长老,和师父苏渐有旧怨。。...

    等娄知正离开后,听安师姐说起旧事,凌云破才晓得紫云峰和青螺峰是有旧怨的。

    确切地说,是紫云峰峰主冥华长老,和师父苏渐有旧怨。

    据说师父当年可是个凶名在外的狠人,发起疯来连掌教都要让上三分,比斗时也是毫不留情。

    挑战别人的时候,打起来从来不会留手,几乎都以劈断对面的本命剑器做结束。

    如此无情行事,自然会招惹仇恨,因此也有很多剑仙,因其师兄师姐、师弟师妹被苏渐劈断本命剑器,修为大损,所以提剑上门找他报仇。

    然后就被鲨了。

    主动挑战劈人剑器,被挑战就直接杀人。这样一来,七杀真人的凶名就在蜀山流传起来,甚至有“蜀山第一剑”之说。

    嗯,有能力杀光其他所有剑仙,就是蜀山第一剑了,很合理。

    再加上很多蜀山剑仙性格多桀骜,听到这凶名大多不信,要提剑去试,结果一试人就没了,一时间差点导致蜀山人才凋零,逼得掌教不得不更改门规:

    比斗要经过刑律堂事前批准,申请得到剑符才可进行,不允许私下比剑!违反者以重罪论处!

    既然需要批准,那就有了审核流程。

    只要审到被挑战者是苏渐的,那就先拖着不批,秘密汇报掌教。

    掌教赶紧找个机会,给挑战者发布门派任务,将其外放出去。

    靠着这种拖延流程+变相流放,当时才硬生生将蜀山上下对苏渐的仇恨消弭下去。

    后来苏渐出山去接安知素时,遭遇魔门修罗道长老伏击,因而重伤垂死,回到青螺峰便匆匆闭关。

    看到这凶人不出来了,掌教才将之前那些外放之人分批调回蜀山。

    这些人对苏渐都是有仇的,虽然外放期间已经冷静下来,不再想着找苏渐挑战自杀,但是对青螺峰的恶感却是不加掩饰。

    于是青螺峰的境况便越发恶劣。

    听到这里,凌云破也是哭笑不得。

    好家伙,原来是那闭死关的便宜师父乱拉的仇恨!

    “至于那冥华长老,当年比剑时被师父劈断过一次本命剑器,修为大损,只是后来换了更好的飞剑,才没心心念念找师父报仇,不过梁子还是结下了。”

    安知素将垂到脸颊边上的发丝撩到耳后,继续说道:

    “如果我猜的没错,紫云峰应该是看上了你的这把飞剑。”

    “他们倒是有点眼力。”凌云破认真说道,“我已经确认过了,此剑便是当年上古截教的青萍剑,十阶仙剑无疑。”

    “那便是了。”安知素也不问他如何确认的,只是叹息说道,“否则,也不至于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在你去剑池取剑之后才来发难。”

    “师弟你不用担心,这比剑挑战也无需理会,师姐会把罚款灵石凑齐的。”

    “不,师姐。”凌云破连忙说道,“这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这次比剑挑战,我们用缴纳灵石罚款的方法拒了,紫云峰再找一个人继续向我发起挑战,怎么办?我们青螺峰哪有那么多灵石去缴纳!”

    “话是这么说。”安知素仍然眉头紧蹙,“但是师弟,你知道么?紫云峰一脉,有一门‘紫气聚顶’的秘法。”

    “以萎靡三年、修为不得寸进作为代价,可使短期内实力越级向上提升一阶。”

    她忧心忡忡说道:

    “咱们蜀山剑仙,进入洗髓阶之后,便可修得‘以身养剑’之法。”

    “平时可将飞剑藏于体内,以血气温养,改善其品质。”

    “战斗时,也可进行‘人剑合一’,大幅提升飞剑的冲击力和杀伤力。”

    “若那娄知正,在比斗前使用秘法,强入洗髓,你取胜的概率便微乎其微了。”

    “师姐。”凌云破慷慨激昂地道,“越阶挑战,换做旁人或许要惮三分,但我凌云破却是不惧!”

    【不屈人设,同步值+1。】

    “所谓剑仙,便要斩却生死,方有成就大道的可能!若是连一个玩花招的丑角,都要退避自保,以后遇到三灾九劫,又能如何是好?”

    他正气凛然地说着,只听见昆仑镜麻木说道:

    【不屈人设,同步值+1。】

    “师弟。”安知素咬住下唇,泪眼盈盈。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这道理她怎会不懂?她当年就是这么过来的!

    只是,这次要越阶挑战的,却不是她自己,而是她这个性格耿直、意志顽固的师弟啊!

    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师弟去送死?

    “师姐。”凌云破细心替她擦去脸颊泪花,决然笑道,“若你真的为我担心,就多教我一些剑术吧。”

    至于如何击败洗髓阶剑仙,我自会去请教昆仑紫薇掌教的,哼哼。

    配合嘴上舍生取义的言语,凌云破的脸上也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了视死如归、舍命一搏的神色,让安知素再次忍不住哽咽起来:

    “师弟……”

    见这位天真的安师姐,被凌云破伪装的不屈人设完全迷惑,甚至都为此掉了眼泪,昆仑镜就莫名其妙有些生气。

    它再次悄悄在镜花水月上打开一个小口子。

    削弱不屈人设气质的同时,也让他的真实气质流露出来。

    哼哼,再解除心灵暗示!

    安知素:?

    怎么,刚才师弟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

    如果说之前的凌云破,给她的印象是“明知刀山火海,也要搏命一波”的坚毅少年。

    那么刚才,虽然只是转瞬即逝,但那气质好像是……

    老谋深算?胸有成竹?丝毫不慌?

    嗯,难道师弟其实早有定计,只是不方便说出来?

    哎呀,真是的,凌师弟,有什么计策不能跟师姐商量么?

    想到这里,安知素便有些不解。

    不过她毕竟是对自家人极其温柔且护短的性子,既然师弟不愿意明说,她当然也不会刻意去拆穿,便擦干眼泪,点头展颜笑道:

    “嗯,师姐教你!”

    “无论是双手御剑术,还是其他剑术,只要师姐会的,都教你!”

    看着这两人姐弟情深的样子,昆仑镜不由得陷入了长长的思索里。

    原本只是因为见不惯安知素被欺瞒得这般可怜,所以才悄悄撤去凌云破的人设伪装,想让她稍微了解一下这人的真面目。

    怎么反而好像涨了安知素对他的好感度?

评论
评论内容: